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六十八章 陈太阿

第六十八章 陈太阿

        “我刚刚只不过是胡乱选的。Ww    W.ΩBiQuGe.CN”

        李云生老实的回答道,他倒是没说谎,刚刚他确实是随手拿了一个。

        闻言那少年先是一脸沮丧道:

        “完了,这下阿九要被人买走了。”

        他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心爱的玩具被夺走的小孩子一样。

        “你很想要这鸦九剑?”

        从少年说话的语气中,很明显就能听出来,他在叫鸦九剑的名字的时候,语调跟习惯都像在说自己的心爱之物。

        “阿九是我的,是爷爷留给我的,被那个卑鄙小人偷了出来,如今还要被放在这种场合叫卖,我对不起阿九。”少年一脸先是一脸愤怒,继而很是心疼的看着那台子上的剑匣道:“阿九很不喜欢被关在盒子里”。

        “你是开元宗的人?”

        其实从少年话里,李云生已经猜出了个大概,但不确定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是的,开元宗宗主就是我爹。”

        这少年毫无顾忌的把自己的身份告诉了李云生。

        “那你爹呢?”

        “我爹收到请柬气得差点走火入魔。”少年神色低落的说道:“他还下了命令,不准任何人来一夜城,但,但我舍不得阿九,别人肯定没有我待阿九那好,而且没了阿九我也不知道跟谁说话。”

        这憨厚的少年语气真诚,李云生听不出半句伪装的意思。

        “这位客人,我们挑选的时间快到了,请尽快定夺。”

        就在两人说话间,侍从从一旁催促道。

        “先不说怎么选,你带够钱了么?”

        李云生倒不是想多管闲事,他只是被少年口中一口一个阿九叫的有些好奇,名剑有灵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少年与剑跟家人一般的关系却是少见。

        “钱?钱我有的。”

        少年摸了摸他手上的一枚戒指,便见到一打面额都在十万金的仙府金票在李云生桌子上。

        这金票由仙府担保行的方便携带的纸币,先前斋融就给了李云生一枚戒指,里面放着的正是一叠叠金票。这金票寻常仙府民众用不着,也没地方换,这都是仙府给那些世家金主用的,所以某种意义上来说,金票在仙府是一种地位的象征。

        顿时李云生觉得自己问这话是自取其辱了,有了这一叠钱,想要买到鸦九剑,这小子确实只需要弄清楚哪张是正确的卷轴了。

        “收好吧。”

        李云生哭笑不得看着桌上那一叠飞票。

        “客人,时间到了,您再不选,我就当您弃权了。”

        侍从再次催促道。

        少年叹了口气,又看着盘子里那两幅卷轴犹豫了一番,最后在侍从下了最后通牒的情况下挑出了其中的天字卷。

        “二选一还是选错了,这小子今天运气不太好啊。”

        看着那憨厚的少年把错误的卷轴放了上去,李云生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开口道:

        “我选得也是天字卷,不如你选地字卷吧,我最近运气很差,猜拳总是输,说不定啊你跟我反着选就对了。”

        “真的嘛,好、好、好……我选地字卷!”

        这少年其实年纪跟李云生差不了多少,但是心地却单纯得……有些可怕,李云生突然想起以前几个师兄提起开元宗时候,都会捧腹大笑的说,开元宗容易出傻子。

        “难道真的是这样?”

        就在那憨厚的少年将地字卷放到侍从盘子里时,那侍从一脸狐疑的看了一眼李云生,因为李云生刚刚送上来的分明也是天字卷。

        “今天真是要谢谢你了,我叫陈太阿,小哥你叫什么?”

        陈太阿非常开心的说道,就好像他已经要拿回鸦九剑一样。

        “我叫李云生。”

        一番交谈之后,李云生也没有隐瞒的意思了。

        而且他现有这么一个人在自己身边,反倒让他在这大殿里显得不那么特别了,顶多是有些吵闹,因为一个初次来到一夜城典卖会兴奋又紧张的少年,虽然吵了一些但更真实普通,最重要的是这样一来,彻底把他跟桑小满那一边撇开了关系。

        “你今年多大?”

        那少年追问李云生道。

        “十四。”

        “大我一岁呀,以后我就叫你云生大哥吧!”

