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舞弊?

第九十章 舞弊?

        立春后的第十一天,三年一次的秋水时间如期而至。Ω笔趣    阁

        按照秋水试剑大会的规矩,这次十六福地举荐的弟子,一来必须是入门三年以内出哪怕一天也不行,二来修为不得过灵人境,所以各福地挑出的都不是最强的弟子,而是最有潜力的新弟子。

        这也是秋水试剑大会的目的,为了让新入门的弟子有一个崭露头角的机会,以及考教各福地对新弟子的教化水平。

        今日天色阴沉得很,但双鱼峰试剑坪的座位上却早早就坐满了人,叽叽喳喳的好不热闹。

        双鱼峰的试剑坪是专门为了秋水试剑大会而修的,从高处俯瞰呈口宽底窄的圆桶装,底部中央的空地就是等会比试的场地,半径两百丈大小,而围着这试剑坪秋水独出心裁建了一圈三层的楼阁,就是现在秋水弟子坐着的观战席位,而秋水的长老们分别坐在东西南北四个方位的四处单独阁楼里,倒不是不愿意跟弟子坐在一块,只是这样方便处置试剑坪里的突状况。

        “表哥、小鱼,这里、这里!”

        桑小满找到一处不显眼的空位坐下,然后冲赵玄钧,还有一个小道童招手道,这小道童赫然便是当初带李云生进秋水的小道童公孙鱼。

        “小满姐,我还是回我们水月居那里吧,这周围都是些不认识的人。”

        拿着大包小包吃食的公孙鱼,好像有些怕桑小满,一脸委屈的说道。

        “这里才好玩啊。”桑小满笑着拍了一下公孙鱼的小脑袋,然后小声道:“你瞧瞧这周围都是松涛居的弟子,等会我家小师弟就要跟他们松涛居穆伊凡打起来,倒时候一定很刺激!”

        “还是你会找地方,我倒也有些期待了。”

        赵玄钧一副不嫌事大的模样坐了下来。

        “就是那个白云观的李云生?”

        知道拗不过桑小满,公孙鱼只得坐下,然后有些好奇的问道。

        “对对对!”

        桑小满头点得跟小鸡啄米一样。

        “可是……他不是无根仙脉吗?”

        李云生虽然是公孙鱼领进秋水的,但是日后少有交集,所以话语间显得有些陌生。

        不等桑小满回答,坐在他们身边的一群松涛居的弟子也议论了起来。

        “伊凡师弟第一场遇上的那人叫什么来着?”

        “李云生啊,就是白云观新收的弟子。”

        “白云观多少年没派弟子参加试剑大会了,这次居然让个没有多少修为的无根仙脉弟子来参加比试,这是要闹个大笑话啊。”

        “他白云观每年闹的笑话还算少吗?”

        说到这里松涛居的弟子爆出一阵哄堂大笑。

        桑小满闻言示意赵玄钧跟公孙鱼不要出声,然后笑而不语,一边磕着瓜子一边继续听着。

        “看起来伊凡师弟这次能开个好头啊。”

        “我倒是觉得,第一场赢得太轻松不好。”

        “没错,希望伊凡师兄快点解决那李云生,然后调整好心态准备明天的对局。”

        见松涛居的弟子们已经在开始聊起伊凡明天的对手,公孙鱼有些不屑道:

        “松涛居这几年新弟子资质都很差,这穆伊凡也才不过刚刚上人境界,居然敢这么托大。”

        “也才上人境。”桑小满笑着捏了捏公孙鱼的脸道:“小鱼儿本事见长呀。”

        就在桑小满拿小鱼儿开着玩笑的时候,秋水代掌门宋书文走到试剑坪的中央,然后用他一贯的温和声音道:“十六福地秋水试剑大会,第一日,第一局白云观李云生对松涛居穆伊凡。”

        他没有扯着嗓子大喊,但声音却无比清晰的传到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师兄,我这样子真的行吗?”

        听到这个声音,一直站在试剑坪角落的李云生站了起来,他看了看自己身上那厚重的明晃晃金灿灿的甲胄,还有手上那一双乌金拳套,转头看了看两位师兄,很认真的问道。

        “当然行!”

        “太威风了!”

        李阑跟李长庚皆是一脸兴奋,满意的不停点头道。

        虽然李阑跟李长庚很多时候意见不合,但是穿着一身威风凛凛的盔甲,站在秋水试剑大会的试剑坪上,是两人共同的夙愿。

        其实李云生是想问两人,试剑大会允不允许穿成这样,而且这甲胄跟拳套虽然看起来庸俗花哨了些,但李云生能感觉得到,这两件东西品阶不低。

        “都只是上品物件,没有出规则允许的范围。”

        还是李阑看出李云生的心思,于是解释道。

        这下他才松了口气,然后在台上一种秋水弟子,先是诧异继而看怪物一样的目光中走上了试剑坪。

        “这是来比试切磋,还是去打仗上战场?”

