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利刃与野草

第八十五章 利刃与野草

        “笑什么笑,看我哭很好笑吗?”

        桑小满假意嗔怒传音道。Ww    W.『BiQuGe.CN

        “不是。”

        “就是!”

        李云生知道说不过他,于是乖乖闭嘴了。

        “帮我赢他,你笑我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

        见李云生不说话,桑小满气鼓鼓的盯着顾师言,在心里跟李云生道。

        “有点难。”

        李云生老实的回答道,目前的局势,桑小满已然落后了许多,又是面对顾师言这种人,若是在一般人眼里岂是有一点难?那是毫无胜算!

        “你看他欺负我,都欺负成什么样了,你忍得下去吗?”

        桑小满假意带着丝哭腔道。

        “其实…这棋盘上,应该是他忍你,忍了很久。”

        望着那棋盘,李云生若有所思道。

        “李云生!”

        没有什么,比此时直呼其名更能表达桑小满心头的郁闷跟气氛。

        “你…到底还想下吗?”

        见桑小满落了一子后便迟迟未再落子,顾师言疑惑的看着桑小满道,看着桑小满阴晴不定的脸,他很不耐烦的说道。

        “下!”

        桑小满气势汹汹的将棋子拍在棋盘上道。

        “先看看能不能堵住你刚刚捅出的篓子,能堵住这盘还有戏。”

        李云生用传音符将话直接传到桑小满脑子里道。

        不过,这顾师言显然不是省油的灯,只是两手棋,就看明了李云生的意图。

        当即白子的攻势开始变的异常凌厉,好似摧枯拉朽一般,再也不给桑小满留丝毫余地,眼见着黑子就要被一网打尽。

        尽管如此,顾师言不但没有掉以轻心,反而越的冷静,好像是天生的直觉,刚刚桑小满落的那两粒子,他忽然觉得跟眼中钉肉中刺一般,看着就难受,但是仍他怎么算,这也不过是两粒极普通的落子。

        “怎么办?他好像看出来了!”

        因为自始至终一直看着棋盘的局势,对于顾师言的异动,桑小满也是看在眼里。

        “不,他没有看出来。”

        李云生盯着那棋盘,有些诧异,他以为顾师言至少能看出自己的第一重意图,没想到的是他一重也没看出来,心想,这传说中烂柯榜上的人也没那么强嘛。

        两个人再次个下一手后,李云生对桑小满道:

        “差不多堵住了,可以反扑了。”

        “嗯!”

        闻言桑小满只觉得心跳的很快,之前跟周凉那局因为根本没有关注棋盘内容,她没有切实的体会到,而今天这是她第一次感受到—我的这个小师弟,强大到离谱!

        而紧接着,如山呼海啸一般的追击,随着桑小满那笨拙的落子开始了。

        看着黑子一粒粒的落下,顾师言的眼睛越睁越大,脸色越来越红,呼吸越来越急。

        “为什么?!”

        他在心底大叫道,黑子的棋他渐渐的看不透了,而之前那被他看做眼中刺的两粒黑子,这时候如两尊门神一般,死死拦住了他追杀黑子的去路!

        而黑子的反扑,却如摧枯拉朽一般的摧毁着他白子的防御。

        对面这方才还在哭泣的女孩,此刻就像是神明一样,将一道道黑色的光芒按在棋盘上,每落一子自己的白子就要被撕开一个口子,精准、凶狠、无情!

        “为什么会这样?我,我可是上了烂柯榜的人,怎么会输给一个人女人,一个刚刚还在哭的女人!”

        他不甘心,愤怒的拿起自己手里的棋子,无数棋路在他脑子里铺散开。

        渐渐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随着棋盘扩散开来,这剑拔弩张的气氛让许多弟子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一些看得懂棋的弟子,此时皆是满头冷汗,因为眼前这两人妙手连连,特别是桑小满,她的棋路在众人眼里,就像是那老屠夫的剔骨刀,粗旷却又细腻,一点一点的切开白子的皮肉,剥离筋骨,最后割下白子最肥美的一块肉,简直看的人不寒而栗。

        但这局棋之所以这么精彩,还有一个原因是顾师言的强大,面对桑小满锋利精准的剔骨刀,换作他人早已被吃的一点也不剩了,但顾师言不同,他的棋如顽强的野草,总能在夹缝中找到生存的机会,一个锋利一个坚韧,看的人欲罢不能。

        这时候观战的人群中,有人突然小声的说道:“你有没有带子虚石?”

        “你疯了?这大庭广众的,难倒你还想去太虚幻境看你在里面养的那小狐狸啊?被现了可是要被逐出秋水的!”

        旁边他那同伴压低声音讶异道。

        “呸!”

        那人轻啐了一声道:“想什么呢?这等稀世名局,若是放到太虚幻境,必定会有许多人想看,我们拿去典卖,想看的必须用魂火买,到时你我想要养多少只小狐狸都可以了,有那么多魂火,被逐出秋水也值了!”

        闻言那旁边的同伴眼前一亮,然后悄悄的拿出一枚很小的黑色石头,两人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下,而后一人记棋谱,一人含下那石头闭目做沉睡状。

        大约半个时辰后,李云生没有继续让桑小满落子,而是皱眉对桑小满道:

        “可惜了。”

        “啊?!输了?”

        此时棋盘的局面,桑小满已经看不明白了,听到李云生这么说,不由得心头一慌。

        “不是,平局。”

        李云生摇了摇头,语气平静的说道:“我小看他了,不应该在开始留余地的。”

        听说是和棋,桑小满算是松了口气,又听李云生这么说,不由得有些乍舌,笑道:“和棋很好,和棋很好。”

        她心道,幸好你留手了,不然我都没法跟人解释这局棋,又要被那些老头子烦死了。

        她虽然之前要李云生帮她赢,但说的都是些气话,李云生能帮她挽回点颜面她就很开心了,哪里敢真的想李云生去赢?

        “和棋…不用继续下了吧?”

        就在这时候,顾师言突然松了口气地看着桑小满道。

        虽然这局棋最后还是被他强撑了下来,但是一看棋盘上,桑小满从那一手开始如暴风骤雨的追杀,他便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再也不想有这样的经历了,那种濒死的绝望感,一直在他脑子里挥之不去,他甚至觉得这局棋可能会影响到自己的道心。

        可就算如此,他也不想要跟眼前这个人下第二次。

        “哎呀,可惜了,可惜了,明明你小师弟差点就可以赢了呢,对不对呀,疏影妹妹?”

        终于轮到自己扬眉吐气了,桑小满丝毫也不吝啬自己的挖苦,朝林疏影不怀好意的笑道。

        “哼!只是个和棋有什么好得意的?”

        林疏影毫不示弱的冷笑道。

        “确实,有些可惜,不知道顾小师弟,愿不愿意跟姐姐我再来一局?”

        桑小满坏笑道。

        “走!”

        顾师言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狠狠的剐了林疏影一眼。

        “这就走了?”

        林疏影从桑小满身边经过,桑小满凑到她耳边轻声寒道:“谢谢你,让我又记起了那场大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