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四章 鬼棺

第九十四章 鬼棺

        “哼……怎么好事情都轮不到我,这种跑腿的活全是我干?比试看不了,还要走这么远的路,来叫这劳什子枯荣观的人。笔趣    』ΩΔ阁Ww    W.BiQuGe.CN”

        随手抓起一根山道上的野草,公孙鱼一边用手撕扯着,一边埋怨道。

        今天一大早,公孙鱼就被吩咐去一趟枯荣观把观主请来双鱼峰,他心里惦念着今日几场好看的比试,加上这山路难行于是就埋怨了起来。

        蒲三更参加试剑大会,枯荣观的人本应前去助威的,但场上却未曾见到一个枯荣观的人,如果不是抽签时观主夫人陪蒲三更来过一趟,裁决长老都要质疑蒲三更是不是枯荣观的人了。

        但秋水十六处福地老死不相往来的事情多得是,像是白驹观因为不喜玄武阁的做派,这次就也只派了一名弟子前来。

        时间一长人情大多都会淡漠,几处大福地还好,一些小福地可能数百年都不见一次面,不要说淡漠,没有生出嫌隙就不错了,所以弟子孤零零的参加比试,这种事情大家这些年也就习以为常了。

        只是蒲三更今年成绩这么好,如果不派人去通报一声于情于理也说不通,所以就派了公孙鱼前来。

        “怎么黏糊糊的?”

        刚刚抓野草的手突然传来一股粘稠感,公孙鱼一边疑惑一边起手。

        “血?”

        看着手里有些黑的血迹,公孙鱼皱起了眉。

        自幼在仙府长大,一些流血争端也见得不少,公孙鱼倒不至于见到血就慌了神,他反而一脸警觉的拔出腰间的一柄短剑继续往山上走去。

        山间走兽很多,就算看见了血迹也不一定是人留下来了,想要弄明白公孙鱼也只有往前走了。

        枯荣观所在地阴湿异常,通完山上的石板小路都长满了青苔。

        公孙鱼边走边用鼻子嗅了嗅,现空气里还夹杂着一股腐烂霉的气味。

        而他越往上走,这股腐烂味就越重。

        终于公孙鱼望见了枯荣观头漆迹斑驳的门匾,上面写“枯荣观”三个古朴的大字。

        正当公孙鱼要松一口气时,枯荣观前的一幕让他面如死灰——从观门口到关内横七竖八的躺着枯荣观的弟子,断肢残骸到处都是,几只山间野狗正呜咽着啃食地上的死尸,见到公孙鱼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嘴里骨肉四散而逃。

        脸色煞白的公孙鱼努力的保持着冷静,他从怀里抽出一张传音符,咽了口口水,等那头传出了声音才颤抖的说道:

        “枯荣观出,出事了,到,到处都是死人……”

        ……

        公孙鱼传音几乎跟李云生的质问生在同一时间。

        下一刻阁楼之上的长老,包括大先生跟代掌门都得知了这个消息,一股铺天盖地的威压从四面阁楼席卷而来。

        “你不是蒲三更!你是何人!”

        代掌门宋书文几乎是咆哮者吼道,话音落下时,他一身广袖长袍直接从阁楼上纵身呼啸而下。

        “太迟了。”

        蒲三更闻言咧嘴一笑。

        只见他脚尖在地面一磕,一道道玄色咒文从他脚底冒出,瞬间布满整个试剑坪,一条条黑色咒文组成铁链将整个试剑坪都包裹了起来,把他跟李云生关在里面。

        “阎狱鬼卒,何敢犯我秋水!”

        看到那一条条咒文组成的黑色链条,宋书文脸上青静毕现,他一眼便看出了这是阎狱的把戏,当即怒喝一声从袖中抽出一柄长剑,一剑劈在那玄色铁链上。

        这一剑之威,好似一颗陨星砸从天际砸落,整个双鱼峰为之一颤,一些修为不济的弟子甚至直接被震得晕死了过去。

        可这玄色铁链交织成的牢笼却纹丝不动。

        “阎狱鬼棺!”

        大先生猛地站了起来,然后一步踏了出去,与宋书文凌空并排站在试剑坪的上方。

        “朱雀阁、玄武阁、凌云阁,护送所有弟子下山!”

