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宁从直中取

第一百一十八章 宁从直中取

        就见大先生手一挥,开山剑剑尖的流光在空气中划出一道弧线,湖面的光影刹那间扭曲了一下,然后就见萧长歌身前的水面轰然炸开,萧长歌人影如炮弹一般倒飞而出,笔直的撞在身后崖壁上,坚硬的崖壁被砸出大口子,更加触目惊心的是,崖壁大口子的周围一道道深深剑痕,犹如书法中的狂草一样布满了整个崖壁。』ΩΔ笔Δ    趣阁

        这一剑看得李云生瞠目结舌,接触剑术不多的他,只觉得这一剑像是给他打开了一片全新的天地一样,暗中惊呼:“剑原来能这么用?”,大先生那看似只出了一剑,实则剑轨已经布满了这片天地,让人避无可避!这其中对真元的运转跟演算,不但庞杂,而且必须精准到毫厘之间。

        “爷……爷爷!”

        活水亭里观战的萧澈,终于还是忍不住慌张的叫喊了出来。

        似乎像是听到了萧澈的呼喊,“咚”的一声,崖壁一颤,萧长歌的人影呼啸而至缓缓的落到水面,只是这一次他显得很狼狈,而且像是受了不轻的伤。他那原本就破烂的短打,此时已经不知去向,光着膀子露出胸口那道骇人的伤疤。

        “心疼你爷爷啦?”

        他笑看了一眼萧澈道。

        “才不是!”

        萧澈一皱眉偏过头去。

        嘴上虽然说不是,但脸上的松了口气的表情,一旁的李云生看得清清楚楚。

        其实看到现在,李云生已经不太担心两人的生死了,因为他现这两人交手时都没有下死手,一招一式虽然狠戾强大,但最后都停留在了切磋上,甚至李云生有种错觉,这两人的每一招每一式,其实都是演示给自己跟萧澈看的,最明显就是先前大先生的“山字符”,看起来就像是在纠正李云生使用山字符时的缺陷一般。

        “这一剑叫什么,有什么名堂?以前没见你用过。”

        萧长歌好奇的望着大先生道,他身上的血污在蒸腾挥,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度一点点愈合。

        “将进酒。”

        大先生一边说着,一边抖了抖手开山剑上的水滴,然后将开山剑归入鞘中。

        “前年腊八跟几个老友喝多了,醒后看书桌上满纸涂鸦,虽有些杂乱,但一笔成书,一气呵成,觉得有趣就拿来用在了剑上。”

        看萧长歌皱眉,大先生耐心的解释道。

        “文绉绉的,不知道你们这些读书人脑子里想些什么。”

        萧长歌听得眉歪嘴斜道。

        “你就是书读的太少,太小看了读书人,不然早已远胜于我。”

        大先生无奈道。

        “书我又不是没读过,只是那满纸的荒唐话,我才懒得去记。”

        萧长歌一脸不屑道,说着他一边将断水剑归鞘一边接着道:

        “我只记得一句,就是姜太公说的那句‘宁向直中取,莫向曲中求’,我的剑没有你们读书人那么多弯弯绕绕,你剑中藏剑,我从来只有一剑。”

        说完只见他手扶剑柄,像是警告一样道:

        “大先生,我出剑了。”

        这声警告意味的话,更像是在说:“大先生莫要留手了,我的剑会杀了你,也请你的剑杀了我”。

        话音才落,萧长歌的身影如一阵风一般的从活水潭的水面,从李云生的面前掠过,而随他而去的还有他身后,那悄无声息卷起的滔天大浪,以及漫天涌动的云霞跟光影,这一剑仿佛让天地都站在了他这一边。

        大先生面色凝重,只见他一手探出,一道道赤色符文组成的巨大圆形图案,犹如万花筒中的景致一样在他身前展开,像是在大先生身前的水面上竖起了五道巨大的圆形墙壁一般。

        “五重六级木字符!”

