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青鱼斩白云

第七十三章 青鱼斩白云

        “山字符!”

        在这种时候,桑小满跟李云生阅历上的差距立刻显现了出来。笔趣Ω    阁

        桑小满只是一瞬间的慌神之后,立刻不遗余力的画出山字符,一股无形巨力压得那鬼差直接单腿跪在了地上。

        “你吹响这个哨子,小白就会过来。”

        桑小满一边努力的维持山字符,一边给李云生扔过来一个哨子。

        李云生这时候也从曹镔被拧下头颅的惊恐中回过神来,接过哨子二话不说直接吹响,然后就听到天际一声鹤鸣,一个小白点从远方飞过来。

        看到白鹤,李云生算是松了一口气。

        正当他回过头去看桑小满时,突然听到嘭的一声空气爆裂的声响,只见山字符骤然裂开。

        “居然是丙等鬼差!”

        桑小满的山字符,连片刻都没有直撑住,就被那鬼差一剑斩碎,他这时才现,这名鬼差的斗篷上写着一个鲜红的丙字。

        为何一夜城会出现这么多鬼差?而且还同时出现了两名丙等鬼差!

        很显然,那丙等鬼差不会留时间给他想。

        只见那丙等鬼差身上突然溢出一股黑气,黑气像是被风吹得晃动了一下,下一秒便消失在原地出现在桑小满的身侧,那锈迹斑斑的铁剑拦腰向桑小满切去。

        快得连眨呀的功夫都没有。

        不过那铁剑并没有切开桑小满的身体,而是被桑小满周身不止从哪里冒出的一道道符文拦住,但即便如此桑小满还是被远远的震飞。

        反应过来的李云生,一把冲上去想要接住桑小满。

        可还未等他靠近,那丙等鬼差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毫无征兆的一拳轰在李云生的小腹,李云生倒飞而出,只觉得肚子里的肠胃像是被这铁锤一般的拳头捣烂了一般。

        李云生扑通一声重重落到地上,脑子里无端的这么想道。

        他勉强爬起来,那鬼差却看也不看他一眼,提起铁剑一步一步的朝着桑小满走去。

        看着那鬼差一点一点的走近桑小满,李云生有生以来头一次对生死这件事感到恐惧。

        跟李山竹去世不一样,李山竹要离开他这件事情,他从记事起就已经知道,而眼前的桑小满明明还是那么鲜活,生命力还是那么旺盛,李云生从未想过她会从自己眼前消失,虽然她有时候吵闹了一些,虽然她经常吵着要自己陪她做这做那,但是李云生不想她消失,至少他现在还没做好准备让她就这么从自己的眼前消失。

        “这小丫头死在我这里,我还真有些麻烦。”李云生的耳畔突然出来一个老头的声音:“来,我帮你一把,你也帮我一把。”

        接着李云生的神魂一颤,他感觉到一股庞大而精纯的真元在李云生的头顶汇聚。

        “能拿多少拿多少,不要太贪,你会死的。”

        那苍老的声音警告了一声。

        虽然不知道这声音背后到底是谁,更加不知道他有何用意,但李云生顾不得许多。仿佛是自本能,他体内画龙诀自动运转起来,他仰头长啸一声画龙诀“鲸吸”启动,磅礴而精纯的真元源源不绝地被吸入他的身体那画龙诀的漩涡之中。

        “哦?已经会鲸吸了啊,不错不错。”

        苍老的声音像是在夸奖李云生。

        而李云生则像是没听见一样的,一声不吭地踉跄着站了起来,然后颤颤巍巍的向前踏出了一步。

        “轰!”

        一声沉闷的雷声炸响。

        “居然直接破境,看不出来,你小小年纪悟性这么高。”

        那苍老的声音有些诧异。李云生现在的破境与修者突破不同,他现在的境界不过是一种虚假的境界,但就算是虚假的境界也足以让人吃惊,因为境界的突破不但需要真元,还需要神魂的领悟能力,你悟不穿纵使你真元再厚也无法进入下个境界。

        而这一声闷雷声,也让不远处的鬼差停下了脚步回望着李云生。

        不过李云生依旧没有吭声,他仿佛进入了一个混沌又空明的境界,破境后的无数念头犹如炫目的烟花在他脑中炸开。

        他还需要更多真元。

        又是一声鲸啸,无数的真元再次涌入李云生的身体。

        接着只见他又颤颤巍巍的往前走了一步,紧接着又是一声闷雷声炸响。

        再次破境。

        “一步一个境界,老头我今天算是开眼了,想来你这废灵根日后也没机会突破了,我今天就做做好人,你要多少,老头子我都舍命相陪,看看你究竟能摸到哪一道门槛,也让你日后再无遗憾!”

