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八章 举荐信

第一百零八章 举荐信

        面对李云生突如其来的邀战,楚云帆瞬间就落下了脸,他觉得他苦口婆心,用心良苦的教育了这后辈良久,这后辈却不能体会他的良苦用心,只是想要在棋盘上跟自己角力,这让他很失望。

        当然更让他失望的是:“你为何有勇气与我下棋,方才我说那么多你还不明白吗?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我现在对弈棋之道的见解,根本不是你这种空有一股蛮力的小子能比的,你就算能下赢那顾师言又如何?我说的你都能懂吗?”

        楚云帆心里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没说出口,毕竟一说出口就有些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这样也太没有大家的气度了。

        这话当然不用他说,他身边弟子成群,都不用他使眼色,便有一名弟子站出来。

        不过他刚准备好一副盛气凌人的面孔,就被李云生打断了。

        “方才楚云帆先生说的很多东西,晚辈闻所未闻,但仔细一品前辈的话又总是耐人寻味。”

        “就凭你也配…”

        “你让他说。”

        那名一肚子话被生生什么憋在肚子里的弟子有些生气,他刚想开口教训李云生一番,却又被楚云帆打断。

        刚刚李云生说的那两句话很喜欢,特别是“先生”这个称谓,他着实喜欢得紧,比什么前辈高人顺耳许多,还有就是李云生那个“品”字,他也极为受用,这个品字他听到耳中,犹若饮一壶那盛夏冰酿一样的沁人心脾,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些弟子愚钝至极,自己说得那些道理心得,体味起来都像是囫囵吞枣,总是自己话都没说全就开始恭维奉承,不知道细细品味,所以李云生能说出这个“品”字,顿时让他觉得孺子可教。

        “先生说的这些棋理,太过深奥,光凭脑内推演自然是不够,须得在棋盘上一子一子的推演才算过瘾,而先生本人又在眼前,晚辈于是有些手痒难耐,心想如果能够跟先生手谈一局,必能解心中所惑,所以一时忍不住脱口而出,想要跟先生您下一局。”

        李云生搜刮尽这辈子看过的酸话,这才组合成了这一句。

        一旁的桑小满偷偷的戳了他一下,玩命的憋着笑传音道:“小师弟你变坏了哦”

        “我说的都是实话。”

        李云生不动声色的传音回去道。

        两人传音密语间,楚云帆思忖良久,皱眉沉吟了一声道:

        “你既然心中有惑,我便跟你下一盘吧,只是我这人,其他事情还好说,唯独下棋,我跟谁都一视同仁,跟谁都半子不让。”说到这里他一脸语重心长道:“你千万不要因为这盘棋,起了心结,你要知道,我下的棋比你吃过的盐还多,赢,是很正常的。”

        “先生放心。”李云生一脸轻松的点了点头道:“若能解惑,晚辈即有所得,这心结算得了什么。”

        这话姿态很低,但表达得却又很微妙,楚云帆很喜欢。

        “来,我让你先,你执黑!”

        楚云帆显得很大度开心道,说着便在一旁摆着一张棋盘的石桌边坐下。

        李云生也不客气,利落的在楚云帆对面坐下。

        相比桑小满落子的模样,李云生落子就显得利落很多,但也不张扬,落子声清脆而自然,听不出其中任何情绪的变化。

        开局的定式李云生下得中规中矩,而楚云帆的定式看起来则像是下了一番功夫,他嘴上说的随意,但从棋盘上看得出他对这局的输赢非常在乎。

        “这开局怎么看都像个刚学棋的孩童。”

        一旁有弟子小声嗤笑道。

        “是啊,特别是跟楚老的定式一对比,简直高下立判,这局棋没得下了。”

        另一名弟子附和道。

        不得不说,楚云帆布局很好,单从目前的局势上来看,他不但把己方的空地守得很牢靠,而且隐约间已经开始向李云生布局不稳的领地露出獠牙。

        就在众人以为,李云生肯定要加固领地的时候,他的黑子突然落在了一个很无关紧要的位置,这个位置在白子左上角圈地的附件,不像是守更不像是攻,更像是一处失败的落子。

        “这真的是胜了顾师言的那个人?”

        有些看过李云生跟顾师言那一局棋的人,此时皱起了眉头,就算是在白鹭书院也不都是支持楚云帆的,许多人更想看到一局好棋。

        看到这一子楚云帆心里也笑了,他轻松了许多,说实在的看过李云生跟顾师言的那局棋,他对李云生那局棋后半部分怒海狂涛般的攻势也很是忌惮,但现在看来那局棋跟他想的一样,不过是眼前这小子运气好罢了。

        接下来,李云生不顾自己后方不稳的局势,继续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地方落下黑子,前后加起来一共四子。

        看得众人直摇头。

        而白子楚云帆这一方,此刻可谓是粮草充足蓄势待。

        就在他正考虑用什么姿态,杀入李云生阵中时,“啪嗒”一声清脆的落子声将他脑内的美梦击碎了。

        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时候,李云生这一步棋,将之前那看起来毫无用处的落子激活了,那看似毫无用处的棋子,忽而变成了一柄无坚不摧的利剑,等楚云帆再来补救已经来不及了。

        楚云帆左上角原本那处固若金汤的领地,在李云生抽丝剥茧般的攻势下失守了。

        这一幕看得在场许多书生心神巨震。

        李云生激活那粒“弃子”的那步棋简直如神来之笔一样,这么匪夷所思的事情就生在眼前,教他们如何平静?

        不过很快,这样的事情再次生了。

        原本楚云帆快要得手的右下处的领地,再次因为先前那粒弃子活了过来。

        楚云帆的脸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他开始把目光落到李云生先前另外两粒“弃子”上,苦思冥想这两步棋到底有何玄妙,这一手想了足有一炷香的时间,直到自认为想得很周全了,方才长吁一口气落子。

        这经过苦思冥想之后一步棋,也让周围的书院弟子颇为赞叹,这步棋不算惊艳但却能体现楚云帆在棋道上的功力。

        然后这步棋对李云生并没有造成多大威胁。

        第三颗“弃子”被激活。

        这三颗棋子,造成的压迫感,让众人有种被千军万马兵临城下的错觉,他们都是如此更不要说楚云帆了。

        他原本阴沉的脸,此时涨得通红。

        盯着棋盘苦思冥想了大约半个时辰,才颤颤巍巍的从棋盒里拿出一颗白子,想要放到棋盘上却又开始犹豫。

        “咳!”

        突然楚云帆猛地咳嗽了一声,然后一口鲜血喷在了棋盘上。

        “楚老!”

        一种白鹭书院的弟子赶紧围了过去。

        楚云帆却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过来,他看着李云生脸上依旧带着傲气道:

        “我输了。”

        不等李云生第四粒棋子被激活,楚云帆便主动认输了。

        “为什么?”

        他死死的盯着李云生。

        “这……没什么,多往后面推演几步就好了。”

        看着棋盘上的血迹,再看看楚云帆那像是瞬间老了十岁的脸,李云生突然有些不好意思道。

        “多往后推演……几步?”

        楚云帆苦笑着摇头,心道,这哪里是几步?

        他也没继续问下去,只是从怀里掏出一个蜡封的信件递给李云生。

        “去这里吧,这里都是跟你一样的怪物。”

        看李云生结果信时一头雾水的样子,楚云帆解释道:

        “这是设在太虚幻境中的烂柯棋院举荐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