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三章 下棋?我会啊!

第八十三章 下棋?我会啊!

        “什,什么?你说李云生,下山了?”

        传音符里,久久得不到李云生的回应,桑小满终于坐不住,不过来到白云观也没见到李云生,只看到三师兄李长庚,然后从李长庚嘴里听到这么个“噩耗”。笔『』『    趣    阁

        “什么时候回来?”桑小满一脸忐忑的问道。

        “快的话,明,明天吧,慢一点,应,应该,要后天才能回来。”

        李长庚举着一个大石碾子,一边做着深蹲,一边回答桑小满道。

        “完了,完了,我完了,这次肯定要被那小贱人看笑话了。”

        桑小满闻言一脸痛苦的抱头道,心想如果按赵玄钧的说法,这顾师言的棋力可能都在小师弟之上,自己上的话哪里是他的对手?

        “小丫头,你找,找我家老六做什么?说不定我能帮上忙。”

        还在哪里举着石碾子做深蹲的李长庚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

        桑小满一脸怀疑的看着李长庚。

        看桑小满那眼神,李长庚有些不开心了,把那石碾子放下,一脸傲然道:

        “我可是他师哥,他会的东西哪样不是我教的?”

        “下棋你会不会?”

        依旧满脸怀疑的桑小满问道。

        “下棋?”李长庚先一愣,然一脸得意的说道:“前些日子,小师弟才输给我,之后死活不敢再跟我玩。”

        这句话对“穷途末路”的桑小满来说无疑像是一道福音,李长庚那有些粗糙的形象,立刻在她心里高大了起来,心想既然他能下赢小师弟,那一定能跟那顾师言一战了。

        “师兄,那明天能否替我下一局棋?”

        当即桑小满就一脸祈求的看着李长庚道。

        “没问题!”李长庚当即豪爽的答应了,然后一副慈祥的长者关爱后辈的模样看着桑小满道:“我当是什么事,原来是下棋啊,多简单的事情,把你这小丫头急的。”

        “对手可是能进烂柯榜的人,师兄你今晚一定要好好想想对策。”

        松了口气的桑小满,依旧是有些担心。

        “别怕,不管他什么榜,我下棋只看人!”

        很少能在后辈面前显显威风,李长庚显得很开心。

        不过李长庚这回答看似拙劣,但桑小满心里一琢磨,又觉得很有大家的气概,心想这师兄都不把烂柯榜放在眼里了,下棋只看人定然棋力不简单。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早上师兄到秋水峰分万木草堂等我。”

        终于松了一口气的桑小满欢欢喜喜的回去了。

        “这小丫头,有时候还是挺懂礼貌的嘛。”

        李长庚笑看着桑小满离开,说着又拿起那石碾子开始深蹲,一边蹲一边自言自语道:

        “不知道,这小丫头说的烂柯榜是什么东西,不过,打,打架我都不怕,会怕下棋?”

        次日清晨,万木草堂早早就聚满了人,烂柯榜的棋师顾师言来了秋水的消息不知为何不胫而走,桑小满清楚这顾师言到底是怎样一个人,但不代表秋水其他弟子不知道,特别是对秋水的女弟子来说。

        早在一年前顾师言的名声便已经在青莲仙府传开,见其相貌者皆惊为天人,虽然是个男子却生得比女子还要美,今年他进烂柯榜将他名气再次抬高了一重,有貌又有才,顿时让青莲仙府一众女子芳心难持,今天刚听说他来了秋水,许多秋水女弟子几乎呀尖叫出声来,也不管什么早课了,早早的就到了万木草堂,只想跟他见上一面。

