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泡脚(2/2)

第七十八章 泡脚(2/2)

        对于牧凝霜的个性,李云生已然了解了一些,那看似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个性,更像是她的一层保护色,不过李云生没有太大的兴趣去了解牧凝霜的过去,他头疼的是如何渡过今晚这了狂一般的暴风雪。Ω笔趣    』阁

        他往火堆里加了一些干柴,炉火又重新被点燃,小小的茅草屋又开始温暖起来。

        两人没有再说话,耳畔只有屋外的风雪声,柴火烧起来的啪嗒声,还有炉子上水烧开的咕隆声。

        水一烧开,李云生在茅屋里寻了个小木盆,把炉子里的热水到了一半进去,再放了一些雪块中和了一下温度,最后用手试了试水温,再把之前那鹿头怪给他的那小瓷瓶里的药粉倒了进去。

        这便是祛除鹿头怪术法里寒气的法子,倒不是李云生想出来的,用的法子都写在了小瓷瓶上。

        “那鹿头怪的术法有古怪,这是他给我的药,脱了袜子把脚放进去,泡一会儿身子就暖和了。”

        李云生把水端到牧凝霜的床边,跟她解释道。

        “你转……”

        牧凝霜刚想说你转过头去,却看见李云生已经自己转身回到了火堆旁,好像压根就没有看她的意思,她现这个少年,好像对自己确实没有任何邪念。

        这一点她好像猜对了,目前的李云生,对于男女之事的了解程度,只不过停留在儿时的过家家上,甚至他内心里还有些不太喜欢女生,因为她们总是没事哭哭啼啼,心思又难以捉摸。

        在李云生看来,有这份闲心去捉摸女孩子的心思,还不如多将“画龙诀”练习一遍。

        “我,我动不了。”看着床边的那盆热水,牧凝霜低着头说道,看李云生满脸疑惑的看着她,她声如温纳地说道:“我四肢被寒气冻僵,你帮,帮我一把。”

        “哦。”

        李云生倒是没想太多,就走过去帮牧凝霜把腿从床上挪下来。

        “要帮你拖袜子吗?”

        他现牧凝霜的身体已经被寒气冻得僵硬异常于是随口问道。

        “还用问吗!”

        牧凝霜偏过头去,脸上红的快要滴出血来一般。

        “你,你,你,不要乱摸,解开那个绳结就好了!”

        牧凝霜的袜子是用绳带系着的,李云生哪里穿过这种好袜子,因为脱袜子时有些笨拙。

        “不好意思。”

        他道了声歉,然后面色如常的脱下牧凝霜的袜子。

        不得不说,就算是李云生这木头一样的家伙,都不得不感叹牧凝霜这双脚太好看了,白的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

        他帮牧凝霜把叫浸入混了药剂的热水里,才过了一小会牧凝霜的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度恢复血色,那刺穿她小腿的冰刃也飞的融化。

        “等下要我帮你穿上吗?”

        见她好了些,李云生也算是松了口气,如果牧凝霜还不好,带上她去青螺山肯定会非常麻烦,但他总不至于丢下她吧?

        “不,不用!不用了……”

        牧凝霜的脸还是有些烫。

        她不好意思完全是本能使然,倒不是因为对眼前这少年产生了情愫,毕竟两人才第一次见面,甚至牧凝霜连对方的名字都不知道,不过她对李云生的观感倒是好了一些,不再向先前那般排斥了,戒心也小了一些。

        当然牧凝霜肯定也不知道,李云生早已知道她的名字,甚至前段时间每晚还要听她背书。

        见对方不需要自己帮忙了,李云生也乐得自在,他推开在屋外捣鼓了一阵,然后拿着一条鹿腿走了进来。

        “雪崩的时候被压死的,我刚刚出去赚了一圈刚好捡到了。”

        也不用牧凝霜开口问,李云生便自己解释道。

        这茅草屋太小,他也就没把整只野猪都拖进来。

        “嗯。”

