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三章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第一百二十三章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三日后。ΩΩWw    W.『BiQuGe.CN

        这日天还未亮,李云生就爬了起来。

        正是春眠不觉晓的时候,他一脸困顿的洗了脸漱了口,然后点了一盏油灯,走进厨房开始和面蒸馒头。

        等到天亮时一笼热腾腾的馒头也跟着出笼了。

        他今天并么有坐下来吃,而是将这里笼馒头全部装进一直竹篮中,用一块赶紧的布盖好,竹篮的周围贴上几张防寒的符箓,然后就撑着一把油纸伞就下山了。

        连续几日整个秋水都被笼罩在一片蒙蒙烟雨中,湿冷的空气中夹杂着一丝花香味,山间草木不知何时悄悄的长出了新芽,就算是这阴沉昏暗的天色也挡不住这山间快浓得化不开的绿意。

        只是李云生今天无心去看这些景色,他脚步匆匆地往广陵峰方向走去。

        而此时的广陵峰下,萧澈坐在一棵大树下,一把油纸伞扛在肩上,背上背着断水剑,怀里抱着一个白瓷瓶,有些失神的望着山下翻滚的云海。

        “抱歉,来晚了。”

        李云生气喘吁吁地说道,他没想到萧澈会这么早就到。

        说着他将手里的那一篮子馒头都递给萧澈。

        “这是什么?”

        馒头被布盖着,所以萧澈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馒头,早上做的。”

        李云生掀开馒头上盖着的布,一股热气冒了出来。

        “你要走,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

        把布重新盖上,李云生接着道。

        “谢谢。”

        接过李云生递给他的篮子,萧澈神色有些落寞地说道,他想起了当日就是在这里,他跟爷爷萧长歌争抢李云生给他的馒头。

        不过马上萧澈的眼神又变得清淡如水,看不出其中任何情绪。

        “当真要今天走?”

        雨好像停了,李云生一边收起伞一边问道。

        “嗯。”

        萧澈坚定地点了点头。

        “大先生说已经在联系萧家的人,你何不等你萧家派人来接你?”

        李云生继续问道。

        萧澈咬了咬嘴唇,摇了摇头,抬去头看着李云生道: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此言一出李云生再一次对这萧澈刮目相看,因为已经有风声传到秋水,昆仑萧家近日会有大变故。其实这也可以理解,萧家这些年人才凋零,没有了萧长歌的萧家,就好比没有了帆的船,接下来何去何从谁也不知道。

        “你可以在秋水,多待些日子,等这风头平息了再回去也不迟,为何急着要走。”

        李云生抖了抖油纸伞上的水滴。

        “再过两个月的初九是我奶奶寿辰,出门前我答应过她,带爷爷回去。”

        看了一眼怀里的白瓷瓶,萧澈面无表情的说道,这白瓷瓶里装着萧长歌的骨灰。

        “昆仑离秋水相隔万里,这么短的时间如何走回去?你刚刚也说覆巢之下无完卵,所以你这一路恐怕凶险非常。”

        李云生担心地说道。

        “今年如果赶不到,那就明年、后年。”

        萧澈也收起了油纸伞插在背上。

        “我若是做一个家都不敢回的丧家犬,他肯定要笑我的。”

        萧澈的这个他,自然是指萧长歌。

        既然萧澈都这么说了,李云生自然不好再去劝些什么,他拿出一张一万金的飞钱递给萧澈道:

        “借你的,要还。”

        “小气。”

        看到那飞钱上的金额,萧澈愣了一下,还是接了过去,嘴不对心地说道。

        接下来两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被一旁云海的风景吸引住了,两人一齐沉默了许久。

        “云生大哥,谢谢这几日的照顾。”

        突然萧澈异常郑重地冲李云生鞠了一躬,然后抬起头接着道:

        “后会有期”

        说完他便异常干脆的拿起行李径直走下山去。

        看着那往山下走着的小小身影,李云生心里突然五味杂陈,他想起来小时候跟李山竹到处跑的日子。

        萧澈才下山没多久,萧长歌的死讯便在十州炸开了锅,像是这种级别的修者,按常理来说是很难死的,因为一来时间杀不死他,二来世间罕逢敌手,所以萧长歌死了,这让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

        因为他死在秋水,甚至有人怀疑他是被秋水的人害死了,许多秋水弟子忿忿不平,但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因为就算是在秋水整件事情知道内情的人就那几个。

        其实就算是亲眼目睹整个事件的李云生,也是满心的疑惑跟不解,那魔胎跟魔蛟从何而来?为何要刺杀大先生跟萧长歌?为何时机会选得这么好?大先生口中的“他们”又是谁?

        这些疑惑,李云生曾经想过去问问大先生,但大先生什么都没说,只是把一份书楼三楼的藏书名录交给他,让他在接下来的时间安心看书,好好修炼,其余的事情都是他们的事情。

        其实李云生仔细回想起来,上次试剑大会也是这样,李云生明明是亲历者,但秋水没有让仙府任何人来打扰他,不光是他就连其余弟子也只是短暂的惊慌之后又恢复了平静,整个秋水的背后像是有无数看不见的手,在帮这些涉世未深的弟子阻挡这外界的侵扰。

        萧澈下山的第二天晚上,最近安分了几天的桑小满,突然用用传音符找上了李云生。

        “小师弟,太虚幻境出大事了!”

        “哦,大事啊。”

        对桑小曼的大呼小叫已经习以为常的李云生平静的敷衍了一句道。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姑娘,在烂柯棋院门口摆了个棋盘,杀得烂柯棋院的弟子片甲不留,就连那入了烂柯榜的弟子都不是对手,你不知道现在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棋圣,以往一些不愿意在太虚幻境中下棋耳朵高手,都纷纷来到了太虚幻境,有好戏看了!”

        桑小满说的很兴奋,但李云生却依旧表现得很平静,因为此刻的他正在练习画符,心绪必须平静。

        “李云生!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有啊,然后呢?”

        说完这句话,李云生这张符箓也已经到了尾声。

        “现在那小姑娘被请到了棋院里面,想看好戏只能去棋院,你不是有烂柯棋院的举荐信吗?今晚到太虚幻境来,我们一起去看好戏!”

        “好的。”

        桑小曼说完,李云生一张符箓也画完了,他想了想答应道。

        经过这些日子的调理,他受创的神魂也稳定了许多,进太虚幻境已经没什么问题了,而且说起来他正好要去太虚幻境验证一件事情,就是自己之前破境消耗的神魂能否用魂火石补充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