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枯荣剑

第九十二章 枯荣剑

        蒲三更胜了叶骁,整个秋水都炸开了锅,反倒是蒲三更的下一轮对手依旧平静如常。笔    趣阁Ww    W.BiQuGe.CN

        那天下午看完叶骁跟蒲三更的比试,李云生早早地就回了家,然后被苏茹嫂子叫去吃了顿晚饭,苏茹嫂子生了帘儿后久违的下厨做了一顿饭,还熬了李云生最爱喝的羊骨汤,李云生吃的心满意足,逗小帘儿玩了一会儿便会后山的小屋洗澡睡下了。

        任那山外如何喧嚣,这后山总是一片静谧,偶尔能听见老槐树枝桠的摇曳身,零星寒雀山间孤寂的鸣叫声。

        李云生关上房门,盖上被子,一夜无梦,直到第二天清晨。

        也不知道是昨天那碗羊骨头的缘故,还是睡的好的缘由,站在山头看着云头片片东来的紫气,李云生只觉得今天头脑格外清醒。

        关于今天比试的对手蒲三更,李云生倒也不是没有去想过对策,相反很早之前李阑就给他拿来了一份有关蒲三更资料,那是对阵名单出来之后的事情,李阑将李云生每一轮可能会遇上的对手,都罗列了一份详细的资料,不止是武学修为,甚至家庭状况、兴趣爱好、有无婚配、在秋水有没有喜欢的女弟子之类的,事无巨细都写了进去给了李云生。

        但很明显,李云生昨天看到的蒲三更,跟李阑资料里写的蒲三更“不是一个人”。

        不过这也不是什么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在仙府修者顿悟后一日破境也很常见,像那玉虚子就曾经一日连破两境,有时候破境只是一个念头的事情。

        洗完脸刷完牙后,李云生用仙米熬了一锅粥,炒了一碟子自己腌的酸豆角,坐在老槐树下边吃边“呆”。

        在李云生看来,现在与其去想对手会有什么手段,不如在比试前想想自己有些什么手段,于是他在脑内静静的把自己的长处梳理了一遍,再想想昨日蒲三更跟叶骁交手时的情形。

        蒲三更昨日最惊艳之处无疑是最后那一“剑”,昨日回来的路上,李云生听人讨论过,说蒲三更这一剑,其实在枯荣观是有说法的。

        枯荣观有两剑,一剑名为“枯”剑,一剑名为“荣”剑,荣剑如春风生机勃勃,枯剑如秋风死气沉沉,而蒲三更昨天最后那一剑就是枯剑里的“朔风剑”,精妙之处在于以风为剑,无形无影踪迹难寻,所以昨天叶骁才输了那么惨,以至于最后断了一臂。

        在枯荣观素来是荣剑易学,枯剑难懂,近年来枯荣观少有弟子学那枯剑,觉得是在浪费时间,以至于现在枯荣观里会枯剑的弟子已经屈指可数了。

        一锅粥喝的差不多,一小碟酸豆角也见底了,李云生看了看天色伸了个懒腰,正要收拾碗筷拿去洗。

        “老六,老六起来了吗!”

        李阑突然气喘吁吁的喊着李云生跑上山来。

        把手里拿起来的碗筷重新放回桌上,李云生一脸疑惑的看着李阑道:

        “二师兄这么急急忙忙的有何事?”

        “这,这个,你……你快,拿去,拿去看!没时间了!”

        李阑手里举着一枚玉简,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到。

        “二师兄,你快进我屋里喝口水吧。”

        一边接过那枚玉简,李云生一边有些担心的看着李阑道。

        “不,不用了,我坐一会儿就好了,你快,你快看,没有封印,你直接看!”

        他一边摆手,一边在凳子上坐下。

        “这是什么啊?”

        李云生一头雾水。

        “《枯剑诀》……跟……《荣剑诀》,你赶快看,看看能不能找到……找,找到,对策。”

        李阑依旧喘得上气不接下气。

        闻言李云生一脸愕然道:“这不是枯荣观秘藏不外传的吗?”

        “哪里什么秘藏,秋水门除了秋水剑诀每种法决都是一式两份,一份福地自留,一份藏在黄鹤楼,我昨晚跟你几个师兄凑足了钱,今早书楼一开门就跑过去借了出来,你一观之后这玉简便会自毁,所以你只有一次机会,师兄我是没有闲钱再去帮你借一次了。”

        李阑呼吸总算是没那么急促了。

        看着背靠着老槐树的李阑,还有他脚上沾满了泥巴灰扑扑的鞋,李云生心头一暖道:

        “放心吧,二师兄,我不会浪费你们的钱的。”

        ……

        正午,李云生掐着点走进了双鱼峰试剑坪,枯荣观的蒲三更几乎是在他同一时间来到试剑坪。

        因为昨天蒲三更跟叶骁的那一战,今天试剑坪周围的观战台,早已挤满了人,一些本来对试剑会没什么兴趣的弟子今天也都赶了过来。

        他们的焦点自然不是李云生,而是枯荣观的蒲三更。

        观战台的阁楼上,秋水的几名长老几乎都到齐了,大先生更是早早的坐在最前面靠窗的位置。

        “你们觉得这次谁会赢?”

        昨日叶骁跟蒲三更哪一场比试,算是狠狠的在一众长老脸上打了一巴掌,所以今天听季真这么一说众人的脸色都有些尴尬。

        “如果按昨日蒲三更的表现来说,李云生自然没有胜算。”

        “其实说起来,这李云生胜穆伊凡,其实都有些侥幸。”

        “也未必,说不定这李云生也像那枯荣观的蒲三更一样,突然就使出了什么手段。”

        有人自嘲一般的说道,闻言众人哈哈大笑,算是缓解了一点先前的尴尬。

        “大先生你觉得呢?”

        季真笑着问一旁的大先生道。

        大先生笑着沉吟了一下,然后道:

        “我还选李云生。”

        “为何?”

        说实话,看了蒲三更昨天的表现还会选李云生,季真觉得大先生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今天早上书楼里来了个人?”

        大先生答非所问道。

        “谁?这又跟李云生是否能赢有何干系?”

        季真不解道。

        “李阑,他跟书楼借了一样东西,你猜猜是什么?”

        大先生一脸神秘的说道。

        “我猜不到。”

        季真苦笑。

        “《枯荣剑诀》”

        大先生没有继续卖关子。

        “他借枯荣剑诀有何……”

        刚想说李阑接枯荣剑诀有何用,季真神色突然一滞,然后睁大了眼睛道:“他借给李云生?!”

        紧接着他摇头道:“太迟了,这几个时辰的时间,看不出来什么的。”

        “你我都在书楼见过那李云生很多次,不知道你有没有现一件有趣的事情。”

        大先生没有反驳季真反而问他道。

        “何时?”

        “我黄鹤楼里的每一本书,他从来都不看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