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太虚幻境

第一百零二章 太虚幻境

        正月中,天一生水。『』ΩWw    W.    BiQuGe.CN

        立春已过了一段时日,节气进入雨水,气温虽然升高了,但天气也湿答答的。

        听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点声,坐在窗口桌边的李云生一手托腮望着窗外,眼神显得有些百无聊赖,屋里静悄悄的,炉火早已熄灭,唯有那几张符箓绕着他的头顶慢悠悠的转动着。

        因为下雨,拳也不能练了,今日画的符箓也到了上限,所以李云生显得有些无聊。

        那日从那山房回来后,李云生就在准备再次尝试冲击结胎,为了这件事情他去黄鹤楼找了一次大先生,大先生询问了一番他的状况后,建议他把日子定在“惊蛰”,因为那一天是整个秋水一年之中天地灵气最盛之时。

        不过即便如此,李云生心里依旧没多少底。

        想要再次尝试结胎,李云生倒不是为了那天那几个老人的承诺,而是想证实自己很久之前关于无根仙脉的猜想,他对这件事情的好奇心,远远胜过完成这件事情所带来的利益。

        一如他每次一头扎进书楼里万卷丛书的饥渴之心。

        再说说秋水。

        秋水试剑大会的意外状况,算是让秋水难得的热闹了一阵,这段时间因为枯荣观的事情,青莲仙府仙律司以及一些跟秋水相熟的门派都派了人前来调查探望。

        也不知道是不是大先生做了手脚,原本算是亲历人之一的李云生,并没有受到多少叨扰。加之那天看清楚试剑坪里状况的人并不多,特别是李云生最后那一道“神机鹤唳符”,许多人都以为是大先生跟宋书文的手笔,所以秋水弟子对于李云生这次死里逃生,多数的评价是运气好。

        所以李云生在秋水,除了无根仙脉之外又多了一样特征——运气好。

        “砰砰砰。”

        正着呆的李云生突然被惊醒。

        只见窗外一直木鸟正啄着他的窗户。

        把窗户打开一个缝,木鸟带着一阵急促的雨点钻进了屋里。

        啪嗒!

        一颗漆黑且毫无光泽的石头从木鸟爪子上落下,啪嗒一声砸到李云生的书桌上。

        就在李云生好奇这是什么的时候,桑小满给他的传音符响了。

        “小师弟,东西收到了吗?”

        传音符里传来桑小满充满活力的声音。

        “你是说这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吗?”

        李云生把那块小石头用大拇指跟食指夹起来,放在眼前好奇的打量着。

        “是子虚石啊……”

        那头的桑小满突然压低了声音道。

        “子虚石”这个名字,李云生已经不陌生了,之前就听桑小满说过一次,后来去黄鹤楼时更是刻意找了几本有介绍子虚石的书来看,对着子虚石就更加了解了一些。

        但他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师姐你不会是从你师父那里偷出来的吧,还是赶紧还回去吧,不然又要罚你禁足了。”

        联想起之前桑小满说她从家里带来的子虚石被萧阁主给扣了,李云生不禁有些担心道。

        “嘿嘿……小师弟居然知道担心你师姐我了,不枉我这么疼你。”

        传音符那头传来一阵开心的笑声。

        “我是怕你被禁足,又要我陪你说话,我最近这些日子恐怕没时间。”

        李云生老实的解释道。

        “你!……气死我啦。”

        桑小满猛地拍了拍传音符,像是在拿传音符出气一般。

        “枉我一片好心,看你受了那么重的伤,求着我爹爹让人把这石头送过来,想带你去太虚幻境养养伤,你这没良心的,又是诬我偷东西,又是嫌我烦,呜呜呜……”

        突然桑小满低声呜咽了起来。

        虽然对桑小满这三流的演技早就看穿了,但李云生还是主动道歉道:

        “师姐我错了,以后也不会不听你说话了。”

        毕竟对方是一片好意。

        “这才像个师弟的样子嘛!”

        仿佛一秒雨过天晴,桑小满语气轻快的说道。

        “不好……!”

        突然那头的桑小满压低了声音道:“萧老鬼好像过来查我早课了,小师弟,今晚戌时太虚幻境白鹭书院汇合,进太虚幻境的法子,就是把子虚石含着,闭气一小会即可,很容易……”

        “你这丫头,大白天怎么把书房给锁了!”

        桑小满话还没说完,传音符那头就传来萧逸才严厉的喝骂声。

        紧接着传音符的声音便断了。

        听着那头桑小满被训斥的声音,李云生也忍不住嘴角勾起。

        把传音符收好,李云生又开始打量起手里的子虚石来。

        对于太虚幻境李云生原本就很好奇,只是听说秋水对于“子虚石”管理很严苛,所以一直没机会去看看。

        不过因为看了一些书,他对子虚石的用法还有太虚幻境,已经比第一次听说时了解了很多。

        就比如说子虚石。

        子虚石品质会直接影响进入太虚幻境的稳定程度,比如最初子虚石被不良商人现时,未经任何加工直接卖给平民,最后导致平民堕入幻梦无法自拔。这种未加工的子虚石原石不要说没有修为的平民,就是一般修者也没法秉持自我堕入幻境。

        一直到后来仙府开始对这些原石进行封印重塑,渐渐的才能让人在太虚幻境中秉持自我。

        所以才会说子虚石品质的好坏很重要。

        不过李云生倒是不担心手里这颗子虚石——炎家家主寄给自己女儿用的哪会有什么问题?

        再说这太虚幻境,看了书上的介绍后,李云生更喜欢把他理解成一处只有通过子虚石才能进入的州府。为什么这么说,是因为书中记载,这太虚幻境中一草一木都跟真实的一模一样,就连城池建筑,飞禽走兽也一模一样。

        只是这太虚幻境里唯独没有人,它就像是一座废弃了许久的城池,如果非要追溯这太虚幻境的源头,恐怕没人能够说得清楚。目前仙府对太虚幻境有一种解释,说是这太虚幻境其实是上古时代某处仙府的“魂魄”,所以人只能通过“子虚石”魂游太虚。

        在桑小满没给他送来“子虚石”之前,李云生就对太虚幻境很好奇,这次既然有这个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就当是“惊蛰”来临之前的一份调剂,至于桑小满说的养伤,李云生则没放在心上,在他看来这太虚幻境,终究不过是仙府一些上层人物享乐的地方,自己这次去见识见识,满足一下好奇心就够了。

        大约过了两三个时辰,屋外的雨才停。

        李云生下山担了两担水,简单的做了顿饭,再看了一会儿书,时间便已经快要到戌时了。

        他关门前在山下的入口,以及屋前的入口都布置了几道警戒符,防止自己魂游太虚时有人闯进来没觉。

        戌时一到,李云生很准时的躺在了床上,将“子虚石”含入嘴里。

        他开始闭息,一直到大脑缺氧快要昏迷过去时,才猛地起身张开嘴。

        正当他以为自己做错,需要重来一次的时候,他现自己已经置身于一个阳光明媚的陌生环境里了。

        仔细一看,居然还是在一处擂台上。

        “哈哈哈,终于有个胆子大点敢上台跟老子切磋切磋了!”

        只听一个雄浑的声音哈哈大笑道,这笑声震得李云生耳膜都要裂开了。

        他抬眼一看,只见擂台的另一侧,一名九尺巨汉正叉腰大笑,而在他脚下躺着一具由双腿处撕裂,一分为二的尸体,鲜血流满了半边擂台。

        李云生再看看抬下,擂台边密密麻麻的围满了人,而这些人都用一副看死人一样的表情看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