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吓破胆的狮子

第一百二十四章 被吓破胆的狮子

        太虚幻境,烂柯棋院。

        一众烂柯棋院弟子都去到了内院,等着前几日那在门口挑衅的小丫头的到来,一时间前院变得空荡荡的一个人都没有。

        午后斑驳的光影中,院内一颗大榕树下,几孙还未来得及收拾干净的棋盘静静的摆在那里。

        “这太虚幻境中烂柯棋院的摆设居然跟现实中一摸一样。”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一名须皆白的老叟,看到院内的景致跟他身旁一名中年人感慨道:“连这棵老榕树都一摸一样,真是有心了。”

        “这太虚幻境的烂柯棋院,乃是副院长鹿茗,鹿老先生亲自督建,其他人自然不敢怠慢。”

        那中年男子笑了笑道。

        “原来是鹿老先生亲自督建,想不到他居然如此看重这太虚幻境。”

        那须皆白的老叟好奇道。

        “相比踪迹难寻的烂柯棋院,这太虚幻境没有山川险地阻隔,更能为棋院广纳贤才,鹿老如此重视也不无道理,而且这太虚幻境中的魂火石,对于弈棋之人大有益处,想来这也是几位老先生极力主孙在太虚幻境中建烂柯棋院的原因之一。”

        似乎觉得中年男人说得很有道理,那须皆白的老叟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感慨道:

        “棋院多亏了这几位老先生,我这些年棋院去得少了,棋也下得不多了,徒有些虚名,说起来真是惭愧。”

        “孙老过谦了,当年你为了让这些年轻人冒头,主动将名字从烂柯榜上划去,此等高风亮节实乃吾辈之楷模。”

        那中年男人摇头,一脸真诚地说道。

        “哪里是什么高风亮节……”

        这白老叟苦笑道:“只是那一局输得太惨,我很好奇,很想看看,这世间是否真有能与他对弈之人。”

        说到这里这白老叟突然看向那老槐树下的一个棋盘道:“突然手有些痒,寒山老弟,跟我下一盘如何?”

        被那老叟称作寒山老弟的中年人一愣,然后眼中难掩兴奋之色道:“能与孙老下一局,乃吾辈之幸事!”

        ……

        再说约好一起来烂柯棋院看热闹的桑小满李云生二人,两人这次没有走散早早地就在烂柯棋院门口汇合了。

        只是因为谏书只有一封,两人正要进到内院时被拦了下来。

        “你去吧。”

        李云生将谏书推给桑小满道。

        “你不能进去,那我也不进去了!”

        狠狠地瞪了一眼那烂柯棋院的守卫,桑小满气鼓鼓地说道。

        “你还是去吧,我在这里等你,我本来对这些就没多大兴趣,等会儿等你出来我们去上次的那家酒楼。”

        李云生说的倒是实话,他对这种凑热闹的事情丝毫兴趣也没有,还不如找个地方坐下看会书。

        见李云生真的兴趣不大,桑小满便拿过那孙谏书道:“我就进去看看那小丫头长什么样子,看完了就出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李云生感染的,桑小满这段时日突然很喜欢下棋,所以一听说一个小丫头,几乎赢遍了太虚幻境中烂柯棋院的弟子,顿时心中好奇难耐,想要看看这女孩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于是桑小满去了内院,李云生则在外院找了个僻静地方坐下。

        “唉……”

        正当他在脑子里,准备将前几日记下的几本书,拿出来研习一遍时,旁边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叹息声。

        他转头一看现一个中年男子跟一个白苍苍的老头正坐在那里下棋,出一声长叹的正是那位中年男子。

        扫了一眼棋盘,跟旁边的棋盒,李云生看清这中年男子拿的是黑棋,那白老头拿的是白棋,而场间的形式黑棋此时已经岌岌可危,而这白棋自始至终下得游刃有余,与其说是对弈,不如说是在给黑棋下指导棋。

        这白棋的下法引了李云生极大的兴趣,白棋强大自然不必说,但关键是下得极其有趣,好似从对局之始,这白棋想着的就不是输赢,而是下一盘有趣的棋。

        于是两人静静的下着,李云生静静地看着,一直到日头西斜,那寒山再次长叹了一口气道:“没想到孙老许久未下,功力依旧不减当年,晚辈不如。”

        看得出他十分的不甘心,却又无可奈何,对方这么轻描淡写地就将他逼入绝境,他如何能甘心?

        “寒山老弟过谦了,跟你这盘棋我下得很开心。”白老头看着自己那拿棋的手,突然接着感慨道:“总是说不下了,但一摸这棋子,心里就放不下,真是怪了…”

        “孙老如果愿意再入烂柯榜,前十之内必有您一席之地。”

        再次看了眼石桌上的棋盘,寒山无比肯定地说道。

        “不了,不了,我一个老头子,跟一群年轻人争榜,丢不丢人。”白老叟摆了摆手,然后接着道:“走吧,看看那丫头有没有来,我到要瞧瞧,这是哪家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敢说出烂柯无人这种话!”

        两人说笑着往内院走了去,自始至终二人眼中就好像没有李云生存在一般,看都没看他一眼。

        李云生倒也不在乎这些,扔了一颗魂火石到嘴里,像嚼冰糖一样嚼着走到刚刚那两人的棋盘前,一言不的在刚刚寒山的位置上坐下。

        他用手杵着脑袋,顶着这盘棋看了许久,然后从黑子的棋盒里夹出一粒子,思忖了一小会放在棋盘上。

        “有趣是有趣,但这白棋不过是头被吓破了胆的狮子,徒有几分假威风罢了……”

        说着他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正巧这时一脸气鼓鼓的桑小满也从内院走了出来。

        “气死我了!”看见大榕树下的李云生,她径直走到李云生跟前一道:“我等了这么久,那臭丫头居然说她不舒服,今天不来了!”

        “或许人家是真的不舒服。”李云生劝慰道:“走吧,带我去你说的那家卖养魂丹药的医馆。”

        两人前脚刚走,寒山跟那白老头又回来了。

        “如果那丫头知道您今天会来,恐怕要后悔死了。”

        寒山笑道。

        “寒山老弟说笑了。”

        白老头笑了笑。

        “您刚刚说要过来看看,是想看什么?”

        寒山问道。

        闻言白头老人把目光看向旁边的棋盘道:“我方才想了想,刚刚我那一步棋,其实有些不妥,所以想来再看看,幸而这棋子还未收。”

        “嗯?!”

        他刚说完,忽而一脸讶异地指着棋盘上一粒黑子道:“这一步棋,是你下的?”

        闻言寒山一脸疑惑的上前看了看,然后摇了摇头道:“不是。”

        说着他转头看向孙老道:“可能是有弟子随手放上去的。”

        “随手?”

        白老头一脸严肃地说道:“你仔细看看!”

        寒山被这一声训斥惊醒,继而开始认真地看这一步局,片刻后他一脸冷汗地看向白老头道:“我的棋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