        大先生一边注视着这漫天咒文织就的黑棺,一面朗声道。

        ……

        直到这时观战的弟子才醒悟过来,现了场内的变故,一些见过世面的弟子,更是认出了阎狱鬼棺,惊呼道:

        “是阎狱的人混进来了!”

        不过直到现在,他们还没现,蒲三更就是阎狱的人。

        这时桑小满跟李阑他们也得到了确切的消息,在试剑坪上与李云生比试的已经不是蒲三更了,而是阎狱某个鬼差控制下的一具行尸走肉。

        “阎狱的人要做什么?”

        桑小满从铁链的缝隙中看着试剑坪的李云生和他面前站着的蒲三更,皱眉急切的问道。

        “不知道,阎狱想做什么没人能管得着,鬼棺都出来了,事态可能有些严重…等等,你要做什么?!”

        赵玄钧话还未说完,就见到桑小满往楼下跑去。

        而这头李阑跟李长庚已经跑到了试剑坪旁,李长庚一脸焦急的道:“怎么办,对方是阎狱的傀儡,小师弟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倒还是李阑冷静些,他看了一下头顶的大先生跟宋书文道:“阎狱鬼棺不是你我能破的,现在只能等大先生跟掌门想办法,大师兄已经在赶来的路上。”

        “这么等下去,要是小师弟出了什么问题怎么办?你我都知道,阎狱的人就是一群疯子!”

        李长庚握紧拳头吼道。

        “出了问题,我就跟它阎狱不死不休!”

        看了眼鬼棺中的李云生,李阑目露凶芒寒声道。

        ……

        “还是大先生有见识。”

        蒲三更拿着剑拍了拍掌道。

        “去请白园园主!”

        宋书文面寒如冰,吩咐身后的秋水长老道。

        “不用请,我来了。”

        白园园主刘青青杵着拐杖慢悠悠的走了过来,脚下分明空无一物她却像是走在磐石路面上一般,稳如泰山。

        “半个时辰。”

        她冲宋书文树起一根手指头。

        宋书文还未开口,试剑坪上那蒲三更一脸惊叹道:“不愧是秋水白园之主,我们自己人从外面开少说也要半个时辰!!”

        “太多了。”

        没理会试剑坪上蒲三更呱噪的叫嚷声,宋书文皱着眉头看向刘青青。

        刘青青撇了撇嘴,一副小女儿般的姿态道:“师兄你既然这么说,我就快些好了。”

        说着她眯眼笑看着试剑坪上那蒲三更道:“你们阎狱的人,知不知道你们的棺材,一炷香就能破?”

        说完她拂起袖子,露出长满了老年斑的枯瘦手臂,将手贴在那玄色铁链之上,任由那黑色的皱纹往她手臂上爬。

        “那白云观的小娃娃……怎么办?”

        大先生看着试剑坪上的李云生,有些担心道。

        “一炷香的时间,他如果能撑下来,只要还一息尚存便能活。”

        宋书文叹了口气,然后脸色阴沉看试剑坪的向蒲三更道:“不管如何阎狱的人别想活着从我们秋水出去,我定让他神魂具灭!”

        看到刘青青手上飞流动的黑色咒文,蒲三更的脸沉了下来,不再去看上面的宋书文跟大先生,而是转头看向李云生道:

        “你们秋水真厉害,我这三品鬼棺她只需一炷香时间就能解,本来可以跟你好话好说,不过上面那两个老头子看起来不允我这么做了。”

        “我好像跟你没什么可聊的。”

        李云生拔起了地上的青鱼。

        短暂的一阵失神之后,李云生通过几人的对话总算是弄清楚了状况,跟他先前猜想的一样,眼前这个蒲三更已经不是蒲三更了,而是一具神魂被阎狱的人控制的行尸走肉。

        “你终于肯用剑了。”

        蒲三更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兴奋,见李云生一脸警惕,他一脸狡黠的笑道:“别怕,我这具身体,现在也不过是灵人境,你没那么快死。”

        说着试剑坪上突然烈风骤起,蒲三更如一道风一般闪到李云生面前,手中长剑毫无花哨的一剑笔直劈砍下去,李云生抬起青鱼来挡,却被蒲三更剑上传来的力道直接震的倒飞而出,直到将青鱼插在地上才稳住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