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别回头

第一百二十一章 别回头

        可是眨眼间,这魔胎的身体再次恢复完好。ΩΔ笔    『趣阁Ww    W.ΔBiQuGe.CN

        它突然狂一般的冲向李云生,一时间活水潭水面上挂起了一阵剑雨。

        好在行云步在李云生孜孜不倦练习下,几乎可以做到随心而动的地步,所以只要魔胎的度还在李云生的眼睛感知范围内,李云生就很难被这魔胎追上,

        “这怪物实力虽强,但身体脆弱,我来牵制,你找机会出剑!”

        李云生一面用行云步躲过魔胎很辣的攻击,一面冲萧澈喊道。

        也不知道萧澈能不能听懂自己的意思,但他已经顾不得许多了。

        在几乎是贴着水面地躲过了魔胎的一剑后,李云生异常奢侈的燃烧了体内的一道真元,只见行云步划出一个奇异轨迹,然后就看到他出现在了活水潭的上空。

        看着上方的李云生,那魔胎冲天空出一声极其难听的咆哮声,然后双脚猛地在水面一蹬,居然直接一跃而起,朝着李云生一剑斩去。

        似乎早已遇见到这一刻,只见李云生伸出手,一道赤色符文出现在在手掌前。

        “下去吧!”

        他低喝了一声。

        说完就只见活水潭水面一沉,湖水向下凹陷了下去。

        李云生耗尽了体内最后一丝真元,画出了一道山字符,虽然威力不及大先生,但时机掌握的很好,正好在魔胎一跃而起力竭之时。

        在山字符的无形重力之下,就见那魔胎极其不甘地如一条直线一般地从空中往下坠落。

        几乎是在这魔胎下坠的同时,萧澈的身影出现在魔胎的正下方。

        从空中只看到,萧澈脚下湖水波澜骤起,一道道剑罡破空而起,那还未落到的水面的魔胎已然化作一块块碎肉。

        两人配合得前所未有的默契。

        感受着从额头前刮过的一道道劲风,萧家这小孩恐怖的实力,再次让李云生眼前一亮。

        刚刚这一剑虽然是李云生制造的机会,但这萧澈刚刚那一剑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算得上惊艳,而真正让李云生觉得恐怖的是,他才不过十来岁,一个十来岁的孩童,对于剑术的领悟还有真元的运用,已经到了近乎于妖的地步,假以时日这小孩要可怕到什么程度?

        不过现在不是李云生感慨的时候,因为不过眨眼之间那头魔胎又从水底冒了出来,而这一次这魔胎居然长出了头,五官也渐渐清晰,他那双诡异的眼瞳望着两人这边又在不停的转动。

        李云生呼吸有些急促的看了一眼旁边的萧澈,此时的萧澈也是在大口喘着气,刚刚虽然一击得手,但是两人都不轻松,他们的体力跟真元已经消耗得差不多,撑不了多长时间了。

        “还有力气吗?”

        没有去看萧澈,李云生一边盯着那魔胎的动向,一边说道。

        “有。”

        那萧澈几乎没有任何犹豫地点头道,他知道自己多撑一会儿,萧长歌就能多休息一会儿。

        “那还跟刚刚一样。”

        “好!”

        说着两人不再废话,李云生俯身朝着魔胎飞奔而去,萧澈拖着断水剑紧随其后。

        十几个回合下来,两人之间的配合越顺畅,渐渐地两人几乎不用沟通,一个眼神就能明白对方的意图,而李云生的精准的算计恰好是头脑不怎么达的魔胎的天敌。

        再一次,魔胎落入李云生设下的圈套,就在那魔胎手中长剑快要刺中他的时候,他用行云步从魔胎眼前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萧澈蓄势已久的一剑。

        “啪!”

        这一次,萧澈直接将魔胎的脑袋劈做两半。

        但这魔胎依然没死,李云生清晰的看到,从它的身体里冒出许多触手,将另一半脑袋一点点的“缝合”。

        “一炷香到了。”

        一面跟那复活过来的魔胎保持距离地后退,李云生一面喘着粗气地说道。

        萧澈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终于两人一齐回头,想要看看那边萧长歌的状况。

        “别回头,我就在你们身后。”

        可还没等他们转过头,就听见萧长歌的声音这时候身后传来,并且用手按住了两人的脑袋不让两人回头。

        李云生顿时松了口气,萧澈的表情也轻松了下来。

        “别担心,一具魔族的玩偶而已,我来教你们怎么对付他。”

        只听萧长歌在两人的身后接着道。

        他这话一说完,李云生跟萧澈同时感受到,一道暖流从萧长歌的手掌里涌出,流入两人快要枯竭的经脉。

        原本两人以为萧长歌是在帮他们疗伤,但渐渐地他们感到了不对劲,因为涌进两人身体的这股真元的庞大得让两人感到害怕,李云生只觉得这比那次在一夜城时,那个无名老头给自己的还要多,简直就像是不要命了一般。

        “真元,要多少有多少。”

        萧长歌在两人的身后继续道。

        “你在做什么?我才不要你的真元!”

        萧澈一脸惊慌的喊道,他拼命地想要回头,却总被头上温暖的手按住。

        或许是来自亲人之间天生的感应,此时的萧澈虽然不知道萧长歌做了什么,但是内心无比的慌乱不安,就算是刚刚面对那魔胎时他都没有如此不安过。

        不让他们两个回头,也不亲自出手,只是将那庞大的真元传输给他们,隐约中李云生猜到了些什么,但他并未多说什么,甚至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是在心底叹口气起,然后径直的一个人走向那正奔袭而来的魔胎。

        这时候需要让他们爷孙独处一会。

        “总不能浪费老人家的好意吧。”

        李云生这么想到。

        望着那就要冲过来的魔胎,他一抬手,湖面波澜骤起,那魔胎突然倒飞而出跌落入湖中。

        “你这孩子,怎么总是这么不听话?”

        萧长歌声音严厉地说道。

        “因为你一直在跟我撒谎!”

        萧澈带了一丝哭腔道。

        “乖,这是最后一次,只要你在听我的话之前不回头,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跟你撒谎了。”

        萧长歌意外的语气温柔地说道。

        闻言萧澈小手一抹眼睛上的泪花,一脸倔强道:

        “好,这是你说的!你说!”

        “我要你在那大先生弟子之前杀了那魔胎,我萧长歌的孙子总不能输给他的弟子吧?”

        “当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