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李云生,是谁?

第八十七章 李云生,是谁?

        冬日一过,秋水各处福地的弟子,就如那在山里潜匿了一个冬天的动物,在洞前嗅了嗅洞外的空气,尝了一口从两旁河畔残雪中流过的泉水,现凛冬真的走了,于是纷纷雀跃的走出来山洞。

        秋水被冬日凝固了的生气,又开始复苏了。

        这一天,也是秋水试剑大会公布各福地弟子名单跟抽签的日子,一大早各路福地弟子都涌向放榜的双鱼峰道场,也是日后秋水试剑会比试的地方。

        虽然大多数弟子,对于自己所在福地的名单已经都知道,但也想看看其它福地的名单。

        当然更有兴趣的还是抽签,抽签必须参与比试的弟子亲至,于是许多秋水普通弟子终于能见到,那些平日里在福地不出门的秋水门天之骄子们了。

        “玄武阁的叶骁、凌云阁的赵玄钧,”

        这些叽叽喳喳的在道场等着的弟子中,名单刚贴好,一群女弟子就有兴奋的尖叫了起来。

        当然男弟子看到牧凝霜的名字时,兴奋程度丝毫不亚于女弟子。

        “白云观?”

        一些秋水门的老弟子终于现了这份名单,与往年的不同之处,那就是白云观今年也有人参赛了。

        “白云观?不就是负责给秋水门种地的那帮泥腿子吗?他们来凑什么热闹?”

        有人先生不解继而哈哈笑道。

        “这白云观的弟子叫李云生,怎么听着那么耳熟?”

        “就是白云观新收的那个无根仙脉的弟子,之前秋水门还闹得沸沸扬扬的。”

        “对了,就是他!”

        有人居然认出了李云生。

        “我也想起来了,今年秋天的时候,他还来我们观里送过仙粮,又黑又瘦跟个竹竿一样,估计还不够师兄你打一拳的!”

        “哈哈哈。”

        “这白云观看样子今年要颜面丢尽了,等会抽签看看谁运气那么好抽中他。”

        一群人几近讥讽之能事,一些原本不认识的福地弟子,也因为李云生说到了一块。

        “滚开!”

        就在那名不知道来自哪个福地的弟子,正绘声绘色的说着当日李云生去他们观里送仙粮,他们是如何戏弄于他的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了他们。

        “你找…牧,牧凝霜,师,师妹?”

        被人这么说,那名弟子怒不可遏地转过头,但当看到身后那张清丽无匹的脸时,脸上的怒气立刻消散得一干二净,原本能说会道的他居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滚。”

        牧凝霜皱着眉,又重复了一句。

        那人不知道为何,居然不但没有恼火,反而一脸歉意的让开了身子,双眼失神的目送牧凝霜离开。

        “你刚刚也太窝囊了吧?”

        他身边一名同门笑道。

        “你是没被骂,被仙府第一美女骂,爽着呢!”

        那人一脸猥琐的笑道。

        牧凝霜一来,紧随其后入选的弟子也纷纷到了,等赵玄钧一行人到场时,这些已在仙府小有名气的弟子,免不得掀起道场上一阵骚动。

        “人都到齐了吧?”

        负责抽签的一名秋水门长老面带微笑的问旁边一名负责登记的弟子道。看着秋水良才辈出,他这个老人很是欣慰。

        “嗯,到齐了!”

        那登记的弟子看了看名单道。

        闻言那长老笑着点了点头,于是走到台前朗声道:“既然人都到齐了,就都过来抽签吧。”

        “还有一个人!”

        他话音才落,赵玄钧跟牧凝霜几乎是异口同声道。

        赵玄钧讶异的看了一眼牧凝霜,牧凝霜则避开了他的目光不再说话。

        “还有一个?是谁?”

        那秋水门长老惊讶道。

        “白云观,李云生。”

        赵玄钧指了指身后榜单上李云生的名字。

        那长老一愣,仔仔细细看了一遍榜单,心道,这白云观今年怎么派了弟子来参加试剑了?

        他皱眉瞪了身边那负责登记弟子一眼,那弟子一脸惶恐道:“弟子该死,确实漏了一名叫李云生的弟子!”

        事情问清楚了,这长老便冲台下喊了一声:“白云观的李云生有没有来?”

        喊了一声没人回应,他不由得皱起了眉。

        “既然没来,不如就作废吧,反正他来了也是被当靶子的!”

        台下不知道谁说了这么一句,立刻引起了一阵大笑。

        “哈哈哈,对呀,对呀,白云观的弟子,种地行,来比试,是让人看笑话吗?”

        “别等他了,抽吧!”

        那长老本就对这不守时的弟子没什么好印象,听台下一起哄,于是看向台上的入选弟子道:“你们觉得如何?”

        “等这种人,不过是浪费时间。”

        玄武阁的叶骁冷声道。

        他这么一说,立刻引的身后一些入选弟子出声附和。

        “那就不等…”

        “我愿意等。”

        闻言那长老就要做下决断,却被赵玄钧再次打断。

        “赵玄钧,你我虽有些过节,但不至于如此明目张胆的在众人面前反对我吧?”

        叶骁冷笑道。

        “不,跟你没关系,我赵玄钧还没有小气到那种程度。。”

        赵玄钧脸色温和的说道。

        “那是为何?”

        叶骁有些愠怒道。

        “因为李云生是我这次比试,最想遇到的对手。”

        此言一出,台上台下一片哗然。

        “我没听错吧?赵玄钧说那白云观的小子是他最想遇到的对手?”

        “听错了吧,那白云观的,那里有资格跟赵玄钧打?”

        “是啊,定是这赵玄钧故意戏弄叶骁呢!”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牧凝霜也站了出来,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也愿意等。”

        这一下台下的男弟子都炸开了锅,这一向冷若寒霜对秋水门男子都不拿正眼看的牧凝霜,居然会替一个白云观那只会种田的弟子求情?

        “这…”

        牧凝霜一站出来,刘长老就有些犯难了,心中好奇的问道:“这李云生到底是谁?怎么连赵玄钧,牧凝霜这样的弟子都替他说情?”

        就在他犹豫不定的时候,赵玄钧突然展颜道:

        “不用等了,他来了。”

        众人循着他的目光回身望去,只见一个身形清瘦,衣衫褴褛,头散乱…的少年有些狼狈的走了过来。

        李云生的这副模样,先是让众人一愣,然后满场哗然大笑。

        “这是哪里来的叫花子?”

        “白云观连衣服都穿不起了吗?”

        “这种人也能参加试剑会?”

        不过李云生还是在这满场的讥笑中,面不改色的走了过去。

        来到台上,赵玄钧有些压抑的问道:“云生兄,怎么会如此狼狈?”

        “不碍事,只是遇到几只疯狗。”

        李云生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然后目光落到了台下一处角落,在那里玄武阁的几名弟子正捧腹大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