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我就在你身后

第八十四章 我就在你身后

        “刚刚我那位师兄,给大家开了个玩笑,玩笑…”

        送走李长庚,桑小满一脸尴尬的笑着道,如果现在地上有个洞她肯定一头钻进去。』笔』Ω    趣』阁

        “小满姐姐,你这师兄的棋艺果然高,这个下法,估计就算是棋圣来了也只能甘拜下风。”

        林疏影笑的前仰后合道。

        “别笑岔气了,不然下次可不是吊在海棠树上,而是埋在海棠树下了。”

        桑小满冷哼了一声道。

        顾师言对二人的口角一点都不感兴趣,他冷着脸对桑小满道:“既然玩笑开过了,可以好好下了吧,我千里迢迢来这破地方,可不是为了看你这一点都不好笑的玩笑。”

        “下下下,本小姐陪你下。”

        桑小满破罐子破摔道,她看着顾师言越来越不顺眼,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方法了,叫来的人不靠谱,小师弟又还没有回来,她桑小满某些时候可以临阵脱逃,但是在林疏影这个女人面前,她可不想逃。

        “输就输吧,也不是输不起。”

        下定决心,桑小满坐了下来。

        “猜先。”

        顾师言从棋盒里抓了几颗白子放在手心。

        桑小满拿来两颗黑子放在桌上,顾师言摊手,手上棋子正好是双数。

        桑小满执黑先行。

        对于下棋的一些常识,桑小满还是知道的,毕竟是一项在仙府极其流行的活动,作为一个世家大小姐不可能没学过,只不过下的不太好罢了。

        暗自呼出了一口气之后,桑小满落子。

        这笨拙的落子手法,就跟传闻中的一样,顾师言不太没有轻视,反而如临大敌一般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啪嗒!”

        顾师言落子,这一声落子声,好像带着一股澎湃的气势,桑小满感觉自己的心脏,被这股气势冲击得重重跳动了一下。

        她从未想过,一个高位的棋师下棋时,居然有上位修者一般的威压,以前有李云生帮她下还没察觉到,现在自己下终于切身感受到了。

        定了定心神,桑小满再次落子。

        “啪嗒!”

        她刚一落子,对面的顾师言就毫无犹豫的跟上,像是一头饿了很久的老狼,死死的跟着雪地里的猎物。

        突然桑小满觉得呼吸有些急促,她用手在自己腿上重重的掐了一记,然后在心里对自己道:“桑小满,有什么好怕的,比死都恐怖的事情你都见过,居然怕个下棋的?不但不能怕,你还要赢!”

        看似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什么也不在乎的桑小满,一但执拗起来谁都劝不动,她既然说要赢,就是开始较真了。

        她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一旦定下心神,下的就开始有板有眼了,再也没有刚开始被顾师言上位者气势所骇惊慌失措的表情了。

        最开始的布局,桑小满较劲了脑汁,回想幼时所学,还有那几次李云生下棋时的布局,所以看上去像模像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破绽。

        不过这纯属得益于顾师言的谨慎。

        这股谨慎一来是因为桑小满下棋笨拙的手法,二来是她布局跟之前的棋谱颇为相似,所以顾师言并没有急着露出獠牙,他也在求问。

        不过,接下来又走了几步,他开始有些疑惑,因为桑小满这几步的拙劣程度,已经有些过于明显了。

        但顾师言依旧没有轻举妄动,他甚至猜想这会不会是桑小满故意为之,就像那人跟周凉的棋局里,那故意扔下一手败招,最后却造就了一场旷世大杀局。

        顾师言之所以对桑小满这么感兴趣,就是因为那一场惊天大杀局,他对周凉的棋力早就看不上眼,就算桑小满能赢周凉,如果没有那一场惊天大杀局他也不认为对方会是自己的对手。

        又下了几手,桑小满脸色渐缓,但顾师言的眉头却皱的越来越紧了。

        这几手下下来,桑小满觉得自己好像开窍了一般,那满盘的黑白棋不再是死物,他们都有血有肉,是自己的家人,是自己的大将,是自己的爱卒,是自己的百姓。

        而顾师言皱眉是因为…对手的棋,太幼稚了,这种单纯幼稚的下,就跟那俗世不会打仗只知道吟诗作赋,还以为天下太平的皇帝一样。

        他依旧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布了一个不算太高明的陷阱,就像是在狼窝面前放了一根胡萝卜一般。

        但是这么明显的陷阱,桑小满兴高采烈的跳了。

        “你又在开玩笑吗?”

        顾师言面色如寒冰的问道,他很生气。

        “就吃了你几个子而已,用不着这么生气吧!”

        看他生气,桑小满还以为是因为自己吃了他的子。

        顾师言一言不,只是手上的白子狠狠的“砸”在了棋盘上。

        还以为对方恼羞成怒,不过一看落子,桑小满心中咯噔一下—他的“爱卒”被吃了。

        接下来的局势,就像是失控了一般,无论她如何抵挡顾师言的血盆大口,最终都是徒劳,对方就好像早已料到了她下手,事事在她之前,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城池被破,百姓被屠。

        前所未有的绝望,扑面而来,这股绝望真实得像是生在她眼前一样,而她却无能为力。

        这股绝望跟无力感,让她想起了当年桑家那场大火。

        那时候她就跟现在一样,只能看着里面的人哀嚎、痛哭、惨叫,她什么都做不了,吓得话都说不出的她,甚至连高呼求救都做不了。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谁能告诉我”

        桑小满放下了手里的棋子,低声绝望道,整个人都在颤抖着,长盖住了她的脸,看不出她的表情。

        “十二之八。”

        突然一个声音像是在桑小满漆黑的没有颜色的世界里点亮了一盏灯。

        “哇…”的一声,桑小满突然大哭了起来。

        想笑便笑,想哭便哭,还真像是桑小满的个性。

        “你,还下不下?”

        这哭声把顾师言吓了一跳。

        “下!”

        桑小满一抹脸上的泪痕道。

        说完她又一脸不解的在脑子里传音道:“不对,我没告诉你下到哪里了,你是怎么知道要如何下的?”

        “因为我就在你身后啊。”

        闻言桑小满突然一回头,只见李云生正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冲她笑了笑。

        原来在跟桑小满音传音符秘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李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