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吾辈玉虚子,埋骨青螺下

第八十章 吾辈玉虚子,埋骨青螺下

        当青螺山守山弟子在山脚看到李云生跟牧凝霜时,都是一脸的愕然,他们想象不出这两个年轻的弟子昨晚是如何穿过那片暴风雪来到这里的。Ww    W.『BiQuGe.CN

        安顿好牧凝霜,把灵兽吃的仙粮交给青螺山的守山弟子后,李云生突然好奇的问身前的一名守山弟子道:

        “这位师兄,不知道青螺山下,有没有一处坟冢?”

        “坟冢?”

        那名守山的弟子先是一脸疑惑,然后想了想道:“坟是没有,但是碑倒是有一块。”

        “碑?”

        李云生不解道。

        “对,一块很大墓碑,上面乱七八糟的写着几个字,也不知道谁立在那里的,不过碑下有无坟冢尸骨就不清楚了。”

        当听到乱七八糟写着几个字的时候,李云生只觉得脑子突然嗡的一声炸裂了一般,然后强忍着心头的激动问那守山弟子道:

        “那块碑在哪里?师兄能不能带我去?”

        ……

        “这地方阴森森的,天气好的时候都让人觉得脊背凉……小师弟我就不进去了,你自己去也小心些,早点回来。”

        把李云生带到那块墓碑的位置,那名守山弟子指了指面前林子里一处黑漆漆的山阴处。

        说着不等李云生谢过,就冷得哆嗦了一下原路返回了。

        而李云生此时的心情则恰好跟这弟子相反,他是兴奋得有些颤抖,他很好奇玉虚子千方百计留下的这块石碑到底是什么东西,而这碑下是否真的埋着玉虚子的尸骨?

        李云生走到那山阴处,与那守山弟子说的一样,这里山阴处的确实立着一块很大的石碑,如果是常人看来,那上面的字也确实是乱七八糟的。

        不过李云生来看却不一样,反而觉得这些字异常工整,因为这上面乱七八糟的字是用龙文撰写的。

        这上面从右往左写着两列字——

        一列是:“吾辈”。

        一列是:“埋骨青螺山”。

        合起来就是“吾辈埋骨青螺山。”

        呆呆的看着这块石碑许久,李云生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道:

        “这定然是玉虚子前辈无疑了。”

        虽然石碑无名,但是无论从字迹还是那句“埋骨青螺山”,都能让李云生断定这就是玉虚子所留。

        既然这样,李云生也就确认了,玉虚子前辈已然离世。

        他对这位素未谋面的前辈,一直保持着莫名的敬畏跟仰慕,秋水门人人都说玉虚子最后疯了,唯独李云生不信,玉虚子在面壁石中留下遗言说“埋骨青螺下”李云生还是不信,觉得这可能是玉虚子的一个玩笑,因为他在心里认定了,这绝不会是玉虚子这名伟大修者的结局。

        直到看到这墓碑,还有墓碑上的字迹。

        李云生在这块大大的墓碑前了很久的呆,他想不通为何连玉虚子这般伟大的修者,都逃不过生死的因果,那这世间是否真的存在那能叩开天门的修者呢?

        一直到双腿被冻得有些麻木了李云生才醒过神来,他俯下身子跪在玉虚子的墓碑前磕头三个响头。

        看着这墓碑,连个碑主的名字都没有,李云生心头有些酸,于是拿出匕在那“吾辈”下面用龙文刻下“玉虚子”三个字。

        合起来正是:“吾辈玉虚子,埋骨青螺下。”

        “念着还挺顺口的。”

        李云生苦笑道。

        而他话音才落,眼前的石碑突然龟裂出一道道纹路,一块块碎石片从上面剥落下来,露出石碑里的另一层。

        李云生骇然的现,这石碑的里层写满了密密麻麻的龙文!

        虽然看起来有些困难,但大致的意思李云生差不多能看明白。

        ——

        “二十岁前,世人骂我狂,我笑世人蠢。六十岁前,世人誉我神,我叹世人愚。百十岁前,世人笑我疯,我怜世人盲。”

        这一段晦涩难懂的隐喻李云生想了许久没想明白,于是只有接着往下看。

        “也不知道你是不是秋水门的后生,不过想必你能找到这里,应该知道我是谁了吧,不错,我就是你们那个疯子师叔祖玉虚子。”

        接下里的文字更像是日常的谈话一般,通俗易懂了很多,而李云生也已经确定留下这篇文字的正是玉虚子。

        “你们笑我花了一辈子的时间向那天道求索,最后却在天道的门口退缩了,你们骂我蠢骂我傻骂我胆小如鼠……你们懂个屁!你们知道我在天道门口看到了什么吗?我不是怕死,我只是不想死的那么不明不白!唉……我对你这个后生说这些有何用?今日我便要离开秋水了,你既然能找到这里,也算你我二人的一段因果。

        我这些年装疯卖傻欺瞒天道,就为了潜心钻研符箓以对抗天道,如今小有所成,你若是能看懂便拿去吧,还有这石碑下我埋了一年轻时抢来的半截麒麟骨你也拿去吧。是不是以为这石碑下埋的是我的尸骨?哈哈哈,我玉虚子怎会死在这荒山之中,要死也要死在那天道手里!”

        这段文字让玉虚子的模样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李云生脑海里,心想这埋骨青螺下原来是这个意思,李云生非但没有被戏弄的感觉,反而在心里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玉虚子前辈没死!

        他又是觉得好笑,又是好奇玉虚子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马上,他的目光就被,下面玉虚子那一段段关于符箓的见解吸引住了,一如他当初第一次看那《画龙诀》一般,这玉虚子对于符箓的使用跟见解全然乎了李云生以往对于的符箓的看法跟认知。

        以往修者对于符箓的用法大多都很单一,而玉虚子留下的这些文字里,他用一种自创的“御符术”把各类属性不一的普通符箓,以各种奇妙的结构跟搭配组合在一起,最后挥出远同等级符箓的威力!!

        比如十个一级薪火符配三个一级聚风符,再用《御符术》进行组合,一起释放的威力相当于一个三级烈焰符!

        虽然这《御符术》李云生只看了一遍还有些一知半解,但玉虚子的思路李云生却看明白了,他再也不去怀疑这石碑的文字是否真的是玉虚子所留了——除了玉虚子谁还有这天马行空的想法?

        没过多久石碑再次龟裂,然后彻底的碎成一块块。

        好在李云生已经把上面的文字都记下来了。

        就在石碑完全碎裂时,一截如汉白玉一般拇指大小的白骨,从碎裂的石碑里落了下来滚到李云生的脚下。

        “这就是玉虚子前辈口中的麒麟骨?”

        不知道麒麟骨为何物的李云生,满是疑惑的盯着手上那半截晶莹剔透的骨头。

        对于他来说《御符术》已经是这次最大的收获,所以便没有太在意这麒麟骨,直接扔进了乾坤袋,然后对碎裂的石碑深行了一礼,便原路返回青螺山秋水的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