        李云生在心底惊呼了一声,这木子符的图案还是李云生在书里看到的,跟山子符能引带有攻击性的无形重力不一样,这木字符会在符文的另一侧竖起一道无形的墙,五道木字符就是五道高墙,而李云生看那符文的复杂程度,至少是六级的木子符,这六级木字符的坚韧程度绝对不亚铜墙铁壁!

        咚!

        一声震耳欲聋的撞击响彻梨花峰,而萧长歌的剑势一滞,被挡在了大先生木字符外面。

        只是,这一滞,只有一刹那。

        下一刹那,李云生只看到,五重山字符犹如纸做的一般被一道青影瞬间切开。

        随即萧长歌这股剑势,如山呼海啸一般将大先生吞噬。

        活水亭上空,在明媚的日光中,下起了一阵暴雨,只是这雨停得很快,李云生只看到一道长虹出现在头顶,而在那长虹的一头正站在浑身湿漉漉的萧长歌,另一侧是一座被整整齐齐切开一半的山丘。

        此刻的萧长歌,整个人恍若进入了一个空灵的状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仰着头闭着眼任由水滴从脸上流过,他那本已枯槁的躯体恍如重获新生了一般,苍白的皮肤重新开始焕出活力,而他胸口那道醒目的疤痕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愈合。

        断水剑只有一剑,在他年轻时这一剑一往无前,无坚不摧,直到来到秋水遇到了大先生,这一剑如同他胸口那道恢复不了疤一样,开始停滞不前,有人劝他莫要执着于大先生这道坎,让他绕过这道坎,告诉他路还有许多,莫要执着于这条有“大先生”在的这条。

        可他萧长歌只有一剑啊,他如何饶得过?

        于是为了这一剑,萧长歌从萧家的天才,变成了混吃等死的老朽,十年如一日的不停从昆仑到秋水,就只为了向世人证明,自己这一剑是对的,执着顽固得跟一块石头一样。

        去年入秋的那天晚上,他在床上辗转反侧许多不能入睡,第二天清晨在床边坐了许久的他,终于想明白了缘由——他老了,要堕境了。

        人老了照理说许多事情都会看淡些,萧长歌本以为自己也会放下,但从那一晚开始他就没睡着过,一闭眼就是自己那一剑还有身上那道疤,就这样一直熬到春天,他知道自己是绕不过去放不下了,所以带着小孙儿到了秋水,过不了这道坎他就准备死在秋水。

        他都想好了,自己死后让小澈把自己一把火烧了,然后带一撮灰回秋水,交给小澈的奶奶,让小澈跟他奶奶替自己道一声歉。

        不过这一剑像是上天给萧长歌最后的恩赐一般,萧长歌能够感觉得到,自己的丹田开始出现裂痕,真元一点点地在飞流逝。

        他堕境了,在他断水剑最锋利的那一刻。

        但他不在乎。

        “臭小子。”

        萧长歌转过头,他咧嘴嘴露出一嘴的黑牙,冲萧澈喊道:

        “我这一剑如何?”

        还在愣的萧澈先被吓了一跳,然后使劲的点头道:

        “很好!”

        “哈哈哈……”

        闻言萧长歌豪迈的放声大笑。

        李云生却没心思再去看萧家爷孙,他在水面不停寻找大先生的身影,纵使刚刚一剑大先生输了,李云生也不相信大先生会殒命于此。

        就在他目光在水面寻找时,忽然现一群通体雪白的小鱼儿正慢慢游像萧长歌身后,而诡异的是这群小鱼儿边游还边相互吞食,眨眼间小鱼变大鱼,最后只剩下一条鱼硕大无比的白鱼。

        一切生在瞬息之间,还未等李云生出警告,就见到那条说大的白鱼忽而跃出水面,不可思议的化作一个通体透明雪白的人形怪物,他右手一柄骨刃背着萧长歌一剑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