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九十九章 煮酒忆英雄

第九十九章 煮酒忆英雄

        屋外冷雨连绵,屋内滂沱汗似铄。笔趣Ω    『    阁Ww    W.ΔBiQuGe.CN

        菜上好桌边人坐齐,杨万里拍开白酝酿的泥封,立时酒香弥漫,这些看似体态龙钟的老头,立时容光焕。

        “就等着这口白酝酿续命了!”刚刚跟宋书文下棋的老头,咽了口口水两眼放光道。

        “满上,给我满上!”

        “你两个小辈,抢什么抢,先给我们长辈倒上!”

        “这时候排辈了,方才下棋你这长辈为何一字不让?”

        “下棋是下棋,喝酒是喝酒!”

        酒桌边的这些老头们,一个面红耳赤,就连那大先生跟宋书文也不例外。

        “抢什么抢,酒有的是,百年白酝酿没了,我这里还有十年的,喝不死你们!”

        “就等你这句话了!”

        看得出来,杨万里今天也很开心,李云生以前只知道他喝酒时开心,今天突然现他看着这些老友喜欢喝自己的酒更开心。

        一桌老头推杯换盏,嬉笑怒骂,面红耳赤,好不快活。

        那杨万里也不例外,倒完酒马上就跟他们一块拼酒去了,酒过半循才记起身边的李云生来,只见他给李云生到了满满一碟酒,然后道:

        “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些个老不死的。”

        他指了指大先生跟宋书文道:“这两个,你想必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

        接着只见他的手指晃了晃,然后指着桌子东面,一个面色赤红,眼神迷离,头花白,正舔着酒碗的独眼老头道:

        “独眼赤面龙钱潮生,前玄武阁阁主,六百年前瀛洲俗世大妖祸国,向我秋水求援,他一人一剑领命前往,与那大妖厮杀一年,杀的高山崩塌江河断流,最终斩尽大妖残党,又将那大妖杀的退居洞府,后又在那大妖洞口不吃不喝死守了三年,终于斩下那大妖级,声震十州!”

        闻言那独眼老头抬起头来眯眼疑惑道:

        “我还做过这事?不记得了,不记得了,倒酒,给我倒酒。”

        他扬了扬手里的碗。

        这不起眼的贪酒老头居然有过如此伟迹,李云生惊诧之余赶紧给他满上。

        “老六,这碗酒你该不该喝?”

        醉眼惺忪的杨万里看着李云生道。

        李云生没有犹豫拿起酒道:

        “该喝。”

        满满一碗白酝酿入喉,李云生只觉得一股热流瞬间在自己体内爆炸,不过今天他没有想着去炼化他们,今天他只是来喝酒的。

        看李云生喝的爽利,那独眼老头呵呵一笑,没有说话,只是拿起碗一饮而尽。

        “这位……”

        杨老头晃晃悠悠的指着坐在钱潮生旁边的一个容貌儒雅,衣着干净的老头道:

        “凌云阁上孙武谋,一剑能当百万师。五百年前魔族卷土而来,连破我青莲仙府三道关口,直逼内府澜沧关,就在那城门将破之际,一名白衣书生跳下城门杀入魔族阵中,这书生长剑所指之处就是魔族殒命之地,从白天杀到黑夜书生白衣染红形如鬼魅,澜沧关前尺寸之地魔族不敢近寸步!”

        说着杨万里自斟一碗敬向孙武谋。

        李云生听得也是热血上头,跟着站了起来举起了酒碗。

        “陈年往事而已。”

        苏武某笑着道,端起酒却没喝,而是看着李云生道:“不知道小友这碗酒敬我为何?”

        这个问题让其余的人也很感兴趣,他们纷纷把目光看向李云生。

        “敬前辈剑中无畏。”

        李云生不卑不亢的说道。

        苏武谋大笑,然后举碗一饮而尽。

        酒桌东面二人敬完,杨万里把头转向了西面,指着西面一名身材瘦小一脸伤疤的老头道:

        “白园初代园主,何不争,为报秋水常念真人之仇,潜伏魔族三十载,受尽屈辱,尝尽酷刑,矢志不移,终将那恶贼手刃。”

        说完不等何不争开口,杨老头就将酒碗端起一饮而尽。

        看着何不争那一身触目惊心的伤疤,李云生也是心头骇人,连他这种修为修者都无法修复的伤疤,可想如知那是何等的酷刑。

        想到这里李云生又端起了酒碗,虽然他此时已经有些晕乎乎,但这碗酒他得喝。

        “小朋友,我也想问问,你这碗酒敬我什么?”

        何不争一脸狡黠的笑道。

        “敬前辈矢志不移。”

        李云生毫无犹豫的回答道。

        何不争闻言端起酒杯道:“望小友日后也能如此。”

        “定当如此!”

        李云生点头道。

        说完两人皆是仰头一饮而尽。

        杨万里这时好像酒劲上来了,终于站不住一把坐了下来。

        “杨老头,你别坐下啊,还有我呢?我呢?你还没介绍我啊。”

        见杨万里坐下,何不争旁边一名留着山羊胡须的老头有些急了,赶忙上前扶起杨万里。

        众人见状哄堂大笑,而那山羊胡须的老头则白了他们一眼,然后一脸期盼的看着杨万里。

        “哦,还有你啊。”

        杨万里揉了揉太阳穴,好像酒醒了几分,然后接着道:

        “这位名叫周伯仲,前朱雀阁阁主,好赌,好酒,好色。”

        也不知道杨万里是真醉还是假醉,总之众人又是一阵哄堂大笑。

        可周伯仲丝毫也不在意,反而笑嘻嘻的看着杨万里道:

        “还有呢,还有呢,说说我的英勇事迹,快跟你徒弟说说。”

        杨万里酒劲好像又过了几分,他摇了摇头正色道:

        “三百年前秋水人才凋零,诸州嗤笑我秋水日暮,我秋水一个少年看不过去偷跑下山,誓一日不败尽十州修者一日不回秋水,于是百年间他败了战,败了又战,哪怕是快要命丧他人剑下,也绝不回头,最终他一直从离秋水最近的玄州杀到昆仑之巅,败尽天下剑豪,那柄从秋水带下山琥珀剑,最终光寒十州,无人不畏,无人不敬,十州也再无一人敢笑我秋水!”

        “好,好,好,说的好,就凭杨老头你这一番话,我要敬你三大碗!”

        周伯仲手舞足蹈的拍手笑道。

        看着周伯仲这样子,刚刚在李云生心底升起的一丝敬仰瞬间消散了。

        “小娃娃,你说说,你快说说,你这杯酒该如何敬我?”

        喝完三大碗,周伯仲立刻满脸希翼的看着李云生。

        李云生虽然愣了一下,想了想随即认真道:

        “该敬前辈……百折不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