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章 惊蛰

第一百一十章 惊蛰

        “啪嗒”一声,李云生手里的茶杯掉落在地上,茶水跟茶杯的碎片溅落一地。Ww    W.『BiQuGe.CN

        向来爱干净的李云生却没有去管他,依旧是死死的盯着蓍草手环上那多出来的半格,他不可能看错这蓍草手环上的格子,毕竟这每一小格就代表着他一年的寿命啊,他很清楚的记得在试剑大会之后,因为自己神魂消耗过度,将自己的寿元折损到了十九年,之后无论自己怎么每天念颂镇魂经,这手环上的赤色小格子,就是不增加分毫。

        所以现在看到这手环的格子多出了整整半格如何不让惊讶?

        “十碗三桑汤,还有五六颗魂火石就能涨我半年寿元?”

        看着那半个赤色小格子,李云生显得有些心潮澎湃。

        以前他跟他爹寻觅仙府只会破除身上那诅咒,最后到了仙府现这诅咒依旧没减分毫,更加讽刺的是因为自己乱用神魂,寿命不增反减。

        而今天自己只是去了一趟太虚幻境,吃了几颗魂火石,喝了十碗三桑汤就立刻增加了半年寿元,这是不是意味着一直缠绕着李家几代人的诅咒有了破解之法?

        想到这里,李云生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绪。

        虽然时至深夜,但此时他睡意全无,看了看手里的“子虚石”,他决定再去一趟太虚幻境。

        于是他直接坐在桌边,然后毫不犹豫的重新将子虚石含在嘴里。

        这一次他出来的很快,只花了一刻钟不到的时间,不过脸色明显有些不对劲。

        “这魂火石看来也不能多吃,是我太心急了。”

        他面色赤红,呼吸急促道。

        原来他刚刚再次进入太虚幻境后又吃了几颗魂火石。

        他微微颤抖着地抬起带着蓍草手环的手,现原本的半个格子再次增加了一点。

        李云生心满意足的回到了床上,然后开始闭目打坐,开始诵念镇魂经,压制因为服食魂火石过多而造成的神魂混乱。

        虽然刚刚很危险,但此时的李云生,就像是汪洋中的一叶扁舟,终于寻到了方向,这种兴奋跟欣喜,是一直活在安稳中的人无法体会的。

        接下来的几天,李云生除了正常的打坐练功之外,每日都会花一两个时辰去太虚幻境,希望多赚一些魂火石。

        这两天深入接触下来,李云生现了一些问题。

        一是太虚幻境里的时间大概是现实中的三倍,这边两个时辰在那边是六个时辰。二是魂火石头就跟桑小满说的那样确实很稀有,只有新入太虚幻境的修者身上才有一两枚,而且如果李云生直接服食魂火石三日内不能过六枚,否则对神魂不但无益反而有害,最好的滋养神魂的方法还是太虚幻境里的滋养神魂的食物跟药剂,不过食物已然很贵,药剂更加是天价,李云生目前的身家根本买不起。

        所以通过太虚幻境滋养神魂,增加寿元这件事情,对李云生来说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不过李云生反而觉得这样也好,至少让他原本有些投机的心平复了下来。

        ……

        惊蛰。

        “春雷响,万物长。”

        惊蛰一到,白云观也渐渐忙碌了起来,开始修整农具,准备春耕,喂了一冬的老黄牛也算有了用武之地。

        跟着忙活了一天的李云生,总算是回到了自己住处。

        山下那三亩仙田不算多,但还是够李云生忙活一阵的了,头一次犁地老牛不听使唤,这惊蛰一到仙田里的一些害虫也都出来了,这些虫子可不是俗世那些能比的,非得用二级以上的专门除虫符箓才能杀死,这里面符箓放置的位置,还有相互之间的搭配也很重要,对于第一次没经验的李云生来说很耗时间。

        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的李云生,到了杯茶坐在了老槐树下。

        山顶风不大,老槐树枝桠微微摇曳着,显得十分悠然自得。

        对于老槐树上无论冬夏依旧盛放的绯色槐花,李云生已经不会再感到惊讶了,也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每次望着这满树的槐花,无论他心情如何烦躁,都会慢慢变得平静下来,所以每晚开着窗户打坐已经成了他的一个习惯。

        这几日天气阴沉,空气暖湿,已经多日没见过太阳了,偶尔晚间还能听到几声沉闷的雷声。

        望着远处青黛色的山峦,李云生沉默不语。

        今天倒不是呆,只是在想今晚再次冲击结胎破境的事情,哪怕这破境后也是那几个老头口中说的伪境,李云生也不在乎,更加不是为了那几个老人的承诺,他只是想要证实一下,自己这将近一年的努力是否真的是泡影。

        他开始仔细梳理了一下自己手里破境的手段,他最大的手段无疑就是《画龙诀》。

        画龙诀的上篇经过这么些时日孜孜不倦的修习,李云生已经有把握说炉火纯青了,特别是那几次生死关头搏命一般的“鲸吸”,特别是配合自己神魂,让他对《画龙诀》有了自己独到的见解,如果不是面对无根仙脉那无底洞一般的丹田李云生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另外一个手段是李云生之前准备的那小半瓶白云酿,虽然他手里还有两三万金可以向百草堂买一些丹药,但是就在前些日子大先生就告诫过他,低阶纳气丹对无根仙脉几乎无效,而高阶丹药以李云生目前的经脉来说根本无法承受。

        所以比丹药温和的白云酿倒是成了李云生最好的选择。

        按照大先生的说法,白云酿对李云生还有一个最大的用处,那就是镇痛。

        李云生站起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倒掉碗里的茶叶,走到厨房把杯子洗干净。

        天色渐晚,李云生拿观里的仙地送来的小白菜跟鸡蛋做了一碗汤,把从家里带过来剩下的小鱼干都煮了,再用仙米煮了一锅白饭。

        他一个人坐在屋前,细嚼慢咽的一点点吃完,吃的一粒米一口汤都不剩。

        吃完饭,天色已然浓稠得化不开,天际隐约传来几声雷鸣声。

        在山下路口跟屋前都布下了几张符箓后,李云生才钻进屋子,推开窗户静坐在床上,用神魂感知着天地灵气最炽盛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