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二章 从地狱吹来的风

第七十二章 从地狱吹来的风

        其实李云生的感觉比桑小满更加强烈。』

        这好似从从地狱吹来的厉风,一遍遍的刺痛着他的神魂,他宛如本能一般的把桑小满拉到身后。

        “他们是谁?”

        李云生带着不解跟警惕的问道。

        不过还没等桑小满回答,三个披黑色斗篷遮着的身影出现在典卖殿的门口,破破烂烂的黑色斗篷里远远看去就像是裹着三团黑色雾气,接着灯光只能看到不时黑气从里面冒出,根本看不起里面是什么东西,但是随着他们走了进来,一股腥臭难闻的味道夹杂着阴冷的寒气弥漫在典卖殿中。

        众人像是石化了一般,谁也不敢开口说话,典卖殿死一般的沉寂。

        “这好像,不是你们应该来的地方。”

        一夜城年轻的吴管家好像从惊悸中醒了过来,虽然语气里依旧透着惶惧,但却很坚毅的说道,说话的时候他的右手已经按在剑柄之上。

        回答他的是斗篷黑影里伸出的一柄锈迹斑斑的铁剑,而吴管家毫不犹豫拔剑。

        那锈迹斑驳的铁剑跟吴管家手里青钢长剑,如两道电光般相撞在一起,一身刺耳的撞击声后,剑罡激起的无形气浪直接掀翻了殿内的桌椅。

        那黑影毫无损,但吴管家已经丢了一条手臂。

        “带客人们先走。”

        吴管家对于自己血流如注的断臂视如不见,依旧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死死的盯着眼前那黑影道,说完他身形再次化作一道残影扑向那斗篷下的黑影,两剑相撞的道道剑罡如利刃般切碎周围的事物,吴管家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度增加着,可那斗篷下的黑影已经不紧不慢的出剑收剑,毫未伤。

        得到吴管家的命令,典卖殿的侍从纷纷拔出了腰间的佩剑,挡在另外两道黑影的前面,然后冲身后的客人们喊道:“请诸位从后门走,我们挡住他们。”

        这时殿内的人们才醒悟过来,好在这些人都不是没见过世面的乡民,短暂的慌乱之后开始有序的撤离。

        “我在这里挡一阵,你带着小满先走,我随后。”

        斋融起身但并没有走的意思,他杵着手中的拐杖站立在原地。

        “斋老,我们桑家还不能跟他们树敌……”

        曹镔皱起了眉头,他怕斋融一把小心下杀手,因为这三个鬼东西虽然厉害,但更加厉害的是这三个鬼东西背后的势力。

        “我知道,我只是在这里拦住他们。”

        李云生跟桑小满这边是离后门最远的位置,他一边撤离一边不解的问身边的桑小满道: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阎狱的鬼差!”

        回答李云生的是嘴快的陈太阿,此时的他依旧抱着鸦九心很大笑嘻嘻的。

        这是一个李云生从未听过的名字,因为书里根本没有写过“阎狱”这个地方。

        “阎狱是关押当世最厉害的修者、魔裔还有妖族的地方,不过因为手段凶残异常,为了抓捕犯人他们会不择手段,哪怕是伤及无辜,也在所不惜。他们的信条是宁可错杀一万也不可放过一个。因为他们过于凶残,十州仙府把有关他们的记录都从典籍里剔除了,只有一些大家族跟门派内部核心成员才知道。”桑小满解释到这里犹豫了一下,她一般撤离一边有所顾虑的看了李云生一眼,最终还是决定继续说:“去年他们在瀛洲,为了追捕一名大妖,一夜之间屠尽了俗世一个府的百姓。”

        桑小满之所以犹豫,是因为她知道李云生正是来自瀛洲,时间也差不多,应该会知道这件事情。

        李云生闻言神色一滞,他一脸的难以置道:“就是他们?!他们再厉害,也没法子杀了一个府的百姓吧?”说道这里李云生回头看了一眼正在同一夜城侍从激战的鬼差补充道:“如果他们真的那么强,我们还有机会逃?”

        桑小满不知道的是沁阳府的惨案李云生正是唯一的幸存者,正因为是亲历者所以越的难以置信,那沁阳府他跟他爹爹李山竹,什么事情不干都要走好几天才能走出去,更何况杀尽一府的百姓?

        “我们身后现在除了那名跟吴管家交手的丙等鬼差,其余两名都是丁等鬼差,可那次追捕那名大妖,阎狱一口气出动了百名甲等鬼差,还有三名罗刹。”

        听到这里,李云生心下骇然道:“只是个丁等鬼差就有这种实力,那甲等鬼差得强到什么程度?更何况还有那罗刹。”

        “这阎狱就没有人管管他们吗?”

        李云生不解的问道,一夜之间屠尽一个府的凡人,这仙府为何一声不吭?

        “仙府可没有公平正义,只有实力跟秩序,阎狱有实力,还能帮仙府维持秩序,十州的这些仙府世家自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更何况他们追捕的都是一些大凶大恶之人,这些代价都是仙府相互之间默认的,最重要的是他们太过强大,不是他们自身,若是他们把阎狱里那些魔头、大妖放出来,只怕十州此时已经是涂炭一片了。”

        桑小满叹了口气道:“所以他们这些胡作非为,我们这些小世家只能忍着。”

        在他们面前,桑家都得叫小世家,李云生只觉得自己还是太小看仙府了。

        一想到这里,他的脚步又加快了些。

        终于……几人逃出了典卖殿,来到殿外一片漆黑的荒野。

        除了陈太阿其余几人都是神色紧张。

        “云生大哥,我要回家了。”

        陈太阿突然指着天际飞来的一抹亮光,一脸不舍的说道:“我老爹来接我了。”

        “你爹?”

        正当李云生满脸疑惑,却只见一个儒雅的中年修者就已经出现在几人面前,他看了眼桑小满再看了眼李云生,最后把目光落在了此时正一脸傻笑的陈太阿身上:

        “走!”

        他直接拧起陈太阿的耳朵冰冷的说道,说完脚下电光一闪人就消失在原地,远远的李云生听到陈太阿痛呼着:“云生大哥,记得来玄州开元宗找我玩,我叫我娘给你做好吃的!”

        这陈太阿真的是让李云生哭笑不得,桑小满也哈哈大笑道:“原来开元宗那死板的宗主,居然有这么个好玩的儿子。”

        “小姐我终于找到你了。”

        曹镔这时也气喘吁吁的来到桑小满跟前。

        “你跑得还真慢。”桑小满看曹镔是越来越不顺眼,她看了看天色然后笑着对李云生道:

        “小师弟,我们回秋水吧?”

        “小姐,你不是答应了斋老回桑家一趟吗?”

        曹镔有皱眉道。

        “我才不……”

        桑小满一把拉起李云生的手,可话还没说完,一股森寒彻骨的阴冷之气再次将他们周身笼罩。

        她目瞪口呆的现,就在曹镔的身后,一名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鬼差,抽出了手里锈迹斑斑的大剑,然后一剑刺穿曹镔了曹镔的身体。

        曹镔一脸惊恐的转过头,还没等到他看到那鬼差,一直腐烂得可以看见白骨的手从黑色斗篷里伸了出来,一把掐住曹镔的脑袋,一拧,便将曹镔的头颅拧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