        “这身黄金锁子甲,还真像白云观那帮泥腿子的品味。”

        “我眼睛都快要被那金闪闪的盔甲晃瞎了。”

        看台上的弟子哄笑道。

        “我就说这白云观会闹笑话吧?谁教他穿成这样的,哈哈哈。”

        松涛居的弟子们同样笑得前仰后合。

        不过很快台上的哄笑声,就被砰的一声巨响声打断。

        原来就在台上众人哄笑声中,代掌门已经向两人示意比试开始,这穆伊凡想要先声夺人,铮的一声毫不犹豫的拔剑刺向李云生,可还没等到他的剑刺到李云生,李云生带着乌金拳套的拳头,一拳就将穆伊凡连人带剑砸趴在地上,连那花岗岩的地面给砸裂了。

        看台上短暂的惊愕之后,松涛居的弟子开始大喊了起来:

        “作弊,你们白云观作弊,他这一身定是高阶法宝!”

        “没错,这李云生毫无修为,怎会是我上人境伊凡师弟的对手!”

        “这一局,不能做数!”

        其余的福地弟子也被松涛居的弟子感染,一个个义愤填膺的高喊着李云生舞弊,开始咒骂白云观不要脸。

        在这些人眼里,白云观的弟子,种种地倒是可以,这修为如何跟其他刻苦修行的福地弟子相比?李云生赢得这么干脆,定然是用了什么不光彩的手段,而且那一身明晃晃的铠甲,一看就是藏着猫腻。

        有没有藏猫腻,李云生自己最清楚—这件甲胄除了夺人眼球跟重,对他没有人任何帮助,完全是出自自己那两个师兄怪异喜好。

        纵然李云生心性淡薄,不太计较他人的言语,但同时被几千人呵斥痛骂,特别是他们连同白云观一起骂,这让李云生少见的有些恼火。

        这时穆伊凡也从地上爬了起来,被李云生打的地方不是要害,他一个上人境修者,这种程度的伤害其实就跟普通人擦破点皮一样。

        “呵…没想到你们白云观的人,好好修行不会倒学会了舞弊。”

        他抹了一把嘴角的血一脸冷笑道,说完他转身冲一旁裁决长老道:“此人无耻至极,这身盔甲定然是上品以上的灵宝,明知试剑大会不允还要用,还望长老定夺,剥夺他参赛的!资格,否则让我们这些平日里刻苦修行,凭本事参加笔试的弟子心寒啊!”

        他说的义正辞严,有故意用丹田的真元将自己的声音传遍全场。

        所以他话音一落看台之上又是一片哗然,穆伊凡这句话就好像证实了他们的猜想一般,这白云观的弟子果然是舞弊!

        一时间群情激愤,有人要李云生赔礼道歉,有人要代掌门剥夺李云生的参赛资格,甚至有人要白云观不得再参加试剑大会。

        没等那名裁决长老说话,李云生突然默默的将盔甲一件件的卸了下来,盔甲金属砸地时出的声响在试剑坪回荡。

        李云生脱的一身宽松的道袍,只见他身形笔直如青松般的站在试剑坪上,任由道袍被场内的大风吹起,冲着穆伊凡也冲着那名裁决长老道:“重赛一局,如何?”

        他真的有些生气了。

        那裁决长老笑着点点头,李云生身上穿的是什么,他很清楚。

        “对付你这种无耻之徒,我可不会半点手下留情。”

        穆伊凡冷笑,他一直坚信,刚刚被李云生打到那一拳,只是自己大意,还有李云生那一身盔甲灵宝的缘故。

        那边裁决长老一点头,穆伊凡手里长剑就如一刀电光刺向李云生。

        李云生也会剑,在他眼里穆伊凡的这一剑…蠢到家了。

        就在穆伊凡那一剑离李云生胸口还有半米的距离时,李云生脚下向前踏了一步,人影如鬼魅般从穆伊凡身侧擦肩而过。

        穆伊凡一剑刺了个空。

        李云生已经见识过阎狱鬼差的剑,再看穆伊凡这一剑就跟过家家一样。

        没给穆伊凡出第二剑的机会,李云生借着行云步之势,打虎拳一式震猛虎,再次一拳砰的一声将穆伊凡砸到在地,只是这一次试剑坪地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大大的坑,穆伊凡的头就埋在那坑里头。

        “行云步!碎石劲!”

        看台上也不都是什么都不懂的弟子。

        这两样功法都算不上玄妙,但懂的人都知道,练习这两种功法,需要非凡的毅力跟孜孜不倦的练习,他们眼里对李云生再无任何轻鄙的神色。

        “这就是杨老头教的那小子?能把打虎拳跟行云步练到这般地步,看起来吃了不少苦啊。”

        看台上,门派长老们坐的阁楼里,有人先是好奇继而感慨道。

        “很不错,不过下一轮应该没有胜算了。”

        另外一名长老接着道。

        “他下一轮是对谁?”

        “玄武阁,叶骁。”

        “可惜了,我本想看看,这小子能走多远的,既然是叶骁那就没办法了。”

        “不见得。”

        就在众人纷纷附和的时候,一个中气十足的苍老声音反驳道。

        众人回头一看,居然是向来很少出门的黄鹤楼大先生,季真带着一脸尴尬的笑容跟在他身后。

        “哦?大先生有何高见?”

        见说话的是大先生,有人好奇的问道。

        “我赌一万金,李云生胜。”

        大先生今天好像很开心,他笑着看向阁楼里的长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