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剑道未满 人道圆满

第一百二十章 剑道未满 人道圆满

        “我萧长歌何时沦落到要一个毛头小子来救了?我…真的是老了啊……”

        望着活水潭水面大先生徒弟李云生那有些笨拙的踏水而行跟魔胎游走的身影,萧长歌语气中带着一丝凄凉地喃喃自语道。

        要是平日里他说这话时,肯定是暴跳如雷,但现在望着活水潭那边情形,却有些力不从心。

        年轻时族内一些前辈堕境,族内上下悲鸣一片,但他并未有多少感触,反倒觉得有些好笑,照样东窜西跳四处玩耍,为此还没少挨长辈打,直到此时感受着丹田飞流逝的真元时,才真真体会到那种老了的悲凉。

        其实一炷香哪里够?多长时间也不够啊,他真正的伤是堕境,这是时间无法医治的。

        看着那渐渐力不从心的李云生,萧长歌忽然感到前途末路,难道就这么让一个小辈替自己去送死?

        “你又说谎了。”

        萧澈眼眶红的站在了萧长歌面前。

        “没有…你爷爷我只要稍微休息一下,立马生龙活虎,别说一具魔胎,就是来十个又有何惧?”

        萧长歌歪着脑袋满脸桀骜地说道。

        “奶奶跟我说过,你撒谎时耳根会跳。”

        萧澈一下子就揭穿了他。

        “下山时奶奶让你莫要逞强,你也忘记了。”

        两人身份像是互换了一般,只听萧澈像个大人一样语重心长道。

        “你怎么比你奶奶还要啰嗦?”

        终于萧长歌有些不耐烦道。

        “把断水给我。”

        他却没想到,萧澈没有继续说他,而是伸手向他要断水剑。

        “你,你终于,终于肯要断水了?”

        萧长歌声音带着一丝欣喜的颤抖道。

        对于这些老一辈的修者而言,剑就跟家人一般,从萧澈才四五岁开始,萧长歌就想要萧澈继承断水剑,因为自己终有一天会老去,他需要给秋水找一个传人,萧澈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从看到断水剑的第一眼起,萧澈便对断水剑异常排斥,小时候是一看到就哭,长大一些便如何也不肯多看一眼。

        这让萧长歌很长时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后来在萧澈奶奶的威逼利诱之下,萧澈才告诉了她原因:“它骂我,还吓我。”

        这是当时萧澈的原话。

        这个回答让萧长歌又是喜又愁,喜的是这萧澈居然能与断水剑通灵,这是寻常修者修习百年也求不来的,愁的却是断水与萧澈的这个“仇”算是结上了。随着萧澈渐渐长大,他对断水的态度从害怕变成了厌恶,而且是极度厌恶。这让一心想将断水传给萧澈的萧长歌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可是此刻,萧澈居然主动向他要断水,他如何不开心?

        “我现在可不怕它。”

        从萧长歌手里接过断水,萧澈撇了撇嘴道,说完就只见他瘦小的身形,犹如狡兔一般纵身跃出活水亭,萧长歌拦也拦不住。

        他一边冲向那魔胎,一边还头也不回地喊道:

        “爷爷你想休息多长时间就休息多长时间,我不会让那怪物靠近这里,你以后也不要怕老,老了我会养你!”

        这带着稚气的声音,说着跟他年纪不相符的话,让萧长歌眼眶莫名一热。

        “自己都养不活,还说要养我,口气比你爹爹还大!就凭你们那三脚猫的功夫,能挡住魔胎片刻就不错了,还不是要我这老头子收拾残局!”

        萧长歌笑骂了一句,但心里却是像吃了蜜一样甜。

        “也好,也好。”他站起身来,仰头长吁了一口气道:“我萧长歌剑道此生难求圆满,不过有儿有女,还有一个懂事的孙儿,人道算是圆满了。”

        说着就见他一指按到自己的心窝处,一道奇怪的血色符文瞬间布满他的全身。

        “兵解!”

        …

        再说李云生,才跟那魔胎游斗片刻,身上就已经满是伤口,但好在都是些皮外伤。

        他神魂筋脉的伤未痊愈,没找到机会根本不敢动用体内那为数不多的真元。

        而且这魔胎使得一手又快又准的断水剑法,李云生逃都没时间逃,那有机会对那魔胎出手,现在他也不奢求能伤到那魔胎了,只求能多给萧长歌撑一点时间恢复真元。

        好在他行云步步伐绝妙,经常绕得让那魔胎摸不着头脑,所以一时间倒是没有性命之忧。

        “云生大哥,我来帮你!”

        就在李云生一筹莫展之际,一个稚嫩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回头瞥了一眼,当即大惊失色,心想,这小孩怎么过来了!

        只见身后那萧澈双手提着一柄几乎跟他一样长的断水剑冲了过来。

        “你回…”

        李云生刚想让萧澈别过来,却只看到这小孩小短腿往水上用力一踏,然后整个人好似一颗炮弹从李云生身边呼啸而过,一脸坚毅的双手提剑朝那魔胎一剑劈去!

        剑势迅猛凌厉,好似一个持剑多年的老剑修!

        最让李云生骇然的是,这一剑好似完全看穿了魔胎的剑招一般,直接斩断了魔胎一条手臂。

        “我萧家断水剑,岂是尔等杂碎能够习得的?”

        双手拖着断水剑的萧澈,一脸傲然地看着那魔胎道。

        “好厉害的小孩!”

        看着这个爆出惊人力量的瘦小身影,李云生在心中惊呼道,他终于明白了为何在黄鹤楼的时候,萧长歌对自己这个小孙子赞许不已,也明白了为何萧长歌敢放他下来。

        不过现在显然不是吃惊的时候,因为这魔胎好似打不死一般,不过眨眼间之间就已经恢复如初,而且它的身体再次产生了变化,最明显的就是那原本只有一条细缝的眼睛,现在居然长出了眼瞳。

        就见它眼瞳飞快的转了一圈,最后锁定了萧澈,做出一个拔剑的姿势,然后犹如一阵疾风冲向萧澈。

        这萧澈丝毫不惧,拖着断水剑正面迎上,但这一次那魔胎的剑法像是在这短时间内精进了许多,让萧澈一时间找不到破绽,而几个回合的交手下来,萧澈修为不足的短板暴露了出来,他握剑的两只手已经被魔胎的力道震得鲜血淋漓,也就在这时候他露出的一个破绽被魔胎抓住。

        只见那魔胎咧嘴狞笑着一剑震开萧澈手中的断水剑,然后另一只伸出五根长长的利爪,抓向萧澈的胸口,这一下如果要被抓中,只怕萧澈的心脏都要被它掏出来。

        而就在此刻,伴随着一声悠长的鲸吟,一道烈风从湖面升腾而起,一道无形的风刃将那魔胎一剑斩飞。

        虎口脱险的萧澈向后看了一眼,只见李云生站在那里,一只手做出一个握剑的动作。

        “枯剑诀。”

        李云生像是在给疑惑的萧澈解释一般笑了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