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八十九章 神机鹤唳符

第八十九章 神机鹤唳符

        不知为何,立春后天气回暖不再受那森寒侵扰,本应是一个让人身心舒泰的节气,但李云生却不知为何,不但没有放松,反而自立春以来,就有一种莫名的紧迫感,总是想要修行的度再快些。』笔趣Δ    『Δ阁虽然秋水试剑将近,但李云生很清楚,自己并不是因为这件事情有了紧迫感,要是以前他可能会将这紧迫感归咎于没吃好,没睡好。但自从他入二寂以来,他就很清楚,类似这些原因,不可能再引起他神魂的焦虑跟不安,除非……他的神魂感受到了危机,而且是致命的危机。

        这是他在安逸得湖水一天都没几道涟漪的秋水,从未有过的感受。

        因为这种莫名的紧迫感,为了一道“神机鹤唳符”,李云生已经好几晚没有睡好了。人在遇到危机时,总会本能的想要寻找一个自保的依仗,这鹤唳符就是目前李云生能找到的自己最大的依仗。

        鹤唳符是玉虚子在《御符术》中的一道二品神机符,如果使用得当一道鹤唳符可以抵抗一名灵人境修者的全力的一剑,但必须修者同时控制四枚一级引风符,还有一枚二级冷风符,和一枚二级炎风符,对于目前还只能控制三枚简单的一级符箓的李云生来说,突然跳到同时控制六枚符箓,其中还有两枚二级符箓,真的有些困难。

        终于花了好几天对同时控制六枚符箓熟练了一些,李云生又被困在了《御符术》里这六枚符箓的结构,以及引爆时机上。

        又是一夜未眠的李云生,实在是熬不住,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好在今天天气不错,日光温和的透过窗户覆盖在他脸上,从窗户里钻进来的风也不太冷冽,只是不是把李云生额头有些散乱的头撩起。

        他就算是睡着觉嘴里依旧念念有词,像是在说着梦话,而那六枚符箓也“乖巧”的在他头顶悬浮飘动着,远远看去像是六个小纸人围在他脑袋上转悠着,随着他呼吸的节奏,小纸人忽远忽近的,靠近而然后散开……

        “哪来的妖物!”

        就在李云生呼吸越来越平和,梦话也越来越少,睡的正香甜的时候,屋外头突然传来一名女子的呼喝之声。

        她话音才落,一声刀剑出鞘的铮鸣声音响起。

        也是这一声,趴在桌上的李云生突然耳根本能的抽动了一下,头顶的六张符箓骤然聚合成一个棱角分明的球状,紧接着一声极其刺耳的鹤鸣穿透李云生的小木屋,“嘭!”的一声气爆声后,一股无形的气浪翻转着破窗而出。

        一阵稀里哗啦的玻璃碎裂声后,李云生才悠悠转醒。

        迷迷糊糊中,他看了看自己屋里凌乱的碎屑,再看了看玻璃全碎了的窗户,最后目光落到了窗户一名一脸惊慌失措的女子身上,这女子一头青丝披散而下,衣衫被划开了一块,隐约间能看到大腿的肌肤,此时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自己。

        “灵雪……师……师姐!”

        李云生一歪脑袋一脸疑惑的说道,而江灵雪的名字一出现在他脑子里,他瞬间清醒了过来。看着那地上符纸的碎片,以及自己屋内如同被狂风席卷过的惨状,李云生大致明白了一些状况——“定是我熟睡中触了鹤唳符。”自己苦修这么长时间没成功,结果在睡着的时候成了,虽然这威力远不如御符术里描述的那样,但依旧让李云生有些哭笑不得。

        “你吓死我了!”

        见李云生叫出了自己,江灵雪松了口气,一边捂着自己衣衫破损处,一边朝李云生走了过来,依旧带着一丝惊慌的看着李云生道:“我还以为你被邪秽控制狂了。”

        “我修行除了些岔子,已经不碍事了,你有没有被伤到?”

        李云生有些尴尬的问道。

        “没事没事,还好我站的远。”

        江灵雪脸上已经完全看不到慌张的表情了,她带着一丝俏皮的吐了吐舌头道。

        两人一起把屋里屋外收拾干净,这才坐下好好说话。

        李云生一面道谢,一面给江灵雪泡茶。

        “对了,我带了些自己做的花折鹅糕。”

        接过李云生的茶,江灵雪忽然拿出一盒糕点,推到李云生身前道:

        “上次你请我吃饭,我一直想着怎么还礼,就拉着给百草堂做饭的宋婶婶教了我做这个,我笨的很,也许做得不好吃。”

        “一顿饭罢了,哪里要师姐来谢。”

        李云生说着拿了一块,在江灵雪满脸的希翼中吃了下去。

        “好吃。”

        等李云生说完这一句,江灵雪脸上的忐忑才消散开来,换做一副开心的笑脸。

        两人聊了一会,一直像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江灵雪,突然下定决心的开口道:

        “云生师弟,我,我在炎州的姑姑让我去她那里住一阵子,你觉得我去还是不去?”

        “怎么突然要去炎州?”

        李云生问道。

        “我姑父在炎州生意出了些问题,他最信任的炼丹师去了他死对头家,他想让我去帮帮他。”

        江灵雪解释道。

        这么一说,李云生倒是理解了,江灵雪是江百草亲传,虽然不如那顶尖的炼丹师,但比一些小门小派出来的炼丹师,还是要强上许多,许多做丹药生意的商贾,经常为了争抢大门派出来的炼丹师不惜大打出手。

        “你爷爷呢,他也答应让你去?”

        李云生继续问道。

        “他巴不得我离他远点,不要烦他呢。”江灵雪撇着嘴接着道:“我姑姑没来信前,他就到处跟他那些老朋友打听有什么地方能收留我,我如果这次不去炎州指不定,被他送去什么鸟不拉屎的地方。”

        闻言李云生皱起了眉,心里不解道:“江百草那么疼江灵雪,怎么突然想着要送她出去历练?”

        他捧起被子喝了口茶,然后看向江灵雪道:

        “你爷爷大概是想你出去历练历练,说不定有所感悟,对以后的修行有好处。”

        “你也觉得,我要去炎州?”

        江灵雪的神色明显有些低落。

        “能出去看看,也没什么不好的。”

        李云生点头道,他不知道江灵雪为什么要征求自己的意见,但是因为这段时间自己神魂中的那股紧迫感,让他理性的认为江灵雪离开秋水一段时日,或许是一件好事。

        “嗯……”

        江灵雪神色低落声如蚊蚋的点头道。

        “我长这么大还没出去玩过,现在还真想去炎州看看了,那我先回家了,家里还有些事情。”

        她突然像是释怀了一般笑了笑站了起来,说完就跟李云生道了别下了山去。

        把江灵雪送到门口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李云生忽然觉得自己神魂的那股紧迫感更强了。

        “老六,老六在家吗?”

        李云生刚想回屋,却听见一个声音从山下传来,还没等他过去看看喊他的是谁,就见到李长庚那高大魁梧的身形,如一道黑旋风般的冲了上来,在他身后还跟着李阑。

        “老六你在家就好。”李长庚一边喘着气一边,将一堆东西扔到地上,然后一脸神秘的笑道:

        “看看,看看我跟二师兄给你这次试剑大会淘弄的好宝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