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七十九章 行路难

第七十九章 行路难

        “你说的那条路就是这条?”

        在火把照射下,陡峭的悬崖边上,一条只容的下一人的小路出现在牧凝霜面前,她有些惊愕的说道,这条崖壁旁的小路,平日里还好,今天这狂风暴雪之下,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吹落悬崖,更何况还要背着一个人。』

        “对。”李云生知道后背上牧凝霜的顾虑。

        “你有把握吗?”

        迟疑了一下,牧凝霜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李云生回答的很直接,他回头看了看在风雪中摇摇欲坠的茅草屋道:“但是我不想等死。”

        “你可以放下我一个人……”

        “我既然背你出来了,就不会放你下来的。”

        没等牧凝霜说完,李云生打断了她的话,就算今天跟李云生一起的不是牧凝霜,李云生也不会就这么一个人走的,这跟人无关跟修为无关,李云生只想在寥寥无几的时日里求个心安。

        见死不救,如何心安?

        “……”

        牧凝霜沉默了许久,然后才在李云生背后,悠悠的小声道:“也好,这样一来,若是真去那黄泉,还有个伴。”

        “其实背一个重心更稳,在这风雪中过去的机率会更大些。”

        李云生像是安慰牧凝霜一样的说道。

        “嗯。”

        牧凝霜的语气变得很平和,往日里那股生人勿近的戾气不见了。

        在这悬崖小路的路口,李云生深深的吸了口气,然后从乾坤袋里拿出一柄白云观配的防身匕,最后叮嘱牧凝霜道:

        “一定要抱紧我,哪怕是你快要掉下去了也要抱紧我,不要害怕把我一起拉下去。”

        “放心吧,我会拉上你垫背的。”

        牧凝霜露出了一个清丽的笑容。

        其实李云生并不是没有把握的,因为行云步最讲究的就是一个“准”字,算计要准每一步迈的也要准,今天风雪中过这条峭壁下的小路诀窍其实也就是一个“准”字。

        第一个准,便是要看准风势。

        在路口一动不动站了许久的李云生,突然在风势变换的缝隙迈开了步子,趴在李云生后背的牧凝霜还没回过神来,就看现自己身边已经是悬崖了,李云生明明只走了一步,但已经离路口有五六步远了。

        “你这是行云步?!”

        听起来牧凝霜也知道行云步。

        “行云步不需要真元,只需算计正好适合我。”

        李云生一把将匕狠狠插入岩缝里,然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这可不是适合不适合的问题,牧凝霜惊愕的想道,因为谁都知道行云步靠的是匪夷所思的算计,只要方位一变奇门遁甲的演算的方式就要跟着变,而且这一切必须在行走之间完成,这可比一般的修炼要难多了!

        第二步李云生迟迟没有迈出,因为今晚这风雪刮的实在是太乱了。

        终于等了双脚都快要麻木的李云生,再次抓住了风势的一个间隙,一步迈了出去。

        就这样一段不足百米的路程,李云生走了足足一个时辰,终于才走完一大半。

        趴在李云生后背上的牧凝霜感觉到,李云生整个后背都被汗湿了,虽然他听不懂李云生嘴里那念念有词的一串串数字,但是她感觉的到李云生正在拼命的计算着什么。

        “有了!”

        李云生惊喜的叫了一声,然后便再次一脚迈出,整个人如同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从风雪中钻了出去。

        锵!

        又是狠狠的把匕刺入岩壁之中。

        牧凝霜看到,李云生握匕的那只手,已经被磨破了皮渗出了血来。

        “还有最后一步,你一定要抓紧我。”

        喘着粗气的李云生像是根本没察觉到自己手上的伤一样的叮嘱牧凝霜。

        “嗯!”

        不知道为何,牧凝霜对这个修为比自己低,天赋也不如自己的小师弟,心里居然涌出了一股只有面对师父时才有的……敬畏。

        “太阴、**……”

        突然牧凝霜只听到李云生大叫了一声便一步迈出,这一步像是走在了风雪停歇的间隙,这般算计精准到牧凝霜感到可怕。

        可人算总是比不上天算。

        就在李云生要穿过这条小路,走到另一个山头的时候,一块山石从山顶滚落正好砸落到李云生的落脚点,他一个站立不稳后仰之下眼见就要掉入悬崖。

        “铮!”

        一声清冽的剑鸣响起。

        就在李云生要落入悬崖之时,原本趴在她身后的牧凝霜,一手握剑将长剑刺入崖壁,一手死死拉住李云生。

        悬空掉在悬崖上的李云生,看着漆黑如漩涡的悬崖底部长吁了一口气,然后转身将右手的匕刺入崖壁,重新爬上了崖壁旁一人宽的小路。

        “这次一定不会算错了。”

        他朝牧凝霜伸出手,然后拉着牧凝霜一步冲了过去。

        终于来到平坦的山头,两人劫后余生的跪坐在了雪地上,牧凝霜刚想跟李云生道谢,却看到李云生径直跑到了一颗松树下开始不停的干呕着。

        巨大的压力,还有行云步那一刻不停的繁琐演算,终于让他有些吃不消了。

        他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小瓷瓶蜂蜜,然后一饮而尽,这才放松了一些。

        李云生当真不害怕吗?不,他怕得要死,行云步能算对手的步伐能算自己的步伐,但是如何能算得准这老天爷的步伐?

        他完完全全是在赌,幸好今晚他赌对了,因为他过来了,而那小茅屋已经被暴风雪刮的七零八落,掉落到悬崖底下了。

        望着山头靠坐在松树边的不停喘息的李云生,牧凝霜脑子里突然有个奇怪的想法,在绝境中活下来修为一定是最重要的吗?就像今天这样,如果没有这个修为远不如自己的小师弟,在绝境中的抉择,自己恐怕还在那个山头的小茅屋,最后被暴风雪连同茅屋一起刮下悬崖。

        她看了眼对面空荡荡的山头,心中感慨道。

        不知不觉东方的地平线上露出一丝光芒,正好照射在李云生靠着的那株松树上。

        风雪终于停了。

        “师姐,你冷吗?”

        不远处李云生突然冲牧凝霜喊道。

        “还好……”

        牧凝霜有些懵,不知道李云生为何问这个。

        “那我再休息一下,然后背你下山。”

        “好。”

        闻言牧凝霜展颜一笑,笑容跟这清晨阳光一样干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