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不愿

第一百一十二章 我不愿

        结胎还未成功。

        感受着丹田里的变化,李云生很快从狂喜中清醒过来。

        他像是一个手里捧着鸡蛋孩童,小心翼翼地一点点地让真元在丹田中运转,渐渐他能清晰的感受到丹田中有一团暖流在凝结汇聚。

        “这就是丹胎吧?”

        眼见着丹胎要成,李云生显得越的沉着冷静。

        突然屋外风雨骤停。

        一刹那,整个世界仿佛变得死一般的寂静。

        李云生的心脏突然剧烈跳动起来,一股让人绝望的失落感涌上心头。

        轰!

        又是一声雷鸣。

        山下的原本激动的三个师兄的脸突然落了下来,只见李云生屋顶那涌动的赤色云彩,一眨眼之间骤然炸裂飞散,无影无踪!

        “不好!”

        大师兄张安泰大喊了一声,然后不顾一切的冲上山去,浑然不顾李云生布下的符箓凶狠的击打在身上。

        李阑李长庚也是紧随其后冲了上去。

        就如张安泰说的那样,李云生此刻的状况确实不太好。

        就在刚刚,李云生明明感觉到丹胎就要结成了,但只是一个呼吸之间便陡然崩塌化作了泡影。

        一刹那的寂静之后,雷声跟雨声又呼啸而至。

        “为什么,就差一步,为什么?”

        面色煞白如纸的李云生端坐在床上。他一脸的迷茫跟不解,像是一个被大人拿走了许诺了压岁钱的孩子,他不解为何自己付出了十倍百倍的努力还是这个结果,他迷茫接下来自己该如何走下去。

        李云生的道心动摇了。

        “老六,你怎么样了?!”

        还没到门口,张安泰就焦急的大喊道。

        “不要过来!”

        李云生带着一丝沙哑的声音吼道。

        “对不起……大师兄。”

        意识到自己的无礼,李云生道了一声歉,然后突然眼神无比坚毅的喊道:

        “就这么放弃,我不愿!不破镜,吾宁死!”

        只是一瞬间的动摇,李云生重新找回了自己的道心,他想明白了,他想要破境跟修行无关,跟长生无关,归根结底不过是自己愿与不愿。

        听到这句话几个师兄都愣在哪里,他们没想到这平日里谦和的老六,骨子里居然是如此的倔强。

        而李云生话音才落下,轰鸣的雷雨声中,一声鲸吟再次直冲云霄。

        但令三个师兄骇然的是,这还只是开始,这犹如巨鲸绝望中的嘶吼声,一声接着一声的在后山山顶响起,渐渐的连雷声都压制不住了。许多秋水睡梦中的修者,都被这带着一丝悲凉的鲸吟声惊醒,然后一脸茫然看着屋外的风雨。

        山房里那四名老人,听着雷雨声中混杂着的这一声声鲸吟,都不约而同的站了起来,望向了白云观后山的方向。

        “老六这是在做什么?”

        李长庚一脸的忐忑的问道。

        “在拼命。”

        李阑的手死死的攥着拳头,指甲都陷到了肉里。

        “不行,我不能让他这么冒险,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修行这一条路!”

        张安泰说着就要冲到李云生的小屋里。

        “大师兄。”

        李阑一把拉住张安泰道:“老六说他不愿!”

        他面色深沉的盯着张安泰继续道:“你我愿意苟活,可小师弟不愿偷生!”

        但其实这个时候张安泰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李云生全然不顾神魂受损地释放出所有神魂,再不要命的连续十来次鲸吸,终于换来了整个秋水群峦天地灵气的共鸣,磅礴的天地灵气在雷雨中化作一条紫色的巨龙盘旋在小屋的上空。

        三个师兄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不过李云生这代价同样也是惊人的,如果不是在夜色中,定能看到他手上的蓍草手环上的赤色格子,正一点点的消失。

        但床上端坐着的李云生似乎完全没有去想这些,他的意志空前坚定,他不愿接受之前那个结果,所以现在哪怕赌上自己这条残命,也要去与那飘渺虚无的上天争上一争。

        他一仰头,再次一声鲸吸。

        就见那小屋上方盘旋的天地灵气瞬间蜂涌而下冲向那小木屋。

        这不要命的吸纳天地灵气,结果可想而知,他只觉得周身经脉,好似要被撑开炸裂一般。

        感受着在自己体内这庞大而狂暴的天地灵气,李云生知道接下来只要自己哪怕一瞬的失神,自己就可能化作一滩血水。

        神魂本来就已经消耗得差不多的李云生,现在就像是被吊在悬崖边的一根藤蔓上一般,只要自己的手一滑就有可能掉入万丈深渊。

        现在李云生能做的,就是这么僵持着,然后一口一口的用《画龙诀》吞食着体内的天地灵气,最后化作真元。

        看起来是一个很简单的过程,但是对此时正承受着非人般疼痛的李云生来说,一点都不简单,每炼化一口天地灵气,对他来说都是一次搏命的过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李云生的几个师兄都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焦急的等待着,任凭雨点打落在身上。

        就在这等待中,雷声慢慢小了,雨也停了。

        天际露出了鱼肚白。

        雨后的秋水,空气中散着草木和泥土的香气,静谧而宁和。

        “怎么没有动静了?”

        张安泰一脸焦虑的说道,直到天亮之前小屋里时常还会传出李云生喘息声,但是天一亮小屋里突然变得异常安静,听不到任何响动。

        李阑摇了摇头也不知道生了什么。

        当下,张安泰再也按耐不住,直接冲进了李云生的小屋。

        小屋里此时的场景,让三个师兄觉得鼻头一酸。

        只见被风雨吹打得有些杂乱的小屋内,满地的绯色槐树花花瓣,而床上端坐在的李云生此时已经满身的血污,就跟一个血人一般,不光是身上,就连床单都染红了。

        就在张安泰心情沉重的,想要上前看看李云生是否还有生机的时候,满脸是血的李云生抬起了头。

        他咧嘴一笑,雪白的牙齿跟脸上的血污形成强烈的对比。

        “是我赢了。”

        一个沙哑的声音,从李云生的喉咙传出。

        就在此刻,后山的上空,一团赤色的云层翻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