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来一个杀一个

第七十四章 来一个杀一个

        苍鹭城死了四名鬼差这件事情,很快在青莲仙府还有周围的几州传开,随着各种添油加醋什么版本的都有,比如一夜城中那日来了一名魔裔四名鬼差是被魔裔所杀,又有人说杀鬼差的并不是魔裔而是这些年声名鹊起的狐族大妖东方珑,甚至有人说其实是一夜城城主端木子贡杀的,总之是众说纷纭到最后也没有个统一的说法。笔    趣』阁Ww    W.『BiQuGe.CN

        而当晚的亲历者,只是说当然天生异象,只不过一转头的功夫四名鬼差的就身异处了,因为人人都惧怕鬼差,所以即便是这样过了很久才有人上前去查看,但等他们赶过去的时候除了四名惨死的鬼差,就什么都没见到。

        不过几日后,苍鹭城给诸州仙府门派送去了一块“拓影石”,算是苍鹭城给诸州的一个交大。

        也是这颗拓影石,再一次引的十州哗然。

        拓影石是十州用来记录影像的一种灵石,各州矿山都有产出,不过因为记录的画面不过是个黑白剪影,早已被“水月镜”这类可以清晰的能看见毛孔的法器代替,但是因为拓影石各州矿山都有产出,廉价耐用,使用时又不需要修者消耗真元,所以大多仙府城池会布置许多拓影石,用作监视城池周边状况。

        那日正好在一夜城的不远处,就有一枚苍鹭城拓影石,记录下了四名鬼差死因,因为拓影石只能记录白日的影像,所以记录的时间正好是黎明后天际微亮之后的情形。

        只见在那光洁如镜的拓影石上,一名鬼差倒在一个黑影的脚下,然后这模糊的黑色身影,一步一步的逼近前来的三名鬼差,可明显占据了人数优势的鬼差,先是犹豫继而后退最后逃跑,然后天际一阵斑驳的云影飞涌动过后,黑影提起了手中像是剑一样的东西,朝着四名鬼差一挥,逃跑中的三名鬼差便身异处了。

        虽然只是一名丙等鬼差,两名丁等鬼差,但没有人想过杀他们的人只出了一剑,在他们的猜想中必然是经过了一番激战,三名鬼差力战不敌才被一剑结果了,但看了那拓影石他们才现,自始至终,那人就只出了一剑。

        相比那些看热闹的外行,有些人却看出了一些端倪,比如十州的一些老家伙。

        “这一剑真是让人怀念啊。”

        苍云宗暮雨峰的山脚下的一处柴房里,一个一脸大胡子,头花白的老头,一边喝着红薯粥一边看着那拓影石满眼的怀恋道:“秋水的那些老家伙们身子骨不知道还好不好,能教出这么好的弟子真是让人羡慕啊,等天暖了抽个时日去一趟秋水,取取经吧。”

        他喃喃自语一声,然后仔仔细细的将碗里的红薯粥喝的干干净净,全然不顾大胡子上沾上的粥粒。

        秋水门。

        许多人都想到了这个在十州渐渐被遗忘的古老门派。

        因为那拓影石中的人毫无疑问,用得就是秋水剑诀,真正的秋水剑诀,当年那个杀的魔族闻风丧胆的秋水剑诀。

        杀了阎狱的人,照理说与秋水相熟的人会担心秋水会不会被报复,但真正与秋水相熟的人会告诉你秋水才不会在乎什么阎狱。

        比如端木子贡。

        “为何?”

        端木子贡手上的这枚玉简是阎狱的人送来的,四名鬼差被杀的第二天就送来了,不过他一直没打开来看。

        玉简那头是谁,说实话就连一夜城城主端木子贡自己也不知道。

        “为何?”端木子贡一脸讥讽道:“家里来了几只蟑螂,我一脚踩死不是很正常吗?”

        “不是你杀的。”

        那玉简之上又出现了一行字。

        “就是老子杀的。”

        端木子贡笑道。

        “杀人者,用的是秋水剑诀。”

        “会秋水剑诀的,可不一定是秋水门的人。”

        “所以我来找你,给我那日一夜城来宾的名单。”

        “不方便。”

        “为何?”

        玉简上又出现了为何这两个字。

        “因为我在方便啊。”

        只见此时端木子贡蹲在茅房里,噗的一声奇怪声响过后,他出一声舒畅的喘息声,然后擦了屁股站了起来,随手将那玉简丢人茅坑。

        阎狱对十州的绝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个极其害怕的地方,哪怕是一些大的世家跟门派。

        但一夜城除外。

        秋水门也除外。

        就在仿佛全世界都觉得那人来自秋水的时候,秋水的忘言殿内代掌门宋书文正一头雾水的看着那拓影石道:“我们秋水有这号弟子?”

        他挠了挠头,然后又把手拢到袖子里,就连他这代掌门都受不了这秋水的寒意。

        “不好认,不过这肯定用的是秋水剑诀,而且此人对秋水剑诀极有悟性,这三名鬼差分明就是被他剑势震慑住了。”

        “啧啧啧,是啊,这一剑颇有当年季真师叔祖的风采。”

        另一名长老脸上带着艳羡道。

        “要是,这真是我们秋水的弟子那该多好?”

        宋书文一脸可惜地说道。

        “可他杀了鬼差,我们秋水从来都跟阎狱不合,说不定阎狱的人借此机会来找麻烦。”

        有一名长了皱眉道。

        “来就来嘛。”宋书文一脸不在乎道:“正好算一算当年他们跟季真师叔的那笔账。”

        说着他一脸希翼的对身边的几位长老道:“你们都仔细看看,这里面那人到底是不是我们秋水的弟子,要不这样,我们在门内一个告示,让那名弟子自己出来,阎狱那边不打紧,我们本来就是世仇,也不怕多添上这一桩!”

        几个长老面面相觑。

        “也不太好,等天气暖和一些吧,现在大家都在家里窝着不出门,告示贴了也没人看,算了算了。”

        宋书文边说着边拢着手起身喃喃自语道,说着他突然转过头看向几个长老道:“我家今晚吃羊肉火锅,你们要不要一起?”

        几个长老先是一愣,然后齐齐摇头,有一人实在是有些担心便问道:

        “那阎狱那边如果来人该怎么办?”

        闻言宋书文向来温和的脸突然沉了下来,寒声道:“来一个杀一个。”

        说完宋书文心有些凉,即便是家里煮着羊肉火锅,他还是觉得凉,因为他现就连秋水门自己人,都快要忘记季真师叔祖当年是如何惨死在阎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