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二章 让我再说几句

第一百二十二章 让我再说几句

        “品阶越高的魔胎,再生的次数便越多,这头高阶魔胎再生的次数应该是九次,你们至还要杀他五次。Ω”

        正当两人疑惑到底要杀多少次,这头魔胎才会死的时候,萧长歌的声音传来,这声音近得像是在两人耳畔。

        拥有这相当于真人级别源源不断真元的二人,还需要的只是对于所学功法的领悟跟见解,这是他人怎么样也无法给与的。

        所幸的是这些,二人都有。

        于是一时间场上的形式彻底的逆转了,原本被魔胎追着打的二人,此时杀得那魔胎无处可逃。

        为了不辜负萧长歌的“心意”,此时的李云生几乎是不遗余力,没有任何保留地施展在秋水所学,他将萧长歌磅礴的真元化作道道青岚,笼罩在整个活水潭的水面,整片水域风之所向,便是他剑之所指。

        而心绪渐稳的萧澈,虽然依旧是一剑接着一剑,但却是一剑比一剑快,出剑时的神态已颇有几分大家的意味。

        “砰!”

        找准了机会,李云生终于在那魔胎手中骨剑震飞之际,将一道道青岚密不透风的刺向那魔胎。

        “第五次。”看了萧澈一眼,李云生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不会让你。”

        刚才萧长歌的话,李云生也都听见了,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这么说,倒不是为了输赢,只是不想白费了萧长歌老前辈这番心意。

        “不需要!”

        撇着嘴,萧澈提起断水剑,直接冲那重新复活的魔胎冲去。

        这魔胎每复活一次,实力便会强一次,如果不是遇到李云生跟萧澈这两个怪胎,即便有萧长歌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源源不断的真元,一般寻常修者还真难应付。

        此刻恐怕连魔族做梦也都没想到,他们的高阶魔胎,居然会沦落到被两个小孩当成比试的工具。

        尽管如此,杀到还剩最后一条命时,李云生跟萧澈都有些吃力了。

        更加棘手的是,这只剩下最后一条命的魔胎,不但模样跟萧长歌长得一模一样,就连修为看起来也相差无几,特别是断水剑法,几乎已经有了几分萧长歌刚刚跟大先生一战时的神韵。

        李云生不知道,这也正是高阶魔胎最可怕的地方,复活到最后一条命的时候,他会在短时间拥有被他吞下血肉的修者大半的修为。

        而此时李云生杀了他三次,萧澈杀了他一次。

        尽管萧澈天赋惊人,但没有了真元桎梏的李云生,很明显要比他强上许多。

        “把他让给我……求,求你。”

        就在李云生准备全力一搏的时候,旁边的萧澈突然低声道。

        “你一个人,很难应付。”

        李云生摇头道。

        “我可以,我答应过他的。”

        像是在强忍着心头不甘情绪,萧澈颤抖地说道。

        李云生没有再说话,只是默默的退到后面。

        就在后退的时候,他感觉到一直扶在肩头那只给他输送真元的手悄悄地拿开了。

        “谢谢。”

        萧长歌的声音有些虚无缥缈地在他耳边响起。

        “终究是要偏袒亲孙子。”

        李云生心里虽然是这么说,可嘴角却慢慢翘起。

        再说萧澈,看到李云生主动退开,心里算是松了一口气,但是一个人面对这最后一条命的魔胎,终究是有些底气不足。

        “别怕,还有你爷爷我呢。”

        突然萧澈只觉得又有一只手搭在自己肩上,一股更加庞大的真元包裹住他的全身。

        “嗯!”

        听到这句话,虽然萧澈的声音中没有任何情绪,但两行从眼眶中滚落到脸颊脸颊的泪珠出卖了他。

        他想起了小时候被人欺负的时候,也是这个声音跟他这么说的。

        一时间他的心头再无半分畏惧,手里一直沉重的断水剑也好像也轻了很多,就见他身子往前一倾,朝那正一脸狞笑的魔胎冲了过去。

        活水潭上再次响起了刺耳镔铁撞击以及空气的爆裂声,当然不时还会有萧长歌那破锣一般的呵骂声混杂其中。

        “这一剑低了高一点,张没长记性!”

