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枯与荣

第九十六章 枯与荣

        这个姿势跟昨日蒲三更斩下叶骁一条手臂的姿势一模一样,正是那枯剑的起手势。

        看到这里,看台的秋水弟子无不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李云生刚刚的表现着实惊艳,一个无根仙脉的修者能跟一名灵人级阎狱鬼差抗衡到现在,足以让人对他心生敬意,特别是二人交手时,那李云生的脸上没有哪怕一丝的犹豫跟恐惧,但境界上的鸿沟跟天赋上的差距,是天道的规矩,纵使你再聪明再努力也没法弥补,说白了,这一切都是命。

        大先生跟代掌门宋书文也都皱起了眉。

        “师妹,还要多久?”

        代掌门有些急切的问道。

        “还需要…一刻钟。”

        那刘青青也是面带不甘的说道,试剑坪上李云生与那附身蒲三更阎狱鬼差斗智斗勇的场景,这刘青青全看在眼里,这个坚韧如野草般的小家伙,她着实喜欢,现在眼见那鬼差要下杀手,自己却还没能破开这鬼棺,她如何甘心?

        “唉……”

        大先生长长的叹了口气,目光怜惜的看了一眼试剑坪的李云生。

        连他都不觉得李云生还有生还的机会。

        轰!

        原本平静的试剑坪,突然狂风四起,卷起一地的尘埃跟碎石,呈一个巨大的螺旋状,以蒲三更为中心满场飞旋乱舞着。

        阵阵狂风刮得李云生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看过枯荣剑诀的李云生知道,这每一道风下一秒都可能变成一柄剑,刺穿他的喉咙,割开他的血管。

        不过李云生的脸上并没有出现蒲三更想象中的恐惧表情。

        “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了吗?”蒲三更看着李云生一脸诡笑道:“不用担心,你会死的很快的。”

        已经听过许许多多的人,如蒲三更这般判自己的死刑,李云生脸上虽然平静但心里却有些腻烦了。

        “你说你神魂强我许多,便如如此?”

        李云我看了看那卷动飞沙走石的漫天狂风道。

        “你说什么?”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让蒲三更愣了愣。

        李云生没有回答他,只是举起手做出了一个跟蒲三更一模一样枯剑诀起势的动作。

        “依葫芦画瓢吗?”

        蒲三更大笑,不过马上他就笑不出口了。

        一股令人生畏的神魂压迫感轰然落下,那漫天乱舞的狂风都被压的骤然一滞,一股飓风自李云生身后席卷而起,轰!的一声与蒲三更身前的狂风相撞相持在一起。

        “他也会枯剑诀?!”

        看着李云生的手势,再看那与蒲三更相持的漫天狂风,众人惊愕道。

        “他居然真只用了几个时辰就读懂了枯荣剑诀?”

        大先生知道李阑早上借枯荣剑诀是为了拿给李云生看的,但是没想到李云生真的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学会枯剑诀!

        “这难道是…”刘青青感受着头顶天空被搅动的天地灵气,一脸骇然道:“天授神魂?!”

        在她看来唯有天授神魂,才能引动如此庞大的天地灵气。

        “师妹,你又几重把握?”

        一旁的宋书文先生被李云生的举动一惊,继而又被刘青青的话吓了一跳。

        “十有**!”

        刘青青双眼放光的看着李云生道。

        枯剑诀最大的难处就是以神魂为引,引动天地灵气化为烈风,将道道剑罡隐没于风中,让对手防不胜防。

        “你风中无剑,这不是枯剑诀,你还是不如我。”

        蒲三更的脸落了下来,神色变得异常冷漠,李云生神魂如此强大是他失算,但他无论如何也不想承认,自己比李云生弱。

        他说的没错,李云生却是只学会了个皮毛。

        “是。”李云生老实的回答道:“虽然不知道你为何执意杀我,但是有两点你搞错了。”

        李云生往前走了一步接着道:“第一,你确实要强于我,但你想以一具灵人境傀儡之区来杀我,这很难。”

        两人周身对峙的烈风出一阵阵气爆声,蒲三更的脸越阴沉起来,因为的确就跟眼前这个家伙说的一样,现在看来自己用一具灵人境的傀儡很难杀了对方。

        李云生提起手里的青鱼继续道:

        “第二,你说你比我更懂枯荣剑诀,我觉得不然。你学枯荣剑只学枯剑,因为枯剑难学且强大,但我查阅典籍,千百年前枯剑诀乃是一部剑诀,有枯也有荣,枯与荣生与死,求死易偷生难,生与死枯与荣本就是世间相互依存的一环,向死而生才是枯荣剑真意,你说我风中无剑又如何?我手中有剑即可。”

        见李云生用“枯剑诀”挡住了蒲三更的一击,桑小满总算是松了口气,但看着场中对蒲三更说教的李云生,原本焦急的桑小满突然好笑道:“这小师弟平时话不多,怎么这种危机关头话反而多了起来?”

        就在李云生说这番话间,几张白纸随着风卷起,飘到了蒲三更的身后。

        “你也配教我用剑?”

        而听了这番说教的蒲三更并没觉得好笑,反而恼羞成怒道,说着他散尽全身真元,一时间场间再次狂风大作,只听他咆哮道:“境界的差距其实你巧舌如簧能绕过的?”

        他手臂一挥,就见一阵烈风咆哮者扑李云生。

        而李云生却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额头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

        “听天由命了,虽然老天你一直不站在我这边。”

        说着他清喝了一声:“鹤唳符,解!”

        只见就在离蒲三更不足两米的位置,六张符箓突然飞起,然后在狂风中巍然不动的悬空而立。

        看见眼前多出六张符箓,蒲三更一愣,就在这愣神之间六张符箓突然啪的一声合在了一起,构成一个棱角分明的奇怪形状。

        还没到蒲三更醒过神来,这奇怪形状的纸团突然炸开。

        一声鹤唳响彻整个双鱼峰。

        那枯剑诀引动的狂风,被这一声鹤鸣撕得粉碎,一干二净,蒲三更那身体也被炸的粉碎,只留下半边头颅留在地上。

        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李云生如虚脱一般的坐在了地上。

        那蒲三更说的没错,境界的差距根本无法逾越,他想了很多种办法,甚至不惜损耗神魂的两次鲸吸,但依然没有把握胜过眼前这个极度恐怖的人。

        而枯剑诀他也就看懂了个皮毛,他用神魂引动天地灵气,制造学会了枯剑诀的假象,甚至还编了一段声情并茂的谎话,只不过是为了让对方松懈,把鹤唳符的符箓送到蒲三更的身前。

        这道鹤唳符自始至终都是他最大的保障,他先前玩命造成的一切假象也不过是为了最后鹤唳符炸响的这一刻。

        就在李云生以为一切都结束的时候。

        一团黑雾突然从蒲三更那半颗头颅里钻了出来,黑雾卷起地上的长剑,一剑刺向李云生。

        仿佛是本能,惊骇之中李云生突然提起青鱼一剑刺出。

        “哈哈哈,是你,真的是你!”

        那黑雾消散,这一剑好似死前回光返照一般,根本没有半分威力。

        而李云生却愣在原地,现自己用的居然是秋水剑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