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虎啸符

第九十五章 虎啸符

        此刻试剑坪上的场景,看起来就像是一场单纯的追杀,就像是把一只兔子放进了蟒蛇的笼子。笔趣Ω    『    阁Ww    W.ΔBiQuGe.CN

        李云生疯狂的奔跑游离在试剑坪的边缘,蒲三更则轻松随意的拖着长剑,总会在最出其不意的时候,化作一道狂风迅袭向李云生,试剑坪上两剑相击的剑鸣声不绝于耳。

        “虽然夺舍之后,只能用原来身体的功法,实力也被限制在灵人境,但此人对于剑术的理解跟天道的认知上都远这李云生,两人悬殊太大了,李云生撑不了多久。”

        看着试剑坪中的场景,宋书文皱眉道。

        “我倒是觉得不尽然,这蒲三更分明剑势如虹但却每一剑都像是在试探,只不过用了五六成力,他时间不多却不用全力,这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他没有把握全力之下杀了李云生,他害怕全力之下露出的破绽被抓住,你我最清楚你的剑威力最大之时也是你最脆弱的时候。”

        大先生表情严肃的说道。

        “你说他害怕李云生抓住他的破绽?”

        宋书文一脸诧异道。

        “只是我的直觉。”

        大先生笑着道,他给出了一个含糊其辞的解释。

        试剑坪上的李云生并没有想那么多,蒲三更的每一剑几乎都快要把他的手掌震裂了,虽有拳套保护但鲜血还是从里面不停的渗透出来。

        他此刻虽然狼狈,但眼神却愈的锋利,他死死的盯着蒲三更出剑的那只手。

        “嘭!”

        又是一阵烈风袭来,不出意外的里面伸出一柄长剑,直切李云生的腰部。

        而李云生像是早就预知蒲三更这一剑的位置一眼,双手握住剑柄挡在腰际。

        “砰!”

        一身夹杂这金属撞击的沉闷气爆声过后,李云生再次被蒲三更剑上的力道撞飞了出去。

        看起来跟上一次一模一样的场景,甚至李云生摔的更狼狈,但蒲三更一直轻松的脸却严肃了起来。

        宋书文跟大先生同时眼前一亮。

        “好可怕的洞察力!”

        宋书文一脸惊愕道,李云生刚刚那一剑分明就是提前预知了蒲三更出剑的轨迹。

        大先生没有说话,但是看李云生的眼神愈灼热。

        从地上拔起来的李云生,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言不,他把拳套脱下来,直接用沾满了血的手握住青鱼,一边在场间游走,一边眼神依旧死死的锁住蒲三更。

        “从我出剑的动作看出了攻击的位置?”蒲三更闲庭漫步一般的拖着手里的长剑看向李云生笑着道:“那这样呢?”

        说着蒲三更整个人像是隐匿在了风里,只能看清一个模糊的人影。

        叽——

        尖锐刺耳的破风声中,没有任何预兆地蒲三更的剑眨眼间出现在了李云生跟前。

        可令他没想到的是,李云生依旧看穿了他出剑的路数,而这次,李云生不光是看穿了,还看破了,他身子微微一偏蒲三更的剑恰好从他身侧穿过,没有伤到他分毫。

        ……

        “咦?”宋书文脸上露出一丝惊异道:“他这下是怎么看穿的?”

        没等大先生说话,那正在破解鬼棺的刘青青突然开口道:“师哥你神魂太弱有所不知,那小子自始至终,看得不是那蒲三更的动作,而是在用神魂在感知场内天地灵气跟风的走势。”

        “正是如此!”大先生点点头道:“此子神魂之强,同辈中极其罕见!”

        ……

        就是蒲三更这个失手的瞬间,三张符箓从李云生怀里飞出,只听他低念一声:

        “二寂!”

        一阵烈风在他周身呼啸而起,他双眼立刻变得一片空洞。

        “虎啸!”

        一声厉喝后,三张普通的墨箓立即褶皱着合拢成一个圆球然后暴裂开来,一声威震山野虎啸声令整个试剑坪都为之一颤,当其冲的蒲三更直接的被这音爆声冲击的倒飞而出狠狠的撞在鬼棺的墙壁上。

        神机符一击成功,李云生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丝毫松懈,他眼神空洞,单手握剑,一面狂奔冲向那蒲三更,一面仰起头,一声长啸犹如沧海鲸吟般穿云而出,震散头顶的多多白云。

        “不够,再来!”

        他狠的大吼了一声,又是一声鲸吟,然后不要命一般的释放出了全部神魂。

        连续两次鲸吸。

        这对现在的李云生来说是一个极度危险的举动,但是此时生死关头,已经容不得他去想那许多,他的神魂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很危险,危险到他只有这一次机会,他必须全力以赴。

        两声鲸鱼吟后,原本平静的双鱼峰上空风云涌动,一道道紫气开始向这里聚拢,像是一个漩涡一般涌入地面的试剑坪,最后被李云生一口吞下。

        咚!

        一身沉闷的气爆声过后,李云生消失在原地出现在蒲三更的头顶,他毫不犹豫的一剑斩落。

        此时已经回过神来的蒲三更抬剑去挡,结果被李云生这一剑撞得倒飞而出,在地面翻滚滑行了百来步才停了下来。

        可李云生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又是一道虎哮符飞过去,这次炸响的位置是在蒲三更的身后,直接将蒲三更炸飞到李云生跟前你李云生早已蓄势待的一剑朝着蒲三更斜劈而下,锋利的青鱼生生的将蒲三更的一条腿斩下来,如果不是被蒲三更手里的剑挡了一下,这一剑恐怕要将蒲三更身异处了。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一些还未撤离的弟子目瞪口呆,这李云生到底何许人也,居然能震退重伤阎狱的人?!

        而试剑坪上方的大先生则带着一丝颤抖地跟旁边的宋书文问道:

        “刚刚,那是画龙诀没错吧?”

        “是画龙诀……没错。”宋书文也是一脸惊愕,心想,一个无根仙脉也能修画龙诀?但转念又想,这画龙诀何尝不是无根仙脉修者最好的选择,可是…以无根仙脉的资质修画龙诀,这得要多大的决心跟毅力?

        他看向试剑坪上,此时正喘着粗气的单薄身影,脸上的表情有些复杂。

        阁楼里的季真看着试剑坪的李云生,也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当初他是亲眼看见李云生拿了画龙诀去读,但没想到真有人看一遍就能记住全部画龙诀,而且今日的情形,李云生不光是记住,而且领悟的很好。

        再次体会到真元充盈的感觉,李云生感觉自己身体都在抖。

        “虽然代价有点高。”

        他瞟了一眼手腕的蓍草手环,现上面已经少了一格。

        “那古怪的符箓就是你最后的手段?你的剑呢?”

        断了一条腿的蒲三更,跟没事人一般单腿站了起来,扔掉手上的剑,一脸讥笑的看着李云生道。

        李云生静静的看着他没有回答。

        “你不说就算了,那老太婆也快解开鬼棺了,没时间了,我得杀了你,就算是用这具身体,就算只用枯荣剑诀,我的神魂,我对枯荣剑诀的领悟力,我对天道的感知力,还有我活过的那许多岁月,都要远远过你,你毫无胜算,我要杀了你,让师祖看看,让他明白你不如我。”

        说着他诡异的咧嘴一笑,手臂以一个诡异的握剑姿势举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