        “它的破绽在左肋,不在那边,蠢死了!”

        “你的剑怎么这么畏畏缩缩的,你不要只想着劈开他,你要想着连同他身后山峰一起劈开,最好连这天也一起劈开!”

        不知道为什么,这平日里极度厌烦的声音,萧澈只觉得今天听起来异常的顺耳。

        “对了,就是这样,我萧家断水剑就该是这样,无论谁挡在你面前的是水是山,是妖是魔,是神是佛,你都要将他们一剑劈开!”

        突然“轰”的一声巨响过后,一阵山风扑面而来,吹得李云生眯住了眼睛,等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只觉得眼前的视角开阔了许多。

        李云生抬眼一看,只见眼前的萧澈保持着一个挥剑的动作,他面前的魔胎已然身异处,魔胎身后的远处的那座梨花峰少了半个山头。

        “我…现在可以回头了么?”

        沉默了许久,萧澈忽而开口问道,他放下手里的剑,低着头静静地看着水里自己的倒影。

        “让我再说几句。”

        “好。”

        “你这闷葫芦一样的性格,什么事情都憋在心里,事事都自己受着,以后要改。”

        “嗯……”

        “你被你奶奶惯的,吃饭嘴刁得很,这也不吃那也不吃,这怎么行?要改。”

        “嗯……”

        “无论日后你是否能成为一个名头响彻十州的修者,你先须得做一个懂得知恩图报,有情有义的人!”

        “嗯……”

        “我在昆仑山脚下那家小酒馆舍的酒钱,你去问你奶奶要了,帮我还了,省的那老石头天天叨叨。”

        “嗯…”

        “慕容家的小孙女你知道吧?你还未出生,我便同他爷爷约好了,让他家那小姑娘嫁过来,你以后大些了,无论愿或不愿,都要去见一面,不能叫那慕容老头说我言而无信。”

        “嗯…”

        ……

        静静的活水潭,除了偶尔的山风声,只有萧长歌也算两人拉家常一样的说话声,还有滴答滴答的水滴声。

        “好了,可以回头了。”

        许久之后,经过一阵沉默,萧长歌终于同意让萧澈转过头来。

        “回头吧。”

        见可萧澈却像是呆住了一样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萧长歌用一种少有的温和的声音催促道。

        直到这时萧澈才一手死死地攥着拳头,一手紧紧地握住剑柄慢慢地转过头来。

        一回头他就看见只见萧长歌正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咧着嘴看着他。

        正当萧澈一脸欣喜的以为萧长歌无碍时,却现,水面倒映着的日光正从萧长歌的身体里穿过。

        “对不起小澈,我又撒谎了,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笑着说完这句话,萧长歌的身体便开始一点点跟这落日的余晖融为一体,消失在萧澈面前。

        看着萧长歌消失,萧澈一直压抑着的情绪如潮水般喷涌出来,他开始像世间所有小孩一样,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过了许久,大先生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李云生身边。

        “我来迟了!”

        他浑身湿漉漉,满身血水的站在那里,一手提着魔蛟的头颅,一手紧握破山剑,牙关咬的死死,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萧澈恸哭的方向。

        “兵解,又称熔丹,高阶修着将自已一身气血熔为真元的法子,对修者来说这是一种最痛苦的死法,你会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每一寸骨骼血脉被灼烧的痛楚。”

        大先生面无表情的向李云生解释道。

        “以萧前辈的修为,何止如此?”

        其实李云生先前已经猜到了一些,但是他不明白的是,萧长歌为何会用到这么极端手段。

        “我没猜错的话,他应该是堕境了。”

        说这话的时候,大先生一脸的懊悔,他现在看来,自始至终自己就不应该接受这场比试。

        可现在说什么都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