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恶无罪,弱才是罪

第九十八章 恶无罪,弱才是罪

        “师父,你穿这么些不冷吗?”

        李云生拿着伞跳过一处积雪融化后的洼地,一边追上杨万里帮他撑着伞一边问道。『Δ        虽然立春后秋水天气回暖,但冷暖交汇之际,时常阴雨绵绵,气温骤降,也就是所谓的春寒料峭时候。这种天气李云生也不得不重新穿回厚厚的绒袄,而杨万里只是穿着一件单衣,卷着裤腿光着脚踝,脚上套着一双草鞋。

        “不冷,等会还要吵架呢,穿清凉些好。”

        杨万里依旧是一副不高兴的脸,不时的拿起烟枪抽一口,他步子不大,但腿迈得极快,李云生时常跟不上,偏偏杨万里不用也不喜欢别人用神行符,所以几个师兄都不喜欢跟杨万里出远门。

        “那,那师父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

        李云生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

        “你说呢?”

        回头白了李云生一眼,杨万里又继续快步往前走,边走边接着道:“惹麻烦到不打紧,像你那些师兄平日里哪个不给我惹一堆麻烦?麻烦惹了就惹了,你惹不起不是还有我吗,我惹不起还有咱秋水呢。”

        说到这里杨万里又回过头,用烟杆在李云生脑袋上敲了一记道:“但你要记得,惹麻烦的前要把自己的小命保护好,惹麻烦后一定要先回家找我这个老头子,我这把老骨头自认还能给我徒弟挡些风雨!”

        “嗯!”

        虽然这个回答让李云生有些咋舌,但马上会心一笑,只觉得心头暖暖的。

        李云生记得,以前李阑曾经跟他说过,白云观这些年收的弟子不少,但最后留下来的就他们几个,一半的原因是因为吃不了苦,另外一半的原因是杨万里瞧不上,有人就笑杨万里说他这不是收弟子是在收儿子,李阑觉得他们说的挺对的,因为白云观的每一个弟子跟杨万里都跟家里人一样。

        “可是……”又跳过一处洼地,李云生停顿了一下接着道:“他们说是我杀了阎狱的那几个鬼差,这很严重吧?”

        “就你?”杨万里一脸鄙夷的白了李云生一眼接着道:“你能杀四个,我这个师父还得把阎狱给铲平咯?他们给我秋水欲加之罪,倒是让你涨了神气不是?你要记得,你在我白云观学的艺,我们就教了你翻地施肥浇水,种地的本事都没学全,哪里有时间学那杀人的本事?”

        “弟子我,偶尔也想装装威风嘛。”

        “我白云观的弟子,还不威风吗?”

        “当然威风,威风得紧!”

        烟雨中,李云生跟杨万里边走边聊着,李云生时不时遇上一处洼地还是会一蹦一跳的,只是杨万里头上的伞一直未曾离开过。

        李云生口中的那个麻烦,是来自仙律司的一份问询信,信件的大意是他们手上拿到了证据,秋水的弟子李云生就是杀害四名鬼差的人,让秋水配合送人前往审问。

        不过显然他们自己都没有什么底气,要不然就不会只是送信,而是直接来抓人了。

        因为他们手里证据指向的那个犯人,本身就是个错误—一个无根仙脉上人境都没有的小家伙能一剑杀了四名鬼差?他们自己都觉得荒谬,但事关阎狱,又不得不查。

        而且这件事情又牵涉到另一桩悬案,就是秋水枯荣观的惨案。

        枯荣观惨案,秋水一口咬死是阎狱的人做的,但阎狱只承认蒲三更是他们杀的,枯荣观其余一百多口人命与他们无关,还是强调蒲三更是误伤,是为了调查苍鹭城鬼差惨死事件不得已而为之。

        而他们调查的结果就是,苍鹭城四名鬼差死于秋水弟子李云生之手。

        其实在仙律司看来,这不过是阎狱对枯荣观事件的推诿之词,想要用杀死苍鹭城四名鬼差的凶手遮掩枯荣观的事情,虽然他们很清楚,但是秋水跟阎狱,仙律司最终选择站在了阎狱这边,理由很简单——秋水始终是青莲仙府的秋水,阎狱可是十州的阎狱!

        简单来说,那一纸让李云生前去接受审讯信件,就是青莲仙府对秋水枯荣观事件的回答。

        在十州仙府中有一句箴言——恶永远不是罪,弱才是罪。

        这一次,秋水成了弱的一方。

        ……

        “不是掌门找我问话么,怎么到这里来了?”

        李云生印象中掌门问话都在秋水峰上,可是杨万里却把他带到了秋水峰下一处隐蔽的山房。

        “就是这里了,只是陪几个老头子的坐下来吃顿饭而已,哪是什么问话。”

        杨万里不以为然道,说着便推开了门。

        门一推开,一阵夹杂着饭香的暖流扑面而来,随之而来的还有里面笑骂声。

        李云生抬眼往里面一看,有人在下棋,有人在聊天谈笑,有人拿着书本争得面红耳赤,俨然一派俗世茶楼的场景,里面的人李云生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但就像杨万里说的那样,里面全是些老头子。

        “哟,杨老头你终于来了!好了,好了,我们这盘算和棋,不下了,不下了,都上桌准备吃饭了!”

        下棋的那人现了门口站着的杨万里,一边喊着一边把将棋盘上的棋子一推,黑白棋瞬间混成一团。

        “什么和棋,你都快要输了!”

        跟他下棋那人不依了,横眉怒目道。

        悔棋的这人李云生刚好都认识,正是代掌门宋书文,跟他下棋的那个驼背长须老头李云生就不认识了。

        “带酒了吗?”

        就在李云生惊诧于刚刚见到了一个吵闹着耍赖悔棋的代掌门的时候,只见大先生系着围裙端着一大盘剁椒鱼头走了出来,他瞟了李云生一眼然后问杨万里。

        “最后两坛百年白酝酿,喝不死你们。”

        杨万里扬了扬手里两个大酒坛笑道。

        “两坛酒,怕是不够啊!”

        代掌门宋书文走了过来。

        “呵……”杨万里一脸不屑的冷笑道:“你到时候别又闻着就醉了!”

        “白云观的老六,走,跟我端菜去!”

        就在李云生被眼前的场景弄得有些懵的时候,大先生突然冲他喊道。

        “来,来了!”

        愣了一下,李云生赶紧应声道,说着便跟在大先生身后往厨房走去,心里却是纳闷着:“我不是来被问话的么,不是应该被责问阎狱鬼差的死因么,怎么变成吃饭了?这环境也不对啊,不是应该在那冷冰冰的大殿之上,被代掌门,被大先生质问么?”

        “我们这顿饭约了好些时日了,今天才空出时间来,正巧碰上有些话要问你,所以让你师父顺带带着你过来了。”

        像是看出了李云生眼神里的疑惑,大先生一边端起一盘菜递给李云生,一边跟李云生解释了一下。

        “所以……让师父顺带带上我?你们对青莲仙府的话,是有多不上心?”

        李云生依旧觉得有些不真实,特别是看到大先生身上那条围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