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一章 枯荣观,蒲三更

第九十一章 枯荣观,蒲三更

        李云生跟穆伊凡的这一场比试,虽然看得让许多人感到不可思议,不明白为何一个无根仙脉的弟子,能赢一名上人境的弟子。Ww    W.』BiQuGe.CN但依旧让那些先前嘲讽李云生的人找到了新的借口—“这场比试说到底不是因为那李云生太强,而是这穆伊凡太弱了,如果不是穆伊凡,换作其他任何福地的弟子,那李云生都赢不了。”

        而两人的这场比试,也很快就因为凌云阁赵玄钧跟枯荣观苏寒山的出场而被遗忘。

        赵玄钧的这场比试,李云生因为把那几件盔甲送回去没看完整,等他回到试剑坪的看台时,就只见枯荣观的苏寒山倒在了地上,而试剑坪上已是千疮百孔,上面布满了一道道剑痕,空气中弥漫的剑意割得李云生脸颊生疼,直到赵玄钧长剑归鞘,这股令人生畏的剑意才消散。

        然后就只看到看台两侧原本目瞪口呆的弟子,突然爆出一阵极度狂热的欢呼声惊叹声,震得李云生耳膜都快要裂了。

        接下来几名弟子的比试,都是中规中矩,一直到玄武阁叶骁出场,众人才又提起了一点兴致。

        玄武阁叶骁的第一轮对手,是东篱居今年刚入门的,一名名叫浦三更小弟子,两人中任何一人胜出,下一轮的对手便是李云生。

        跟松涛居一样,东篱居的弟子目前也处在新老交替的状态,这浦三更虽然资质悟性都极好,但毕竟入门不足半年,再如何天纵之姿,也不可能是已入门两年有余,同样资质上乘的玄武阁叶骁的对手,东篱居选择让他过来,用意不过是让这名很有潜力的小弟子长长见识。

        这也是刚刚那几个长老笃定李云生下一轮对手会是叶骁的原因,他们倒不存在轻视的意思,只是两人实力确实有着不小的差距。

        李云生留下来继续观战,也是因为想看看明天的对手,要不然这里这么吵闹他真有些受不了。

        “终于让我逮到你了!”

        桑小满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坐到了李云生旁边。

        “你也来了啊。”

        看了看桑小满,李云生笑了笑然后目光又重新回到试剑坪上,叶骁跟东篱居的蒲三更已经站在了试剑坪上。

        “这场你不用看了,东篱居那小师弟没有胜算的,这叶骁下手从来都是极重,他这次恐怕没办法站着走下台了。”

        桑小满杵着腮帮道。

        砰!

        她话音才落,就见试剑坪上,叶骁手上那柄重剑直接将蒲三更拍飞而出。

        “玄武阁的剑在秋水各福地剑法中看起来是最笨拙的,但每一剑都刚猛无匹,再配合素来以真元雄厚刚毅著称的玄武心法,若是在战场上真的可以做到横扫千军,这个叶骁在同级的修者之中几乎没有对手了。”

        怕李云生看不懂,桑小满解释了一番,也是因为知道李云生明天的对手很可能是叶骁她才这么说的。

        “我晚上会回去想想对策的。”

        李云生点点头道。

        “想你个头啊,我是让你,明天如果对叶骁,尽量躲着一点,躲不过咱就认输,没关系的,万一被他那剑碰到了就非死即残了……”

        桑小满在李云生脑袋上敲了一记,可她话还没说完就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只见那原本被一剑拍飞的蒲三更身形晃了晃站了起来,稳住身形后手中长剑一抖,整个人化作一道绿芒射向那叶骁。

        锵!

        那蒲三更手里青钢长剑劈在叶骁的重剑之上,那细细上长剑居然压的叶骁动弹不得,连脚下站立的青石地面都块块龟裂。

        “这蒲三更藏拙了!”

        桑小满眼睛睁的大大的,李云生也是一脸好奇的问道:“师姐以前知道蒲三更这个人吗?”

        “偶尔听过这个名字,但不认识这个人。”

        桑小满摇头道。

        “啊!”

        突然叶骁暴喝一声,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鬼压制,对他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立刻运转玄武诀,将丹田里的真元调出,体内汹涌燃烧的真元化作一团赤色的罡气破体而出,直接将那蒲三更的剑震飞!

        他双手握剑,脚呈弓步,蒙地一蹬地整个人高高跃起,带着一团如火焰般的罡气直扑那蒲三更而去!

        而那蒲三更看着如泰山压顶般的这一剑,面不改色的只抬剑一挡。

        “这枯荣观小弟子,是在找死吗?”

        “这一剑我都不敢硬扛!”

        “完了完了,要出人命了!”

        咚的一声闷响过后,一阵灼热的罡风席卷整个试剑坪。

        一些不敢看这眼前惨状的女弟子偷偷将眼睛睁开一条缝,然后一脸骇然的现,那枯荣观的小弟子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用手中那柄单薄的长剑稳稳的挡住了叶骁这势如千钧的一剑,而他身后的地面已经塌陷了一大片。

        见蒲三更居然毫无伤,叶骁双目赤红,又是一声暴喝,他手中大剑的破空声开始如惊雷般在试剑坪炸响。

        场面上依旧是叶骁占上风,但那蒲三更虽然看起来狼狈满场躲闪,可在叶骁如怒海狂涛般的攻势下,一柄已满身豁口的长剑,总是能堪堪挡住叶骁的攻势。

        啪!

        蒲三更手里的青钢长剑终于不堪重负断裂开来。

        “没有剑我看你如何躲闪!”

        叶骁一声冷哼,手里重剑迎着蒲三更就是一剑劈了下去。

        那蒲三更看了一下手里断了一截的长剑,叹了口气,把断剑扔在了一边,突然做出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

        只见他手臂往前平举,做出一个握剑的姿势,不躲也不闪的站在原地。

        “你自己找死,我就送你一程!”

        叶骁的剑势已出,不可能收回,看着蒲三更那如作死一样的举动,阁楼里几名长老站了起开,他们准备中断比试,却被大先生拦住了。

        “看看。”

        大先生淡淡的说道。

        就在他话音落下之时,蒲三更做出握剑姿势的手突然缓缓的往下一“斩”。

        在众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中,试剑坪中烈风骤起,一股无形的重力压的地面一颤,那已经在蒲三更头上的大剑突然被这股烈风拦住,任叶骁如何催动真元就是无法劈下去。

        终于蒲三更的手臂完全落下。

        风也突然停了。

        “吱——”

        可试剑坪一瞬间的静谧,马上被一声刺耳的艰涩的声音刺破。

        嘣!—

        以蒲三更手臂为起点,一条长长剑痕贯穿了整个试剑坪。

        “啊!”

        叶骁的惨呼声响彻鸦雀无声的试剑坪。

        他握剑的手臂被齐肩斩断!

        叶骁败了?!

        叶骁居然败给了枯荣观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弟子!

        众人看着试剑坪上正弯腰拾起地上断剑的腼腆少年,一脸的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