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雪崩

第七十六章 雪崩

        神行符在雪地里用处要减弱许多,从朱雀阁到青螺山这段路,山势险峻人迹罕至,因为雪积得又厚又深,纵使用了神行符,李云生也是一脚一个坑走的很是艰难,而牧凝霜本身修为快要摸到灵人境界的门槛,所以运气真元身轻如燕踏雪无痕不在话下。笔『Δ    趣阁

        因而行走间,两人之间总是会隔着一段距离,李云生也没有刻意的去追赶牧凝霜的步调,而牧凝霜更没有停下来等李云生的意思。

        两人就这么各走各的,一路无话。

        天色渐晚,这条路越显得静谧,李云生的耳边只剩下山林间寒风的呜咽声,还有自己脚步陷入雪地的嘎吱声。

        “好像…有点太安静了。”

        这条路李云生秋天的时候其实来过一趟,因为这片地方是秋水赡养灵兽之地禁止狩猎,所以山间飞鸟走兽并不惧怕人类,一路上总是有些小鸟雀跟着你,在你边上叽叽喳喳的叫着,树林里不时会钻出一直好奇的小鹿盯着你看……虽然吵闹了些,但是让人感到生机盎然。

        而今天这条路,让李云生觉得死气沉沉,虽说是冬天了,但也不至如此啊,李云生感觉这些山间野兽,不像是冬季卧洞冬眠,更像是在躲……起来了。

        “喂,什么呆?”

        不远处牧凝霜突然回头一脸不耐烦的问道,风雪中一张白皙胜雪的俏脸上秀美紧蹙,满头青丝不时被寒风吹起。

        眼看着天色越来越暗,眼前这家伙却走得也慢,又总是东看看西看看,原本打定主意无论如果都不跟李云生说话的牧凝霜,终于是忍不住了,她现这人跟其他秋水弟子不一样,确实不会缠着她,但却让她有些不耐烦了。

        “来了。”

        李云生转过头,把脚从厚厚的积雪中拔出,可还没等他走到牧凝霜的身边。

        一头小鹿从山林里冲了出来,一头栽到了地上倒在了牧凝霜的旁边。

        牧凝霜毫不犹豫的拔出了腰间的长剑。

        这时李云生也不再吝啬体内那不多的真元,纵身而起踏着积雪飞奔到牧凝霜的身边。

        行云步诡异的行走方式让牧凝霜眼前一亮继而冷哼了一声道:

        “原来你是在藏拙。”

        “这地方今天好像不太对劲。”

        李云生挠了挠头岔开了这个话题,他知道就算自己去解释也说不清。

        “冬天野兽争食罢了。”

        牧凝霜不以为意,只是少女看见小动物受伤都有些心软,便道:

        “找个地方埋了吧。”

        “恐怕……我们没那个时间了。”

        说着就只见更多的山兽从树林中夺命狂奔而出。

        幸好两人躲闪的及时,来到一处岩壁底下,否则眼看就要被这兽潮踩踏而死。

        这汹涌狂奔的兽潮好似一阵洪流,地动山摇的从两人眼前奔袭而过。

        而兽潮过后,李云生跟牧凝霜一脸愕然的看到,一个羊头人身的怪物手持一柄长刀从树林里走了出来,在他身边还有两头猛虎跟在他身侧。

        “哪里来的妖物,居然敢在我秋水放肆!”

        二话不说,牧凝霜挺剑而出,那羊头人身的怪物极具人性化的露出一个笑容道:

        “哪家的小娃娃这么好看?”

        说着抬手,轻而易举的一刀挡住了牧凝霜手里的剑。

        牧凝霜只觉得被羞辱了一般,调动体内真元,脚力一转一式秋水揽月斜劈而出,狂暴的剑罡将地面的积雪尽数震散,羊头人面色一凛挥刀再挡却被一剑劈的陷入积雪之中,而牧凝霜的剑却是犹如奔流而下的百川之水,一剑随着一剑,剑势越的厚重,隐约之间好似携着万千奔流之势扑向那羊头人。

        这一下,那羊头人脸上的轻薄之色消散的干干净净。

        牧凝霜的进步让李云生也觉得有些惊讶,短短半月不到的时间,这牧凝霜的秋水剑诀就已经从似是而非,到了现在这般形神兼备的程度,足见这牧凝霜非但资质不错,而起足够刻苦,否则就算有他的点拨,她现在的每一剑不会如此行云流水。

        李云生从牧凝霜开口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认出了她,只是牧凝霜好像并没有听出李云生的声音。

        “轰……”

        就在牧凝霜剑势积蓄到最大之时,突然地面积雪骤然炸开,只见牧凝霜手臂伸展手中长剑朝那羊头人凌空一剑刺去,携带漫天飞雪的这一剑,让牧凝霜仰看之下犹如九天玄女气势逼人。

        “女娃娃,好有气势的一剑!”

        那羊头人先惊后笑,然后没拿剑的左手抬起,飞捏出一个怪异的印诀。

        看到牧凝霜这一剑,李云生在心底突然用出一股与有荣焉之感,可看到那羊头人怪异的印诀之时,他心头骤然一紧,虽然不知道这羊头人想要做什么,但是那个手势一出,李云生便只觉得一头一沉,开始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几乎没有迟疑的,李云生一个箭步冲了过去,想要阻止那羊头人继续结印。

        可为时已晚。

        羊头人结印完毕,突然本来就森寒无比的空气,像是要凝结一般,紧接着只看到一道道冰刃在他身前凝结,然后漫天的冰刃如箭矢般朝牧凝霜飞射而出。

        “,啪!”

        一阵玻璃般碎裂的声响过后,羊头人毫无损的站在原地,而牧凝霜却被一道冰刃刺穿了小腿。

        没等牧凝霜倒在地上,李云生身形如鬼魅般来到牧凝霜的身边把她扶住,

        “行云步?!”

        那羊头人看到李云生的身法,有些惊讶道。

        “你是白云观的弟子?”

        他面露苦色的看着李云生道。

        李云生一边往自己脚上贴了一张新的神行符,一边警惕的看着羊头人点了点头。

        “他奶奶的……这下麻烦了,惹了这帮疯子。”

        羊头人突然欲哭无泪道,说着给正一头雾水的李云生扔过来一个小瓷瓶,冲李云生抱歉道:“这是治那娃娃脚上伤的药。”

        看接过药瓶的李云生一脸疑惑,于是一脸无奈的解释道:

        “拿着吧,我害谁也不敢害你们白云观的人,今天老子我也只不过是在逃难,你这丫头上来就是一剑,我措手不及呀!”

        他话才说完,身边那两头猛虎突然异常焦躁的拱了拱他的腿。

        “算了,来不及解释了,你们也快跑吧,再不跑谁都得死!”

        那羊头人说完便一脸急切的抬腿就要逃。

        “这妖物狡猾异常,你不要听他的,别管我快拦住他!”

        牧凝霜缓过神来,突然一脸愤怒道。

        不过李云生却好像没听到她说话一般,突然一把抱起牧凝霜开始跟那羊头人一样拔腿狂奔!

        “你,你放下……我……”

        还从没被一个异性这么抱着,牧凝霜又惊又怒。

        可马上她安静下来了,只见远山灰蒙蒙的天色下,白色的积雪犹如滚滚洪流一样朝这边奔腾而下。

        “雪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