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年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三年

        “老六呢?”

        白云观张安泰家,刚从地理忙活回来的张安泰,看见李云生不在书房,有些着急的跑去问苏茹。Ww    W.BiQuGe.CN

        “在后院园子里陪小帘儿玩呢。”

        苏茹一边往锅里倒了一小碗水,一边说道。

        听苏茹这么一说,张安泰算是松了一口气,他怕李云生又偷偷的在练功,因为百草堂的先生千叮嘱万嘱咐过,这段时间切记不要让李云生再伤着经脉,否则日后会要留下后遗症的。

        “你去喊他来吃饭吧,我菜都烧好了。”

        将锅盖盖好,苏茹那抹布擦了一下手道。

        ……

        “好玩吗小帘儿?”

        “咿咿……呀!”

        阳光明媚的张家后院,李云生将小帘儿高高举起,小帘儿兴奋的咿咿呀呀的手舞足蹈。

        自那日破境,到现在已经过去小半个月了。

        李云生因为强行破境,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也好得差不多了。

        不过他破境的事情在秋水并未掀起多大的涟漪。

        毕竟白云观在秋水过于偏僻,没有多少人看到当日的异象,而白云观本身没有修为的农家居多,又到了农忙时节,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后山李云生的变化。

        不过究其根源,还要说到无根仙脉,李云生丹胎虽成,但依旧不能摆脱无根仙脉的束缚,那丹田处的无底洞依旧在那里,真元一进来照样消失得无影无踪。

        所以这个破境有名无实,算是一个伪境界,若不是仔细探查,在寻常修者眼中,李云生依旧是一个没有任何修为的凡人。

        不过就算是伪境,李云生也从破境中得到了不少好处。

        最突出的就是,李云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神魂壮大了一倍不止,现在的他在不损耗神魂的情况下一日至少能进行三次鲸吸,如果是画符箓,一天能够画两张三级符箓或者一张四级符箓。

        另外一个就是经脉的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被这次强行破境的缘故,李云生感觉到他的经脉扩宽了两倍不止,而且他明显感觉得到,他的经脉坚韧了许多。

        经脉变得宽阔强韧的好处是,《画龙诀》炼化天地灵气的度变得更快获得的真元更多,现在就算不将真元存在丹田,他依靠鲸吸也能使出秋水剑诀,一次鲸吸足够让他出两剑。

        这破境之后画龙诀炼化天地灵气的度,让李云生有一种愈的佩服玉虚子。

        收获虽多,但李云生付出的代价也非常高昂。

        强行吸纳庞大的天地灵气,几乎让他的经脉处在了崩溃的边缘,卧床修整了半月余才恢复。

        李云生的真正的损耗其实不在身体上,而是在神魂上。

        那一晚之所以能进行十来次鲸吸,完完全全是因为在燃烧他的神魂。

        举着小帘儿,李云生藏在袖子里的蓍草手环暴露无疑。

        原本那上面的十九个赤色小格子,此时只剩下了……三个。

        “三年。”

        阳光下,蓍草手环上那仅剩的三个赤色格子,异常刺眼。

        如果蓍草手环预示得没错的话,李云生的寿命只剩下三年。

        也就是说,李云生为了这次破境耗费了正正十六年寿元的代价。

        “真是讽刺啊。”把小帘儿抱在怀里,李云生苦笑道:“我来仙府,求的是长生,没想到长生没求来,却把自己原本的寿元搭了进去。”

        一想到自己寿命可能只有三年,李云生心里就涌出有一股极度不真实之感。

        “你哥哥,我只剩下三年的寿命咯,小帘儿你知道么?”

        捏了捏小帘儿粉嘟嘟的脸,李云生笑着说道。

        小帘儿才几个月大哪里听得懂他的话,只是咿咿呀呀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乌溜溜的大眼睛转了转,然后抬起小手拍了拍李云生的脸。

        这些天除了疗伤,李云生剩余的时间都在考虑修复神魂的事情,因为之前太虚幻境的经历,让他对修复自己的神魂有了些许信心,那次蓍草手环上多处的半格如果不是意外,也就表示他的命还有救,但他自己也不敢确定,毕竟这次的损伤远远过前几次,只有去一趟太虚幻境才能知道结果。

        “老六,带帘儿回来吃饭了。”

        张安泰不知何时站在了院子的门口。

        “来了。”

        李云生闻声本能的将手臂往袖子里缩了缩,大师兄他们还不知道他神魂受损的事情,李云生也不想让他们知道。

        因为养伤,这些日子李云生几乎都住在大师兄家,苏茹她们不懂什么修行的事情,她只知道李云生生了病需要个人照顾,于是每日变着花样的给李云生做好吃的,不光是大师兄跟苏茹,就连观里一些庄户都纷纷拿了新鲜的蔬菜水果来看李云生,这段时间李云生算是体验了一把“少爷”的生活。

        “大师兄,我好得差不多了,不用再麻烦你跟嫂子照顾了。”

        吃完饭,只剩下大师兄跟自己的时候,李云生突然开口道。

        “再多歇几天吧,观里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有我跟你二师兄三师兄呢。”

        张安泰皱了皱眉。

        李云生没有说话。

        张安泰看得出他已经下了决心,于是叹了口气接着道:

        “算了……你想回去就回去吧,你哪天想吃你嫂子做的蔡了随时过来。”

        他看了眼李云生突然郑重地说道:

        “老六,你须得记得,你不止有修行这条路。”

        李云生那天满身血迹的模样,张安泰依旧历历在目,每次想起来他都满心的后怕,但同时又惊诧于这个小师弟坚毅于常人的心性,若是以前他肯定是反对李云生踏上修者这条路的,但是那天满脸血污中李云生那个眼神让他动摇了。

        在他还很年轻的时候,在他们还未到白云观的时候,他曾经看见过这种眼神,这种不顾自己性命也要向天道奋力求索的眼神,这是真正的修者才有的眼神。

        “虽然老六是个无根仙脉,但或许,他比秋水许多弟子,都要适合走修者这条路。”

        他在心里这么想道。

        “我知道的大师兄。”

        李云生点点头。

        他嘴上虽然这么答应,他心里却是想对张安泰说:

        “大师兄,你错了,我从来都只有一条路。”

        这一点,从踏进仙府那道门的时候,李云生就已经想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