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春雷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春雷

        春雷滚滚,从冬眠中醒来的秋水群峦山间走兽飞禽,在这暖湿的空气中,一个个显得异常躁动不安,虫豸推开挡在洞口的泥土落叶钻出洞中,兴奋中带着警惕地四下嗅触着。』Ω

        一场绵绵的春雨在滚滚春雷的鼓点声中落下。

        越下越大。

        白云观后山山脚的一株大榕树下。

        大师兄张安泰,二师兄李阑,三师兄李长庚一人撑着一把油纸伞,静静的站在这瓢泼大雨中,就连平日里最坐不住的李长庚,此时的也显得异常安静。

        小师弟李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住他们三个,他们做不了什么,但是能等,等李云生平安。

        其实对于小师弟李云生是要当一名修者,还是在白云观山下做一个农家,三位师兄之间是有过争论的。

        大师兄张安泰觉得,小师弟李云生既勤勉又能吃苦,人还很聪明,日后种地做生意是一条好出路,寿命是短了些,但人活得安稳自在。

        二师兄李阑跟三师兄李长庚则表示反对,他们认为上次试剑大会上李云生显露的锋芒,不该让他困在这白云观山下,好男儿当踏遍十州仗剑四方。

        现在看起来,他们的小师弟选择了后者。

        师兄弟三人在这一点上性子很像杨万里,意见相左时吵归吵,但心里终究只是想着对方好的,既然李云生做出了抉择,三人的意见也就统一了。他们很早就知道李云生会在今天冒险突破,但在这之前三人并没有跟李云生多说什么,既没有去加油打气,也没有出言劝阻。

        他所做的就是今天这样,撑着伞在山下静静的等着。

        “你回去吧,雷这么大,小帘儿要怕了,这里有我跟老三就好了。”

        李阑劝张安泰道。

        张安泰摇头:

        “三人中,我脚力最快,万一小师弟出了什么问题,说不得要我送去百草堂。”

        “我不会让小师弟有事的。”

        李阑目光看向山顶,很坚定的说道。

        “你难道……”

        “没错。”

        张安泰微微一惊,他话还没说完就被李阑打断了。

        白云观杨万里的住处。

        “我是怎么教出你们三个大傻子的?”

        透过窗户外漆黑的夜色,杨万里朝后山方向看了一样,摇了摇头骂道。

        说着直接关窗吹灯上床。

        只是雷声的间隙,杨万里屋内不时传来,他那张老木床的嘎吱声。

        这一晚同样没睡的还有书楼的大先生,跟山房里孙武谋那几个老头。

        大先生正坐在棋盘前打谱,但不时表情凝重的朝窗外看看。

        而山房里那几个老头,雷雨声中喝酒打趣唱曲玩得不亦乐乎。

        屋外的这些种种,早早进入二寂的李云生自然不知道。

        他只觉得自己今天状态非常好,虽然屋外雷声轰鸣,但脑内却是万籁俱寂空明一片,画龙诀就如同他的呼吸一样,在体内悠悠运转,不疾不徐。

        轰!

        随着一声令房屋震颤的雷声响起,李云生神魂忽而感觉到秋水的群峦中,一种青色雾霭忽而蒸腾而起,一时间屋外山林间走兽狂啸飞禽嘶鸣。

        “来了!”

        李云生一把随手打开小瓷瓶的瓶盖,仰头准备将里面的白云酿一饮而尽。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原本小半瓶的白云酿居然吞了许多口才喝完,这并不像是小半瓶的量。

        但是白云酿随之而来在体内爆炸的灵力跟酒劲让他根本来不及去多想。

        “昂~”

        一声混合在雷声中的鲸吟声破空而出。

        秋水群峦躁动的天地灵气,好像在这一声鲸吟声中找到了方向,疯狂的涌向白云观后山这间小茅屋。

        虽然李云生这声鲸吟几乎被雷声掩盖,但依旧逃不出山下张安泰,还有大先生他们的耳朵。

        三个师兄握伞的手随着这一声鲸吟一紧,大先生则放下了手中的棋子站了起来,山房里的四个老头也都收起了玩世不恭的面孔。

        而在床上一直辗转反侧的杨万里,此时已经坐了起来推开了窗户,烟锅子里的灰烬忽明忽暗的闪烁着。

        白云酿的灵力率先在李云生的体内疯狂涌动起来,随着《画龙诀》的牵引形成了一个飞旋转的灵力漩涡,将那些被李云生神魂牵引而至的庞大天地灵气,飞的吸入李云生的体内。

        虽然屋内外乱流涌动,但是在二寂境的作用下李云生异常冷静,细针密缕地将这些粗暴的天地灵气转化做真元,就如同雨滴汇聚成溪流,溪流汇聚成江河那般,一点点的在体内积蓄,他没有急着将真元导入丹田,而是强行截流想要等到真元壮大,一直到经脉承受的上限,最后一起填满丹田。

        终于,因为积蓄太多真元,李云生的经脉开始出现胀痛感。

        “去吧!”

        在心里暗自吸了一口气的李云生,异常决绝的喊了一声。

        像是在配合李云生一样,又是一声炸耳的惊雷在他头顶响起,随后李云生体内压制了许多的真元,犹如破堤洪流一般冲向丹田。

        这么庞大的一股真元一齐冲撞着涌向丹田,立时让李云生感受到一阵经脉撕裂的疼痛。

        豆大的汗珠从他脸颊滑落。

        但这才是开始。

        未等所有真元进入丹田,李云生再次一声鲸吟,他知道刚刚涌入丹田的真元,远远不够填满自己那如无底洞一般的丹田。

        不过似乎觉得还不够,一声鲸吟声才落下,李云生紧接着又是一声。

        几乎是连续三次鲸吸,李云生只觉得神魂一阵颤抖,但他已然顾不得那么多。

        顿时整个后山狂风大作,雨夜中的天地灵气化作一团团黑云涌到了后山小屋之上。

        一瞬的雷光之中,只见整个小木屋恍若被一团紫云包裹住一般,而下一道雷光闪过之时,这一团紫云已经不见踪影,尽数被李云生吸入体内。

        “噗!”

        一口鲜血喷出,一次吸入如此庞大的天地灵气,最终还是伤到了李云生的经脉。

        忍受着经脉撕裂的疼痛,李云生再次细致耐心的将这庞大的天地灵气,转化成真元最后毫不犹豫的一口气导入丹田。

        咚!

        忽然,李云生脑子里响起了一声奇怪的声音,就好像有什么东西撞击到了墙壁一样。

        紧接着,他感觉到小腹的丹田处一阵温热,原本如决堤一般,疯狂流逝的真元突然静止不动了。

        “难道……成功了?”

        李云生惊愕道。

        不光是李云生,山脚处的三个师兄也是睁大了眼睛,一脸的狂喜,因为就在李云生小屋的头顶,赤色的云层开始一点点的翻涌汇聚。

        这是破境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