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六章 师父?

第一百零六章 师父?

        只见那驼背老头看着他笑道:“四月清明时,我们九霄会准备一场比试,就在白鹭成丙字号擂台,公子到时候记得赏光。”

        “奖励也向今天这样?”

        李云生倒是很实际。

        “奖励您肯定喜欢。”驼背老头神秘的一笑道:

        “三千魂火石,还有一道稀有云箓。”

        魂火石李云生现在还没摸清它的清楚先不说,但这云箓对任何一个符师都有极大的吸引力,更不要说李云生了。

        “如果那天我有空,一定来!”

        李云生点点头道。

        “小师弟你在哪里?有没有到白鹭书院,快过来救救你师姐!”

        刚往东没走几步,李云生的脑子里就出现了桑小满的声音。

        “在太虚幻境,你也能跟我传音?”

        他有些诧异的边走边问道。

        “当然可以,你那子虚石是我炎家特制的,哎呀,别问这么多了,你快来,你师姐我快要被这帮人烦死了!”

        也不知道桑小满又惹了什么麻烦,李云生只得加快步子往白鹭书院赶去。

        就在李云生离开过后没多久,擂台旁的人群又爆出一阵惊呼声。

        只见那驼背老头将一大袋魂火石交给了一名看起来有些慌神的小女孩。

        “恭喜这位小姐,三千块魂火石,请好生保管。”

        不要说这小女孩,就连驼背老头都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居然真有人压了那李白。

        提着那一袋重重的魂火石,小女孩被众人注视的脸上烫,但眼神却依旧高傲倔强。

        “小姑娘,你一个人?”

        有人试探着问道。

        一旁的驼背老头冷冷的看了那人一眼,但没有阻止。

        “是又怎么样?”

        小女孩冷哼了一声。

        这个明显涉世未深的回答,让在场不少人动了心思,三千枚魂火石,这在太虚幻境可是一大笔财富。

        “哟,脾气倒是挺大的。”

        一个流里流气的青年修者一脸坏笑的走了出来。

        “这样吧,三千魂火石,你留一百其余给我,我保你一路平安,如何?”

        青年坏笑道。

        这简直就是明抢了,有些人虽看不过眼,但看到那青年腰间挂着的丙字号腰牌立刻沉默了。

        “休想!”

        小姑娘仰头冷笑道,犹如一只骄傲的小天鹅。

        “不给?这里虽然杀不死人,但叔叔我可以让你生不如死哦。”

        青年修者面色一寒,邪笑着伸手就要去掐住小女孩的脖子。

        可他话音才落,就惊愕的现,他掐住小女孩脖子的那只手,突然…不见了!

        低头一看已经连同手臂被齐肩削断落在地上。

        他警觉的想要逃,却被一只枯槁的手按住脑袋动弹不得。

        “老仆来迟,还望小姐恕罪。”

        只见一个头稀疏的老头就那么凭空的出现在小姑娘跟前。

        随着这个老头的出现,现场的空气犹如凝结了一般,一股摄人心魄的威压,一点一点的将众人吞噬,所有人都如图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脸惊愕的站在那里动弹不得,别说动弹,就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老头把手从那青年修者头上挪开,想要去牵那小姑娘,小姑娘却一把避开道:

        “说了我这么大了,不用你牵了!”

        “那我帮你拿吧。”

        “不用!”

        看着这对主仆离开,众人如蒙大赦一般的长吁了一口,刚刚那秃头老人身上散出来的威压,简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看着那小女孩对那老人说话的语气,一群人不由得再次冷汗连连,这老头实力如此骇然,也不过是人家一个仆人,这小姑娘什么来历?!

        可是就在他们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那老头突然停住了脚步,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袋道:“我这记性。”

        说完从袖袋里掏出一张符纸,轻描淡写的往身后一扔。

        身后刚刚那群围观的人,甚至连惊叫声都没跑出喉咙,就被一团剑光吞噬,只留下一地的碎肉。

        两人这么轻轻的一走,原本热闹的擂台区,此时一片死寂,只余下那驼背的老头,有些头疼的看着这满地的狼藉。

        “傅老,这,这,这如何是好?”

        一些九霄的手下问询赶了过来,惊恐的看着看到眼前的惨状道。

        “打扫干净,明天还要迎客呢,有人问就说是昆仑府南宫家做的。”

        说完驼背老头没有再理会那些人,看了一眼自己血肉模糊的右臂,叹了口气道:“这老鬼又变强了,现在居然连他一道符都挡不下。”

        再说李云生,找了一阵终于找到了桑小满口中的白鹭书院。

        不过刚一进白鹭书院,李云生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不知为何,这白鹭书院里面,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我到了,你在哪?”

        找不到桑小满,李云生尝试着传音入密道。

        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只听哪头桑小满开心得大叫了起来道:“我在这儿,在这儿,你们,你们都让开些,让我师父进来!”

        “师父?”

        就在李云生疑惑着桑小满又在搞些什么幺蛾子的时候,只见人群中一个模样俏丽的少女踮起脚伸手道:“云生师父,云生师父,看到我了吗?我是小满啊!”

        “你,你是桑小满?!”

        眼前这少女虽然姿容跟桑小满不相上下,但模样跟桑小满完全不一样,李云生不由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傻瓜,就是我啊,桑小满啊,太虚幻境里面每个人的脸都跟现实不一样!咦…小师弟,你现在的样子,真好看!”

        听着脑海里那个熟悉的声音跟说话不着调的语气,李云生确定人群中间,那俏丽的黄衫少女就是桑小满无疑了。

        “为什么你要说我是你师父?”

        一边挤开人群,李云生一边说出了自己第二个疑惑。

        “因为…”桑小满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林疏影那个小贱人,在我的名字被写进烂柯榜的时候,把我在太虚幻境的相貌拿到太虚幻境里拍卖,现在只要是个喜欢下棋的修者都知道我长什么样子了。”

        “这,跟你叫我师父有什么关系?”

        “我刚在白鹭书院被人认出来了,这帮书呆子,吵着嚷着要我跟他们下棋,堵着我就是不让我走,我被吵烦了,一不小心就把你帮我下棋的事情说了出来……但我没说你真名,只说你是我师父。”

        桑小满说完满以为李云生会生气,却没想到他只是平静的哦了一声。

        其实帮桑小满下棋这件事情,李云生一直没放在心上,既没有想过桑小满供出自己,又没想过桑小满利用自己去赢棋。

        先他很清楚桑小满不是这样的人,她做事情的初衷大多是出于好玩,虽然有时候让李云生有些头大,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每次跟桑小满在一起李云生都是开心的。

        其次,就是下棋这件事情本身,李云生就没把它当成过一样如何了不起的事情,对他来说,下棋只不过是一件跟他爹饭后打时间的小游戏。

        “你就是桑小满那个躲在暗地里畏畏尾的师父吗?”

        就在桑小满解释的时候,一个国字脸小胡子的中年人站了起来,一脸不屑的看向李云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