        而顾师言并不是像林疏影在信里所说的那样是她带来的,这次来秋水纯属师门偶然的一次拜会,紫薇宫二宫主跟秋水门白园刘青青素来要好,刘青青腿脚不便不能出远门,这二宫主每年便会在这个时候来一次秋水,给刘青青送几匹紫薇宫所辖织坊产的云锦,之所以带林疏影来,是因为林疏影泪汪汪的求她说,在秋水有一名许久未见的姊妹,这二宫主向来心软,林疏影这眼泪汪汪的一求也就答应了,至于顾师言倒真是因为看了那局棋盘,很想要来跟秋水弟子切磋一下棋艺,二宫主觉得门派里年轻人能交流切磋一下也挺好,便也带他来了。

        只不过她没想到的是,就在她跟刘青青聊着家常的时候,顾师言已经在万木草堂摆下了擂台。

        “你们秋水门真有会下棋的吗?”

        万木草堂内,坐在棋盘边的顾师言,抬头看着一名被他杀得面红耳赤的秋水弟子冷冷的问道。

        “你输了,下一个。”

        他把手里棋子往棋盒里一扔,有些不耐烦道。

        那弟子羞怒道:“下棋再厉害有何用,长得跟个娘们似得!”

        这一声立即引起一众秋水女弟子的唏嘘声,然后逃也似得离开。

        这顾师言对这些言词好像丝毫不介意,抬头问他旁边一名相貌一般,打扮却极其浓烟的女子道:“疏影,你说得桑小满何时来?”

        这女子便是给桑小满写信的林疏影。

        “她兴许是被你的大名给吓怕了,不敢来了,想来这秋水门的人都这个德行,也就能在自家门派里逞逞能。”

        这林疏影阴阳怪气的说道。

        “你说什么?”

        “信不信我撕了你的嘴。”

        她这话听得秋水弟子皆是义愤填膺,就算是对那些对顾师言倾心的女弟子,有的也忍不住骂起来。

        “哟,骂起人来倒是挺凶的,有能耐来跟我小师弟下一盘啊。”

        林疏影也不依不饶。

        “下次如果还是这种胆小如鼠之辈,就不要叫我了,浪费我的时间。”

        似乎对这种斗嘴很反感,顾师言说着就要站起身来。

        “林贱人,我没想你居然敢来秋水见我。”

        就在这时,桑小满走进了万木草堂。

        其实她在门外徘徊了很久,一直等到李长庚到了才敢进来。

        “呵……怎么,你看起来不是来下棋,是来打架的啊?”

        看着桑小满身后高大凶悍的李长庚,林疏影冷笑道。

        不得不说,李长庚在一群娇滴滴女子中间,魁梧凶悍,看起来就像是个杀神一般。

        “这你就看错了。”桑小满笑道:“我这位师兄是来跟你那小师弟下棋的。”

        “我不跟他下,我要跟你下。”

        顾师言从林疏影的话里已经听出,眼前这女子就是当日跟周凉下棋的人。

        桑小满看了一眼顾师言,心中也是惊叹道:“这人怎么生的这么好看?”

        “想要跟我下,须得先赢了我这位师兄,赢不了就别废话了。”

        指了指身后的李长庚,桑小满嘟了嘟嘴道,再看了一眼那顾师言,心道:“还是小师弟看着顺眼。”

        “好!”

        这顾师言做事也干脆,当即二话不说的坐下。

        “师兄,拜托了!”

        桑小满小声的对李长庚道。

        李长庚呵呵一笑,一脸自信道:“放心吧丫头,下一盘棋而已,多大点事?”

        说着便在棋盘的另一头席地而坐,跟壮的跟头牛似得李长庚一比,另一头的顾师言看起来就像是才学会走路的小童。

        这一局棋,每人下了才第四手,顾师言就皱起了眉头,神情复杂的看着李长庚。

        同样神情复杂的还有桑小满。

        “小师妹,咱们要赢了!”突然李长庚转头一脸神秘的看着桑小满道:“你瞧,我在那里再填一子,五子连成一条线,成了!”

        看看李长庚,再看看那棋盘,桑小满不知道如何形容她此时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