        那苍老的声音豪迈地在李云生的脑海说道,紧接着又一道磅礴的真元涌入李云生的身体。

        李云生总共朝前走了四步,天空响起了四声惊雷。

        而四声惊雷过后他才完全站稳。

        “居然连破四重境界,这天赋当真世间罕有,只可惜是个无根仙脉,好好享受今天晚上吧。”

        那苍老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道。

        “谢谢。”

        李云生道了一声谢。

        只听见一声沉闷的气爆声后,他的身影闪现到了那鬼差的头顶,一拳直接从那鬼差当头砸下,即便是那鬼差迅往后闪了一步,李云生的拳头还是落到他身上,砰的一声闷响,那鬼差的脑袋直接被李云生一拳砸进了碎裂的砖头里。

        那闪现到空中的是行云步第七步之后的步伐,而那直接将丙等鬼差砸进地面的一拳更是直接使出了打虎劲,这两样无论哪一样以前因为需要消耗庞大的真元的原因,李云生一直只能看不能用,今天的他就如同那被解开了枷锁猛虎再无束缚。

        不过这鬼差的确不好对付,一道黑气从他斗篷里钻出,像是锁链一样就要缠住李云生的手臂,好在李云生身形一闪便躲了开来,落到了桑小满晕倒的位置。

        现在桑小满呼吸微弱,李云生皱着眉拿起了旁边的青鱼,锵的一声右手抽出青鱼,身形如一道流光射向那鬼差。

        那鬼差又从斗篷之中射出两条黑色锁链,好似两条吐着信子的毒蛇扑向李云生,李云生躲也不躲,右手青鱼剑芒大盛,一剑斩断那两条锁链,而他左手已然抓住了那鬼差握剑的右手,将他扭到身后,然后青鱼一剑劈下,将那鬼差整个手臂都斩落下来,

        一声极惨的鬼泣撕裂昏暗的天空。

        而这一声惨叫之后,原本在典卖殿的三只鬼差不再理会斋融等人,如三道黑色旋风朝李云生这边飞扑而来。

        一剑斩落那鬼差的头颅,李云生面无表情的一抖剑上的污血,手中的青鱼出一阵无比雀跃的剑吟。

        面对气势汹汹朝他杀来的那三名鬼差,李云生并没有迎过去,反而将青鱼擦干净放回鞘中。

        机会难得,他不敢确定日后是否有机会突破到现在的状态,或许这是他唯一的尝试的机会,所以他想试一试,他所理解的秋水剑诀。

        青鱼虽归鞘,但剑意未曾收敛丝毫。

        一道道锋利的剑罡,如一把把无形的锋利镰刀,以青鱼为中心在李云生的周身飞舞着,空气炸裂的声音不时响起。

        而在此时李云生的体内,真元正不遗余力的按照秋水剑诀在经脉中游走。

        李云生就这么提着入鞘的青鱼,一步一步不紧不慢的往前走着,与三名风驰电掣般奔袭而来的鬼差形成强烈对比。

        “你居然已经学会了蓄势,这是谁教你的?秋水还有知道如何蓄剑势的人?”

        那苍老的声音充满了疑惑。

        李云生没有理会他,继续提剑往前走着。

        此时他跟那三名鬼差已经不过百步的距离,但意外的是那三名鬼差的步伐变慢了,他们像是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每走一步都异常艰难。

        而在鬼差身后那群还有些惊魂未定的修者惊诧的现,已经有些鱼肚白的东方,漫天的云彩正一步一步的往这边挪动着,像是受到了什么东西牵引一般,极有节奏的在天际挪动着,紧接着一些修为不深的修者只觉得呼吸困难,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无形的威势。

        当然,任谁也不会想到,这股威势是来自一名正慢悠悠向前走的少年。

        十步。

        李云生在距离那三名鬼差还有十步的时候停下了脚步,他头顶那漫天的云彩也停止了移动。

        那三名鬼差也不动了,四周安静的出奇的环境,放大了三名鬼差浓重的喘息声。

        李云竖握着青鱼,手放在了剑柄上,三名鬼差则后退一步。

        李云生拔剑,三名鬼差再退。

        “铮!”

        他拔剑的度很慢,过了好久,青鱼也只是从剑鞘中露出一个缝隙,像是顽皮小童洁白的牙齿。

        但只是一个缝隙却让空中的云彩往下一沉,三名鬼差的高昂的头颅往下一低,远处修者们心头一紧。

        那三名鬼差的双腿,像是在奋力抵御着什么一般,颤抖地紧绷着,然后再退一步。

        青鱼依旧是不急不缓的出鞘,那剑刃摩擦剑鞘的声音,犹如缓缓拉动的琴弦,十分的悦耳,但听眼前这三名鬼差耳中,却像是铡刀落下的声音。

        “逃!”

        终于……从来到一夜城开始,就没出过哪怕任何一个音调的那名丙等鬼差,突然用他那漏风的嗓子沙哑又无力的喊道。

        不过迟了。

        青鱼已然出鞘,太阳也刚刚升起,倒映着晨辉的青鱼,在空中画出一道白色的流光,从三名鬼差的腰间滑过,漫天的流云如同被狂风驱使着一般在天际飞滚动着,最后散的一干二净。

        远处的修者们只看见,三名鬼差的身体,被刚冒出地平线的日光切开断做两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