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一章 无根之祸

第一百零一章 无根之祸

        “第一个?以前秋水的师哥师姐们没有学《画龙诀》的吗?就算他们不学,第一个也应该是玉虚子前辈啊。笔    趣』阁Ww    W.『BiQuGe.CN”

        李云生一脸不解。

        “《画龙诀》是我前几年放到书楼的,所以看过的人的确不是很多,不过关键不在这里。”

        出来解释的还是大先生。

        “关键在于《画龙诀》只是玉虚子前辈的一个构想,他用他天马行空的想法完成之后便束之高阁了,因为先前差点走火入魔的缘故,他自己最后并未修习。”

        “这种危险的功法放在书楼,秋水的长老们不管吗?”

        李云生震惊之余被吓出一身冷汗。

        “因为他骗了我!”

        宋书文此时一脸怒火的看向大先生,他也是现在才知道,这《画龙诀》居然只是个半成品!

        “所以那时你向我展示的画龙诀,都是你用其他功法伪造的了?”

        他气得肺都快要炸了。

        “有什么好生气的,不也没弄出什么乱子吗,我早料到秋水这一辈弟子无人能懂《画龙诀》,放上去只不过是存着一丝侥幸而已。”

        大先生笑着拍了拍宋书文的肩膀道。

        “大先生你如此稳重的一个人,为何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情来?”

        宋书文还是一脸难以置信。

        “我还身在俗世之时,与母亲逃难于望龙峰脚下,又饥又渴,是玉虚子前辈舍我母子一顿饭食,救了我们一命,于我有一饭之恩。”大先生拿起一碗酒喝了一口接着道:“我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断了传承。”

        “你能念着玉虚子的恩情,也不能如此鲁莽!”

        宋书文的情绪缓和了一些,但依旧很生气。

        对于宋书文的话,李云生深表认同,大先生不忘一饭之恩的事迹虽然听得他很感慨,但仔细一想,要是这《画龙诀》真有问题我岂不是死的不明不白?

        “唉……放心吧!”大先生呵呵一笑道:“这些年,看过画龙诀的每一个弟子,我都让人登记在案,都没出什么大问题。”

        大先生这么一说,代掌门宋书文看起来才算终于放下心里。

        “他这事情,做的确实有些唐突。”

        钱潮生呵呵一笑到,但是马上像看一件宝贝一样的看着李云生道:

        “但让我吃惊的还是,居然真的有人能读懂那小子改的《画龙诀》,而且这般年纪便能二寂,资质当真难得。”

        “钱老头你仔细看看他的眼睛。”

        这时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何不争突然开口道。

        闻言钱潮生真的仔细大量起李云生的眼睛来。

        “眼神通透……”

        只是说了这一句,钱潮生就不说话了,然后一脸惊喜道:“通明道心,天授神魂!”

        “这就是你跟杨老头带这小子来见我们的原因?”

        钱潮生看了眼趴在桌上呼呼大睡的杨万里,再看了眼大先生。

        像钱潮生这类堕境的修者,最大的愿望就是找个资质上乘的弟子承袭他们的衣钵,也好将他们那毕生对天道的感悟传承下去。但钱潮生孙武谋这些人,眼高于顶,这么些年唯一看上的那玉虚子,最后居然疯了,所以眼前的李云生确实让钱潮生心动了。

        “他把这孩子带过来给我们看的可不是因为这些。”孙武谋突然苦笑着道:“你还没看出来吗?这孩子虽天赋奇佳,但他的仙脉却是个无根仙脉。”

        这也不怪钱潮生没有察觉,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想过,一个能够看懂玉虚子留下的画龙诀,神魂进入二寂的少年,居然会是无根仙脉,而且这少年自始至终神色泰然,脸上从未流露出哪怕一丝自卑自怜的神色。

        “所以你带他来,是想让我们帮他解决无根仙脉的难题?”