        牧凝霜一边泡脚一边点了点头,然后有些好奇的看着李云生烤那鹿腿。

        李云生先用刀刮去上面的皮毛赃物,然后又用炉子里的水清洗了一边,涂上他随身带着的盐巴跟香料,然后拿了牧凝霜的佩剑串起来,重新架起了一堆火,把鹿腿上放在架子上开始烤。

        原本的炉子上,他扔了些肉骨头进去熬汤。

        看到李云生拿自己的佩剑来靠鹿腿,开始想要出言阻止,最后还是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对于食物,李云生向来就极有耐心,他小心的控制着火堆的柴火,慢慢转动这鹿头,不时的往上面再涂一层油,就这么烤了足足两个时辰。

        “如果你在修行上也有这般耐心,恐怕你早就突破上人境了吧。”

        坐在床上的牧凝霜抱腿看向李云生道,她早就泡好了就穿好了袜坐回了床上,身体也恢复了知觉。

        虽然她不知道李云生叫什么,但是还是能看出来,李云生几乎没有什么修为。

        但是这话说出了,她就觉得有些不好,在心里暗骂自己怎么说话又变得刻薄起来了。

        “师姐说的没错,不过……如果努力就有用的话就太好了。”

        李云生的目光依旧落在鹿腿上。

        “你,你叫什么名字?”

        这是牧凝霜第一次主动问李云生。

        “李云生。”

        就连李云生也觉得有些新奇的笑道,他已经有些习惯了牧凝霜冷冰冰的性子,这么主动的问自己叫什么倒是让他觉得有些别扭。

        “你就是那个李云生?!”

        闻言牧凝霜有些吃惊,李云生的名头在今年的秋水门可是很响,更何况当初她还听到一个传言,就是芷兰师叔居然以自己为筹码,拉一名有通明道心的弟子入朱雀阁,这个人名字就叫李云生。

        后来她又听说,这名叫李云生的弟子,虽然有通明道心,但是却是无根仙脉的资质,于修炼一途已然无缘,最后只得去了白云观种地。

        “是啊,就是我。”

        李云生从鹿腿上撕了一块肉下来尝了尝。

        这个回答,让牧凝霜沉默了好久,她最开始听到这个谣言的时候,对于李云生这个名字非常的厌恶,但又听说李云生是无根仙脉资质的时候,这份厌恶反倒是没有了,大概是同病相怜吧,牧凝霜能体会到那种前途渺茫的绝望。

        “来,师姐,可以吃了。”

        只见李云生撕了一大块鹿腿肉下来从乾坤袋里取出纸来抱着送到牧凝霜跟前。

        看着把肉递给自己的李云生,牧凝霜惊讶的现,这个资质底下前途渺茫的小师弟,眼神里看不到哪怕一丝的迷茫。

        还有就是……这个小师弟做的东西,很好吃。

        “师姐体内真元是否恢复了一眼。”

        吃完东西,李云生突然一脸严肃的看着牧凝霜。

        “恢复了一些。”牧凝霜点点头,有些疑惑地说道:“怎么了?”

        “我刚刚去外面看了一下,这小茅屋的避风符已经破损得不成样子,大概撑不过今晚了,我在北面现了一条去青螺山的小路还没被封死……”

        “我虽然恢复了真元,但是走动起来还是有些困难,你既然找到路了,你就先走吧,不用觉得愧疚,就算师门追究起来也无碍,毕竟是天灾。”

        李云生这么一说,牧凝霜立刻明白了他是什么意思,立即神色黯淡的说道,自己腿伤还未痊愈,行走起来肯定不便,更何况是在这暴风雪之中。

        “不,我是问师姐,你体内真元能让你在风雪中御寒。”

        李云生有些纳闷的摇了摇头道:“我背师姐你出去就好了。”

        闻言牧凝霜一愣,只觉得羞愧难当,这个小师弟自始至终就没有想过要丢自己一人在这里,哪怕是之前自己那么刻薄的待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