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章 剑未老,吾已老

第一百章 剑未老,吾已老

        “百折不挠?”

        周伯仲歪头皱眉想了想道:“好,好啊,百折不挠这个词,不错不错。”

        他接着一脸认真的看向杨万里道:“你这徒弟很好,会说话,关键是人老实!”

        众人一脸鄙夷,但周伯仲笑嘻嘻的丝毫也不在意。

        “杨老头,你说的都没错……”钱潮生苦笑,喝了口酒接着道:“只是,就像武谋说的那样,这些都是些陈年往事了,你看我们现在,剑都拿不动了,现在只不过是混吃等死而已。”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

        “哪里是拿不动,你是不敢拿吧。”

        孙武谋一把戳穿他道。

        “是啊,我老了,剑没老,一起大半辈子,我怕它知道我老了,这很丢脸。”

        被孙武谋戳穿钱潮生干笑着一饮而尽。

        若是以前在俗世,仙人会老这种事情在李云生看来是无法想象的,但进仙府后读了许多书后,李云生才明白这些俗世被看做仙人的人也是会老的。

        修者中的“老”又指“堕境”,就像修者境界突破寿命会增加一样,修者境界跌落寿命也会减少。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求仙问道更是如此,就算你年轻时是一名如何生动四方的修者,一旦在一个境界上停留过久又没有精进,金丹会消融,丹田会枯竭,就算是曾经林立十州之巅的先天真人,也会一点一点的坠落到上人境,直至神魂湮灭骨肉腐烂化作尘土。

        最可怕的是,修者一旦堕境便再无破境之日,堕境对于修者而言就像是一门无解的毒药,一旦堕境死亡就只是时间问题。

        刚刚杨万里给李云生介绍的这四位老人,就是四名堕境的修者,无论他们年轻时如何名动十州,此刻已经变成了一个连剑都不敢握的老人。

        “连剑都不敢握……”

        李云生试着去体会这种感觉,心境一下子变得莫名的悲凉,就如那诗里写的“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一样。

        这个话题无疑是沉重的,才聊了几句屋内便开始了久久的沉默,只剩下屋外的雨点淅淅沥沥的落着。

        “不知道几位前辈可曾记得一个叫玉虚子的弟子。”

        这时候,大先生打破了沉默。

        “玉虚……子?”

        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周伯仲突然惊醒,然后咬牙切齿道:“那个小滑头,偷了我的麒麟骨,到现在都没还我!”

        闻言李云生心中一惊,暗道,原来玉虚子在青螺山下留得那麒麟骨,是从周伯仲前辈手里偷来的啊。

        “此子虽顽劣,但根骨悟性皆不低于我们几个,本以为会是日后秋水栋梁,却不想居然疯了。”

        何不争一脸可惜道。

        “听说是去了一趟烂柯棋院疯的。”

        孙武某冲何不争神秘的一笑。

        “那就难怪了。”

        何不争恍然大悟道。

        见一提起玉虚子,几人就聊得起劲,李云生暗自赞叹道:“不愧是玉虚子前辈,连这四位高人都印象深刻。”

        “玉虚子前辈虽生死未卜,不过他的衣钵却算是传承下来了。”

        突然大先生看向李云生。

        闻言李云生先是一惊,明白大先生所指应该是自己,他一脸尴尬的笑了笑,但没说话,心道,想必是上次试剑大会,大先生在我比试的时候看出了我用的是画龙诀跟御符术吧。

        “他那些歪门邪术秋水有弟子能看得懂?”

        周伯仲一脸鄙夷道。

        “我记得那小子当初不知道从哪里偷了一本龙族炼气心法,但他不知道龙族功法人类是不能修习得,最后练得差些走火入魔,还是老夫帮他把气顺了过来。”

        当日情形历历在目,苏武谋边说着,脑子里边想起那日玉虚子满地打滚的场景,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不过,后来有一日他拿了一本自己修正心法给我瞧,当真是把我吓了一跳。”突然孙武谋正色道:“他居然将一本龙族心法,生生的改成了适合我们人修炼的心法,其中变化之精巧,简直让人咋舌,不过这心法过于怪异复杂,我觉得一般弟子是看不明白的。”

        “您说的可是画龙诀?!”

        终于李云生还是忍不住插嘴道,只怪他对玉虚子的事情过于好奇。

        “画龙……诀?没错,没错!他当初取这个名字,还兴高采烈的同我讲过。”孙武谋先是点点头,继而好奇的看着李云生道:“小友你看过画龙诀?”

        “不但看过,对于画龙诀的领悟,他可能比玉虚子本人还要好。”

        不等李云生回答大先生便开口道。

        闻言孙武谋几人开始郑重的打量起李云生来。

        “你画龙诀到什么程度了?”

        钱潮生好奇的问道。

        “刚看完上篇,具体程度是什么也不太清楚……”

        “你上次是不是连续施展了两次鲸吸?”

        被盯得有些不自在的李云生还没说完,就被大先生一口打断了。

        “是,是的,不过……”

        “你,真的能施展鲸吸?!”

        钱潮生突然站了起来,打断李云生道,像是遇到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

        “能啊。”

        疑惑的李云生认真的点了点头。

        “让我看看!”

        钱潮生用一种不容拒绝的口气说道。

        “表演猴戏么,我……”

        “你个臭小子,怎么说话呢,这是你祖师爷爷,让你做你就做!”

        这口气李云生很不喜欢,刚想开口拒绝,本来睡的沉沉的杨万里突然抬起头来,一烟杆敲在他脑袋上。

        摸了摸脑袋,李云生撇了撇嘴,然后盘膝坐下,他是一个既然决定做他便认真去做,一闭眼直接进入二寂,先引入一丝淡薄的真元按画龙诀路径在体内游走,直到画龙诀如在体内一个真元漩涡般运转时,他仰头出一声“鲸吟”。

        听着这声鲸吟,感受着正从屋外蜂拥而至的天地灵气,钱潮生愣住了,其余几名秋水元老也愣住了。

        秋水弟子只知道《画龙诀》难读,就连大部分如季真那般秋水修者,也顶多只知道《画龙诀》难学,就算尝试过的也只会觉得跟普通炼气功法差不多。

        但眼前这几个人不一样,不是因为他们的见识,而是因为玉虚子《画龙诀》就是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完成的。

        “你知不知道,你是第一个真正完成‘鲸吸’的人。”

        等李云生睁开眼睛,钱潮生一脸惊奇的看着李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