        钱潮生的神色有些复杂的说道。

        知道李云生是无根仙脉着实让他觉得可惜。

        李云生也直到这时才知道,原来杨万里带他来这里,并不是因为什么仙府问询,而是为了向眼前这四位老人请教如何解决自己无根仙脉的问题。

        “这十州,如果连钱老你们四位都没办法,那只怕就真的没办法了。”

        大先生郑重的向那钱潮生四人行了一礼道。

        “大先生折煞我们了。”

        虽然年长大先生很多,但钱潮生却没有把他当一个后辈来看,他还了一礼道:

        “你既然想到来找我们,我们这些老不死的也不卖关子了。”

        他看着李云生道:“这孩子我看着也喜欢,但无根仙脉的问题不是那么好解决的。”

        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解决,也就是说还是有办法解决的,听到钱潮生这话,李云生心里涌出了一丝希望。

        只听钱潮生接着道:

        “无根仙脉又称无根之祸,而要解无根之祸,须得祖州‘长生木’。”

        一听到“祖州长生木”几个字,大先生立刻面色一苦。

        因为早在四五百年前,祖州已经变成了一处荒芜之地,别说长生木,现在祖州之上连一根草也长不出来了。而所有的祖州居民,因为几百年前的一场祸事,据说一个不剩尽数被诛杀。

        这件事李云生也在书上读到过,但那场祸事的起因经过都无从考据,没人知道祖州之上生了什么。

        所以钱潮生这个答案跟没有回答没什么区别。

        “如果以人类修者的立场来看,无根仙脉的问题现在确实无解,因为人类修者所有修炼的基础便是丹田。”这时周伯仲突然一脸狡黠的开口道:“但这世上修行的可不止人。”

        “伯仲!”

        话音未落,就被钱潮生喝止了。

        “死板……”

        周伯仲嘟哝了一句,便埋头喝酒不再说话了。

        “其实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一直不怎么说话的孙武谋突然开口道:“你大先生能找到我们,想必也是知道些什么了。”

        大先生闻言不动声色,只是笑看着孙武谋。

        “你我都知道。”孙武谋接着道:“无根仙脉的丹田犹如无底洞一般,但如果灵气真元调用得当,是可以短时间充盈丹田结胎成功,进入伪境的。”

        说道这里他停顿了一下,一脸严肃的看向李云生道:“只要你能结胎成功哪怕一刹那,然后进入伪上人境,你便可来找我们。”

        孙武谋的这种说法,跟李云生自己琢磨的几乎一模一样。

        “孙老说的以无根仙脉资质进入伪上人境,有人做到过吗?”

        没有回答孙武谋,李云生而是反问道。

        “有。”

        孙武谋想了想,然后很郑重的点头道。

        “那我便进入伪上人境后再来找您。”

        闻言李云生坚定的说道。

        看李云生一口答应,大先生扶额道:“你这孩子知道那有多难吗,如果做不到怎么办?”言下之意李云生不该这么快答应。

        “谢谢大先生带我来见诸位前辈。”

        李云生冲大先生行了一礼,然后道:“既然有人做到过,那说明这并非不可为之事,如果我做不到便是我努力得不够,那我如何有脸面再来见各位老前辈?”

        说着李云生看看天色,再看看趴在桌上的杨万里,带着歉意道:

        “我先背我师父回白云观了,不如晚了路不好走了。”

        ……

        李云生一走,大先生跟宋书文很快也离开了,屋里就只剩下钱潮生他们四个老头。

        “武谋。”钱潮生走到孙武谋面前道:“你真的想收下那小孩?虽然他天赋不错……”

        “跟天赋无关。”孙武谋打断了他道:“自知是无根仙脉,却还是将《画龙诀》修炼到了鲸吸的地步,我看他吐纳有序,应该每日都有苦修,还有那一手的老茧……如果是你,你明知道这一切都是无用功,你能做到这种地步?”

        经孙武谋这么一说,钱潮生愣住了,暗道:“是啊,这孩子明知自己是无根仙脉,却依旧每日苦修,这是怎样的心性。”

        “我也很喜欢这孩子。”何不争摸了摸他脸上有些隐隐作痛的伤疤道:“对修者而言,功法可以换,身体肤,甚至是丹田都可以重塑,唯独这坚韧于常人的心性,难以重塑。”

        “这些年我们尝试的那些东西,不正好需要这种人吗?”

        说道这里,他抬眼冷冽的盯着钱潮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