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萧长歌

第一百一十五章 萧长歌

        大先生来到二楼的楼梯口,没有继续往下走,只是站在那里静静的等着。『Δ

        不一会儿,就看见一个麻子脸老头牵着一名俊俏的男孩,咚咚咚的踩着楼梯走了上来,望见楼上站在的大先生,老头子咧嘴冲大先生一笑,露出一嘴的黄牙。

        那小男孩看到大先生却像是被吓到了一般,睁着乌溜溜的大眼睛,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爷爷,我们回家吧。”

        小男孩突然拉了拉老头的手道,这一次,他说的是我们而不是我。

        “小屁孩,真不懂事,没看到你伯伯在上面等我吗?”

        麻子脸白了小男孩一眼。

        “回家我一定好好读书,好好修炼,你喜欢吃的红烧肉,我也会求着奶奶做给你吃,奶奶不愿做,我来学着做给你吃。”

        小男孩依旧死死的拽住麻子脸老头的手,带着一丝哭腔道。

        “急什么?”麻子脸老头笑着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接着道:“我跟你伯伯喝杯茶再回去也不迟。”

        于是小男孩一脸不情愿的被他拖到了楼上。

        “看到老朋友,怎么板着个脸?”

        走到二楼,麻子脸老头一副玩世不恭的模样笑道。

        “谁跟你是老朋友?”

        大先生依旧不假辞色。

        “都几十年没见了,说话还是这么冲。”麻子脸老头摇着头径直从大先生身边绕过,东看看西看看像是在找什么似得,终于还是没找到,于是摸了摸肚子冲大先生乞笑道:

        “有没有点吃的,我跟我孙子都好几天没吃顿饱饭了。”

        ……

        大先生厢房里,一老一少抓着桌上的点心狼吞虎咽。

        “你偌大一个昆仑萧家,怎会连盘缠都不带足?”

        看着麻子脸老头的吃相,大先生一脸不解道。

        “萧家,穷,穷啊,哪里,哪里像你们,像你们秋水。”

        麻子脸老头一边狼吞虎咽一边说道。

        “你又说谎!”一旁的小男孩吃相就要矜持很多,听到麻子脸老头这么说,先是警惕的看了眼大先生,然后红着脸反驳道:

        “要不是你一路上,把我们的盘缠都输了,我们怎么会连饭都吃不起?”

        “小澈啊,这你就不懂了。”咽下嘴里吃食,麻子脸老头一脸正色道:“你奶奶给我的那丁点盘缠,能吃到什么好吃的?昆仑到秋水路远着呢,还不如赌上几把,万一要是赚了,咱爷俩就能吃香的喝辣的了!”

        看小男孩一脸的不服气,他语重心长的接着道:“小澈啊,这修行亦如如此,机缘来了,若是因为害怕风险而放弃,你这修行要修到何时?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胆子太小!”

        小男孩闻言撇了撇嘴,也不反驳,只是埋头吃东西。

        “你这些点心好吃倒是好吃,但还是不如刚刚山下那半个馒头。”

        麻子脸老头如酒足饭饱一般的拍了拍鼓起来的肚皮,一脸不尽兴地说道。

        大先生哪里知道他说的那半个馒头是什么,只是自己好心给他吃食,他不但不感激反而挑三拣四不由得有些生气。

        “不喜欢可以吐出来。”

        大先生面无表情道。

        “呕……”

        闻言,这麻子脸老头真的作势要吐出来,吓得一旁的小男孩赶紧捂住了鼻子。

        “骗你的。”麻子脸老头坏笑道:“我萧长歌吃进去的东西从来都不吐出来。”

        “往年你都是清明之后来,今年怎么提前了?还带个孩子。”

        大先生岔开话题,看了眼萧长歌身旁的小男孩说道。

        “因为我老了啊。”

        将一块糖直接扔进嘴里,萧长歌边嚼着边笑眯眯的说道:

        “我怕我等到清明,就连剑都拔不出了。”

        说到这里他的目光看向身边的小男孩异常和蔼地说道:

        “小家伙是来替我收尸的。”

        “我可背不动你!”

        小男孩一脸嫌弃的撇了撇嘴。

        而大先生闻言则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修者哪有老不老的?萧长歌口中的老了,自然是指堕境了。

        “没想到当年那个单剑独创秋水,意气风的偏偏少年,居然变成这幅模样。”

        看着萧长歌这副模样,大先生叹了口气,心中不胜感慨道。

        “你大先生,也没好到哪里去啊。”

        萧长歌呵呵一笑道。

        说着他拿起一杯茶,用茶水漱了漱口,把牙齿缝隙里糕点的残渣给清洗干净,然后全部一口吞下肚里,看得一旁的小男孩满脸的嫌弃。

        “而且,说起来,你大先生还真不如我。”

        做完这些,萧长歌突然一脸自得的说道。

        “哦?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不如你了?”

        大先生冷笑,两人自年轻时候那一战起,好胜心极强的两人几乎比试了一辈子,大先生自认没有任何地方输给萧长歌。

        “这里。”萧长歌摸了摸旁边小男孩的脑袋,依旧是十分得意道:“我萧长歌的孙子,我萧某人衣钵的传人。”

        “爷爷你那磨磨唧唧的剑无聊的紧,我才不要练。”

        小男孩一把推开老头的手,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闻言萧长歌放声大笑,而大先生却一脸的愕然。

        这小男孩根骨资质极佳大先生自然早就看出来了,可让大先生惊愕的是他评价萧长歌剑法的那句“磨磨唧唧”,别人恐怕听不出什么,但大先生跟萧长歌交手了无数次如何听不出?这磨磨唧唧正是萧长歌剑法的真意啊。

        能够一语道破萧长歌剑法的真意,这小家伙日后与剑道之上的造诣不可限量。

        这当真让大先生有些羡慕了。

        如果在传人的这一点上,萧长歌确实胜了大先生。

        这么些年,大先生不是没收过弟子,但要么过于愚钝,要么吃不了苦,没熬到正式收徒就都落荒而逃了。

        一念至此,大先生心里就是一阵的落寞。

        “大先生,我看完了。”

        就在这时,李云生抱着十几块玉简走进了厢房。

        “啊,是你!”坐在萧长歌旁的小男孩指着李云生一脸惊喜道:“给我好吃的馒头的哥哥。”

        而看着面前站着的李云生,大先生原本满是阴霾的脸瞬间转晴道:

        “来,云生,坐这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