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八章 太幼稚了

第八十八章 太幼稚了

        “看样子石头他们得手了。”

        道场的一处角落里,玄武阁的朱浩轩看着李云生这副模样,笑得前仰后合道。

        “待会等他回去的时候,我们人手一齐,到时候保管打断他的腿,朱少都参加不了试剑会,他这种人有何资格参加?”

        朱浩轩旁边,一名颧骨极高的小眼睛中年男子冷笑道。

        “上次被他们白云观一帮子人算计,这笔帐我这次一定全部要回来!”

        摸了摸自己的屁股,朱浩轩突然怒不可遏道。

        …

        “这就是你说的,你这次试剑会最大的对手?”

        看了看李云生的样子,再看着赵玄钧,叶骁毫不顾忌的当着李云生的面讥讽道。

        “你没听云生兄说吗?路上遇到几只疯狗!”

        赵玄钧冷笑着道,说话的时候故意看着叶骁,把疯狗二字说得极重。

        叶骁知他话有所指,但他并不知道埋伏李云生的人,就是自己玄武阁的人,只觉得赵玄钧故意阴阳怪气的不把话说明白,于是有些恼怒道:“赵玄钧,你这么说什么意思…”

        “既然人齐了,就都到我这里来抽签吧!”

        不过没等赵玄钧回答,那头刘长老就开始宣布抽签了。

        那刘长老拍了拍手接着道:“这次试剑抽签很简单,抽到一号牌子的第一轮对手是抽中二号牌的,以此类推,抽完把牌子给我登记,具体对手名单我们会在三天后公布。”

        “一号。”

        李云生看着手里的牌子,跟那登记的弟子说了一声。

        这是进秋水门以来,第一次被这么多目光盯着,他显得有些不自在,看得出来他很想走,但目光却是在叶骁身上游疑不定。

        这般神色,被一旁的赵玄钧看在眼里,心道这云生师弟是怕玄武阁的人在他回去的时候找他麻烦吗?

        他刚要走过去问李云生,却见李云生已经走到了叶骁的跟前,神色严肃认真的看着叶骁道:

        “你是玄武阁的人吧?”

        他之所以会去问叶骁,是因为他看到了他身上玄武阁的腰牌。

        “没错。”

        叶骁虽然不知道李云生想要问什么有些疑惑。

        “你能不能让你们玄武阁的那几个人,不要在半路上堵着我?”

        李云生皱着眉头,显得很为难道。

        “你是说你这副模样,是我玄武阁的人做的?”

        叶骁冷笑道:“请不要血口喷人,我玄武阁还不屑为难一个废物。”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他们倒是没有为难到我,只是我怕他们会伤了自己。”

        李云生摆手道,他一副不知道该如何跟对方解释的模样,说话也有些语无伦次。

        “你休要在这里污蔑我玄武阁,你若执意如此,我叶骁拼着违反门规,也要教训你一顿!”

        叶骁神色冰冷的说道。

        “唉…算了,算了,我该说的也说了,到时候别怪我就好…”

        见跟对方说不通,李云生摇了摇头就要走。

        “云生师弟!”

        李云生没走多远,赵玄钧就跟了过去,喊住了他。

        刚刚李云生和叶骁的对话,他都看在眼里,说实话他很诧异,尽管李云生目前修为不济,但是之前接触下来,赵玄钧觉得他不像是今天那种跟人讨饶的人。

        “玄钧师哥有何事?”

        满腹心事的李云生转过头。

        “我跟你一起走。”

        赵玄钧笑道。

        闻言李云生有些意外,心头一暖,赵玄钧这话的意思很明显,有他在玄武阁那些人就不敢动手了,但李云生却马上摇头道:“云生师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这次不能让你跟我一起走。”

        李云生的表情显得很为难。

        这就让赵玄钧更加疑惑了,先前李云生既然愿意去求叶骁让玄武阁不要为难他,为何现在m在却要拒绝自己的帮忙?

        “我主动帮忙你,难道还比不上你低声下气去求人?”

        赵玄钧心里不由得有些生气道。

        他也是个性子高傲之人,好意相帮却被拒绝,他不可能再多说什么,于是一声不吭的看着李云生离开。

        就在李云生离开不久后,玄武阁以朱浩轩为的一群人,紧跟李云生离开的那条路追了过去。

        看着玄武阁那帮追过去的人,赵玄钧犹豫了一下。

        “咦?凝霜师妹怎么也走那边,朱雀阁的方向不是正好相反吗?”

        突然他看到牧凝霜在玄武阁那群人离开后跟了过去,不说帮不帮李云生,就是那份好奇心也让赵玄钧按捺不住地跟了上去。

        从双鱼峰到白云观中间多位僻静的山道小路,如果有人故意堵住李云生,李云生还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越往前走,赵玄钧越是担心,他有些怪自己刚刚的犹豫。

        “啊!”

        正当他走到一处羊肠小径,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惨烈的痛呼声。

        几乎跟本能一样,他身形如电一般的窜了过去,可是眼前的一幕却让赵玄钧目瞪口呆了。

        只见那羊肠小径尽头的一块空地上,十几名玄武阁弟子一个个都躺在地上翻滚抽动着,而在他们身前,一名威武的大汉,举着一根扁担笑呵呵的站在一旁。

        “唉…”

        看着两个玩的起劲的师兄,李云生无奈的长叹了口气道:“让你们不要跟过来堵我。”

        今早他去双鱼峰抽签的路上却是遇到了玄武阁埋伏的人,但玄武阁的人没想到李云生两个师兄也在,一群人差点被打残了,最后不得不把朱浩轩那显得十分幼稚的计划和盘托出。

        李长庚一听要直接去找玄武阁算帐,却被李阑坏笑着拦了下来,于是他要李云生将计就计,撕了李云生的衣服把这帮人引过来然后一锅端了。

        “太幼稚了,又不是小孩过家家…”

        李云生对自己这两个玩性大起师兄很头疼,他不让赵玄钧跟着,就是不想他看见自己两个师兄这副模样。

        对于这次试剑大会,李云生这两个师兄,比李云生自己都要兴奋。

        看那李长庚一扁担,接着一扁担像是拍苍蝇一样的把最后几个站着的玄武阁弟子拍趴在地上,赵玄钧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先前听季真师叔说过一些白云观的事情,但远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

        “原来你不是在跟玄武阁的人求饶,是在不想他们受伤啊!”

        赵玄钧哭笑不得,事情搞清楚了,也就没什么必要留在这里了,但看李长庚那身手,他对李云生这次试剑大会的表现越期待了。

        赵玄钧走后,在他刚刚站立的不远处一颗树上,牧凝霜也如一到白影钻进了山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