        “不用,教我李云生就好。”

        才聊了几句就认人做大哥,李云生已经有些分不清楚这陈太阿是单纯还是傻了。

        两人聊了一些无关紧要的话之后,一夜城那年轻的管家终于说话了。

        “诸位拿上来的卷轴我都放好了,现在大家可以报价了,低金十万。”

        他话音才落下,李云生身边的陈太阿就站了起来喊道:

        “一百万金”

        坐在陈太阿桌子前的李云生默默的低下了头,好在他刚刚说服陈太阿坐回了自己的位置,不然他像要不受瞩目都难了。

        第一次喊价就直接高出十倍,众人不由得在心里骂起了这个不懂规矩的毛头小子。

        一百万金其实是在场很多人的底线,在斋融给李云生各个物品底线金额清单里,鸦九剑最高报价不能出一百二十万金,这个价格是鸦九剑最合理的价位。桑家有钱是有钱,但钱也不是拿来烧的。

        桑家都是如此,其他人就更加不用说了。

        于是陈太阿的叫价出去之后,过了许久都没有人再报价。

        一直到一个女子,用慵懒的声音喊道:

        “一百一十万金。”

        李云生没有回头,因为就在来一夜城之前,斋融就用锁音符给他听过这个声音,正是桑家这次最大的对手云家家主长女云若烟。

        “一百五十万金!”

        云若烟话音才落,陈太阿毫不犹豫的开口道。

        这一下没有人再叫价了。

        一夜城那管家将一个小沙漏倒了过来笑道:“沙漏中沙粒落尽,再无人出价,这鸦九剑就归第十九桌的客人了。”

        一百五十万金的价格并不是太好,但因为鸦九剑有些特殊,所以这个价格一夜城还是能接受的,因为这鸦九剑在开元宗是镇山之剑,但在其他门派就可不见得,鸦九剑对于开元宗的象征意义远远大于它本身的价值,所以其余门派世家犯不着为了一柄名不副实的剑去得罪开元宗。

        云若烟自然不傻,报价一百一十万金只不过存了一分捡漏的心,既然有人出道一百五十万,这漏就不值得捡了。

        沙漏漏完,管家开口道:

        “既然都没人叫价,若是这十九号桌的客人之前选得卷轴又是对的,那这鸦九剑就是这位客人的了。”

        闻言陈太阿一脸紧张的站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吴管家。

        “正确的卷轴是地字卷,这位客人没选错。”

        吴管家向陈太阿投来一个赞许的目光。

        而陈太阿闻言先是一脸难以置信,恍若身在梦中一般的走到台上,看着那剑匣一脸忐忑的问吴管家道:“我现在可以拿走了吗?”

        众人这时才看清,原来刚刚那一声声异常豪爽的叫价的人,居然是个乳臭未干的毛头小子。

        “小家伙,你拿得出那么多钱吗?”

        他们并不知道这陈太阿就是开元宗宗主的儿子,于是有人成心戏弄陈太阿道。

        “对了,我要给你钱。”

        陈太阿哪里听得出他们是在戏弄他?反而一脸不好意思的对吴管家道:“唉呀,都怪我高兴过头了。”

        说完就直接将一叠金票放到吴管家的桌子上。

        “客人客气了。”

        吴管家看陈太阿一直都很客气,不曾有过一点轻视。

        之前想要戏弄陈太阿的人看到这一叠金票,只觉得被一个小孩子羞辱了,心里十分不痛快,于是有人阴阳怪气的问道:

        “小屁孩,你拔得出剑吗,小心路上被人抢了。”

        别说还真有许多人动了这个念头,或许在一夜城他们不敢,但是出了一夜城可就谁也管不着了。

        “当然拔得出!”

        先前那些人戏弄他的言词他听了一点反应都没有,但一听到有人说他连剑都拔不出,当即就不高兴了,他打开剑匣握住鸦九剑道:“阿九憋了这么久出来透透气吧!”

        说着铮的一声拔出鸦九剑,鸦九出了一声雀跃的剑鸣,紧随其后的是一股磅礴的剑压,如泰山压顶般在众人头上骤然压下。

        而陈太阿在却浑然不觉得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打量着手中的鸦九剑。

        “怎么回事,这个小孩拔剑之后怎么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说话的是曹镔,他一脸不解道。

        “因为他是百年难遇的剑修良才,天生便能与剑相融心意相通,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就是开元宗宗主的小儿子。”

        斋融也是一脸艳羡的看着陈太阿,自古以来剑修最难得,这开元宗却得了一位百年难遇的剑修奇才,如何让斋融不羡慕?

        “客人还是把剑收起来吧。”

        吴管家有些为难的冲陈太阿道。

        “好的,好的。”

        陈太阿很听话的收好鸦九剑,然后死死的抱在怀里。

        “客人您的名字可是陈太阿?”

        吴管家礼貌的问道。

        “是的,我就叫陈太阿。”

        陈太阿说完便抱着鸦九剑回到了方才的位子上。

        听到这个名字,原本还想要打陈太阿主意的人都擦了一把额头的冷汗。

        这两年十州修者没人不知道开元宗出了一个陈太阿,先不说这小孩子本身小小年纪剑术造诣骇人,他那个爹爹开元宗宗主,早就对外放出话来了,十州谁敢动他儿子一根毫毛,他开元宗必定倾巢而出不死不休。

        这些人想到自己刚刚的念头,都不由得有些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