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我好累啊,娘亲(1/2)

第七十七章 我好累啊,娘亲(1/2)

        也不知道是命大,还是二人逃的快,等到李云生抱着牧凝霜奔逃到一处小山丘上时,正好身后滚滚的“雪流”奔腾而过,最后就看见一道十几米高的雪墙堵在山丘前面,雪崩后落雪跟一同滚落的山石将二人封死在这一处小山丘上。

        山丘后继续往前走就是悬崖峭壁了,两人就这么被困在这冰寒料峭的山头。

        天无绝人之路的是,这山头还有一间茅草屋,是以前守山弟子过夜用的。

        看了看身后还在飞滚的山石跟继续,喘着粗气的李云生一脸心有余悸的抱着牧凝霜走进了茅草屋。

        而被李云生抱着的牧凝霜,虽然没再说些多余的话,但全程都在用一种警惕的目光看着李云生,似乎只要李云生做出什么不轨的举动,她宁可自尽也不要李云生救。

        她这番举动,李云生自然也看在眼里,不过他并没太在意,想起之前抱桑小满时候的场景,反倒觉得牧凝霜的反应很合理。

        小屋里有一张看起来快要散架的小木床上,木床上也没有被褥只有一堆秸秆,李云生把一部分秸秆在床上铺的厚厚软软的,才把牧凝霜放在床上。

        不过他这善意的举动,反而让牧凝霜更加警惕了,只听他有些颤抖的冷声道:

        “你,你不准到床这边来!”

        “是,是,我不过去……”

        李云生也有些恼了,不再师姐师姐的那般客气的叫着,他看也不多看那牧凝霜一眼,拿了些秸秆在地上一堆小石头堆成的炉子上点着了火,最后再放了几根屋里的干柴进去。

        炉火渐旺,这冰冷的小屋子也开始暖和起来。

        “师姐,我出去捡些树枝干柴回来,今晚会有暴风雪,不弄点柴回来,我们不饿死也要被冻死。”

        他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看了一眼依旧坐在床上缩着身子满脸警惕的牧凝霜,目光不由得落到了她那条被冰刺刺穿的腿上,看得出来牧凝霜用真元给伤口止住了血,但一截冰刺却还留在腿里。

        “这羊头人的妖术,这般厉害,这冰刺居然还没化融化!”

        突然他想起来,那羊头人临走时给自己留下的药,于是一边走到牧凝霜跟前一边道:

        “我这里……”

        “别过来!”

        可他话还没说完,就被牧凝霜打断,只见她俏脸苍白,手握长剑指着李云生,情绪激动的道:“我说了不要过来!你不用管我,你出去找柴也好,你自己逃走也好都不用管我!”

        李云生真有些生气了。

        一直温和的目光冷了下来,也不说话转头便推门走入了屋外的风雪中。

        就在李云生转身时,牧凝霜看到了李云生身后破了个洞的棉衣里一道鲜红的疤痕,应该是之前在雪流前抱着她逃跑时被落石砸伤的,还有李云生脚上那已经被荆棘刮的破破烂烂的裤腿和小腿上布满的细密的划痕。

        她一愣,心道这个人是傻子吗,一身的伤还一声不吭。

        可马上她又想到自己刚刚对他说话的语气,心里突然对自己涌出一股厌恶的情绪。

        “他或许是真的只是在想帮我。”

        牧凝霜喃喃自语一般的说道。

        “但男人有好东西吗?在山下时他们对我花言巧语,只不过是因为我长大了可以给他们赚钱,在这秋水,那些男弟子虽然看似礼貌恭谦,可脑子里那些念头不也跟他们一样?他们用尽手段的讨好你,终究想着的不过那些肮脏的事情。”

        一念至此,牧凝霜内心刚刚被李云生撬开的一丝缝隙,又被她坚硬的外壳紧紧的盖上。

        屋外的太色暗的很快,风也开始大了起来,牧凝霜只觉得那咆哮着的大风,下一秒就要将这摇摇晃晃的小茅屋连根拔起,小茅屋每一次被吹的出一声嘎吱声,牧凝霜就只觉得心跳就要加快一分。

        屋里的炉火早已熄了,冰冷得似乎跟屋外也没有什么区别。

        倦缩着身子的牧凝霜,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快要冻僵了,她想拔起来在炉子里添一些柴,但身体像是僵住了一样,一动也动不得。她这才现自己小腿上的那冰刃似乎有古怪,因为它到现在都没有自己融化,非但没有融化反而在不停的吸收着屋里的寒意,然后将这股寒意一点点的渗透到自己的周身。

        已经动弹不得的牧凝霜想要去拔掉这冰刃,已经是不可能的了,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此时已经毫无血色。

        而李云生还没回来。

        “他不会再回来了吧,这种鬼天气,谁会带着我这个拖累?何况……何况,我刚刚还那么跟他说话。”

        牧凝霜一脸沮丧的躺在床上想道。

        她用手捂住了脸,像是在哭泣,她并不是因为懊悔,而是这阴冷绝望的境地,让她想起了小时候,那个被关在黑暗潮湿冰冷小屋子里,好几天吃不上一顿好饭,还要别像货物一样被人指指点点的自己。

        她到秋水后,比任何人都勤奋,比任何都用心,就只为了再也不要回到那个地方,那个人不是人,人会吃人的地方,她讨厌被人拿相貌来评价,因为她比谁都清楚,如果自己没有修为,这副模样不过是一件货物,一件交易的物品,她再也不想让自己被当做物品拿来交易。

        “我好累啊,娘亲。”

        她把头埋在膝盖里声音颤抖的说道。

        “我这样真的好累,我没有其他师兄弟那般的天赋,还时时的被那些人骚扰,我拼了命的修习却也只换来一个青莲第一美女的身份,我哪里要这个名头,我有时候好想毁了我这张脸,但我又怕痛,而且着脸是娘亲您存在的唯一证明,我不忍心……”

        “不如,不如我,就这样去了吧……”

        迷迷糊糊中,意识已经有些不清醒的牧凝霜这么说道。

        “嘎吱……”

        就在这时小木门带着一声刺耳的吱呀声被推开了。

        李云生手拿着火把,带着满身的风雪站在小屋的门口。

        “丝丝……”

        他嘴里出一身哆嗦声进了屋,然后赶紧关上门。

        而此时的牧凝霜,正满眼泪花一脸惊讶的盯着他。

        “你哭了?”

        李云生有些吃惊的看着一脸梨花带雨的牧凝霜。

        “没有!”

        牧凝霜一脸倔强的转过头,嘴角一丝笑意一闪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