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断水剑

第一百一十七章 断水剑

        梨花峰,活水亭。』Ω

        “吃吗?”

        李云生掰开一个软糯的馒头,分了一半递给一旁抱膝坐在凉亭长椅上的萧澈。

        看了看李云生,再看了看李云生手里的馒头,萧澈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过馒头。

        “谢谢。”

        小男孩对李云生的印象似乎好了些,不过道谢时依旧面无表情带着警惕。

        “不用。”

        李云生摇摇头,撕了一块馒头放在嘴里,目光依旧笔直的看着湖面。

        一阵爽风带着湖面的涟漪吹来,两人鬓角的头同时被吹起,然后又同时落下。

        于是两个闷葫芦就一言不的并排坐着,一面望着烟波浩渺的活水谭,一面慢悠悠的撕一片馒头放在嘴里吃着,一句也没有聊起接下来大先生跟萧长歌的比试。

        秋水本就地广人稀,而梨花峰周遭又无福地洞天灵气稀薄,所以平日里少有人烟,但景致却一点也不比秋水其他地方差。

        活水谭北面傍着梨花峰,南面是一处杏花林,山水花木相映成趣,偶尔飘来一团还未散去的水雾,当真一派仙界景象,湖面横七竖八架着十几座浮桥,入夏时这里是秋水纳凉的好去处。

        又是一阵爽风袭来,这阵风比方才要大许多,水面带起的涟漪,化作水浪拍打在活水亭上,响起一阵哗哗的水浪声。

        不过李云生跟萧澈二人的目光,却落在了远处随着这种徐风而来的两道黑影上,这两道黑影远看像极了两只争食的白琵鹭,而随着一点点的靠近,两人终于是看清,正是大先生跟萧长歌两人。

        大先生一身灰色儒衫,腰间一柄桐木鞘长剑,虽是满头花但身子修长挺拔英气逼人。

        萧长歌则一身麻布短打,脚上一双脏兮兮黑漆漆的露趾草鞋,配剑用草绳系在背上,身形佝偻看起来手无缚鸡之力,但表情却像极了那山下的市井无赖,满脸邪意的笑容。

        两人站在水面上,身形随着波浪起伏,就好似长在了水面一般。

        “臭小子,你爷爷这身法如何?”

        萧长歌看向活水亭,一脸得意道。

        不过这萧澈见状默默的转过了,假意看着远处的风景。

        “你这臭小子!”

        萧长歌一跺脚,一阵浪花翻滚着朝着扑腾而来,拍打在亭子的墙面上正好溅了小澈一身,连嘴里都吃了一口水。

        见状萧长歌笑得前仰后合。

        不过萧澈依旧面无表情,像是习以为常的一般,默默的擦拭着脸上身上的水。

        有一个如此玩世不恭的爷爷,李云生突然有些同情起萧澈来。

        “别胡闹了。”

        大先生呵斥了萧长歌一声,然后手一扬冲李云生道:

        “接着!”

        一枚金闪闪的钱币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然后精准的落到李云生手上。

        “你等一下将这金币抛入水中,金币落水我跟他比试就正式开始。”

        大先生解释道,说完他的目光郑重的看向萧长歌,右手扶住了腰间的剑柄。

        而大先生话音一落,这萧长歌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一手握住背上长剑的剑柄,目光死死的盯着大先生。

        “小兄弟,你可以扔了!”

        大先生头也不回地冲李云生吼了一句。

        “好。”

        李云生点点头,然后走到亭子边上,拇指一弹,那枚金币重新化作一道金色的弧线向那活水潭飞落而去。

        只听“扑通”一声,金币落入水中。

        几乎是在同一瞬,“锵”的一声长剑出鞘声响起,一阵狂风从湖面呼啸而来,吹得李云生眼睛都睁不开。

        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湖面依旧平静,萧长歌跟大先生则像是根本没动过一样站立在水面原地,但两岸的山石树木却像豆腐一样的被整齐切开,山林化作平地,萧长歌身后梨花峰的岩壁上更是多出了一道几十米长的剑痕。

        “怎么,怕我看穿你的底细么,你大先生的破山剑何如如此无力。”

        萧长歌一脸鄙夷的说道,不过他的手依旧握着背上长剑的剑柄,神色并未松懈。

        “你萧长歌的断水剑,今天怎么变成砍柴刀了?”

        对于萧长歌的挑衅,大先生面无表情的回击中。

        只是二人如此轻松的描述着刚刚的那一剑,让一旁满心震撼的李云生一脸汗颜,这两剑无论哪一剑都足以让李云生死上几十次,但在眼前这两人眼里却如此的不堪。

        还没等李云生细细体味刚刚两人的那一剑,就见到萧长歌跟大先生忽然从他眼前消失了,下一秒就见到一张犹如蜘蛛网一般符文,笼罩在活水潭的上空,符文的背后大先生凌空背剑而立,而符文下方的水面上,萧长歌一踏水面拔剑而起。

        再一眨就看见大先生身前符文消散,一股无形巨力直接将萧长歌拍落水潭之中,不光如此,这股无形巨力将整个活水潭压得凹陷了进去,像一口巨大的水做的大锅一般。

        咚!

        一声沉闷的巨响过后,力道散去湖水重新落入水潭之中,而水面已经不见萧长歌的身影,似乎是被拍进了湖底的淤泥之中。

        “六级山字符!”

        看着那水面渐渐平复,满脸愕然的李云生不可思议道,随手就是一个六级山字符,这就是十州顶尖高手间的对决吗?

        另一边的萧澈此时的神色有些慌张,他一脸紧张的来到亭子边上望着那渐渐恢复平静的水面,等他看到水面冒出一串气泡时,脸上焦急的神色终于放松下来。

        也就在这一刻,本来快要平静下来的水面,忽然被整齐的切开几道口子,水面被分隔成一块块豆腐一般,就在这同一瞬,不光是水面,李云生现就连上空的云层也被切割成一块一块的,而当其冲的大先生身上被割开两条长长的血线,握剑的那只手此时鲜血淋漓。

        “我萧家断水剑如何?”

        不知何时,萧长歌手握断水剑重新出现在了水面上。

        尽管萧澈时常不待见自己这个爷爷,但此刻李云生能看到他眼神中满是欣喜跟雀跃。

        而大先生没有说话,只是往活水亭这边扔了一张符纸,符纸刚一落到亭子顶上,李云生就只觉得这原本风雨飘摇的小亭子安稳了许多。

        “比十年前的那一剑强许多。”

        大先生想了一下,点了点头认真道,说完他提起破山剑看向萧长歌道:

        “我这十年也有所得,你看看我这一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