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棋理即天理

第一百二十七章 棋理即天理

        十州弈棋之风兴起,大约要追溯到千余年前,剑神重阳子一剑震碎天门之时,向世人所说的那句:

        “棋理即天理,汝等天道之惑,可向棋道中解。”

        若是旁人说这话恐怕会让很多修者嗤之以鼻,可说这话的是一念入先天的重阳子,又是在叩开天门的那一刻,于是一时间十州学棋者如过江之鲫,多不胜数,就连魔族妖族也一样。而这一年,以往神秘的烂柯棋院出现在大众的视线中,并在一年之后放出烂柯榜,榜单前十的修者不但有千金相赠,而且有机会受邀入棋院一观。

        早在这之前,关于烂柯棋院的传闻就不胜枚举,有传闻烂柯棋院收尽了无数的上古奇珍,院中更是有一棵十州早已绝迹的凤凰木。这凤凰木乃上古奇珍,《十州笔谈》在说到凤凰木时这么叙述道:“祖州凤凰木,与天地同生,与天地同寿,有缘得之可抵百岁之造化。”

        这些日子因为总是遇到跟烂柯棋院有关的事情,李云生便去书楼把关于烂柯棋院的藏书都看了一遍。

        不过对于“棋理即天理”这种言论,李云生不敢苟同,在他看来下棋就是下棋,想要赢棋伤脑筋是真的,哪里有许多大道理。

        “你说你要是凤凰木该多好。”

        今天的水浇完,李云生看了一眼枝繁叶茂的老槐树道。

        似乎连他自己都觉得这话问得有些愚蠢,笑了笑然后走进了厨房把水桶放好。

        为了苏灵运跟东方朔孙女的对局,李云生今天特地把事情都在上午做完,空出了下午的时间。

        “老六,出来喝酒了!”

        李云生刚想关门,李阑跟李长庚却提着两坛酒来到了门口。

        顿时李云生眉头皱了起来,最近这两个“老光棍”,没事就往这里跑,在他这里蹭吃蹭喝。

        如果是李长庚一个人还好,李云生搪塞一阵他也就走了,但这二师兄李阑就是个人精,李云生知道自己只要有半点反常,他一定能看出端倪。

        “菜跟肉都给你带来了,小师弟,就等你下厨。”

        两个师兄在他们门口,像是饿了许久的小孩一般敲着桌子道。

        “来了。”

        见状李云生叹了口气,然后默默地将怀里的传音符给关了,他知道如果自己迟到,这传音符那头的桑小满肯定要大吼大叫了。

        ……

        将两个师兄打走已经是午后了,站在太虚幻境里烂柯棋院的门口,看着天色李云生有些怵,倒不是害怕苏灵运跟东方朔孙女的对局结束了,只有有些怕桑小满的碎碎念。

        因为此时他耳朵边就有桑小满通过传音符传来的声音:

        “李云生,李云生,李云生…”

        声音不大但是李云生听的心里渗得慌,他一直不敢出声回复,听一下就关了。

        “里面结束了吗?”

        内院的门口,李云生一面掏出谏书,一面问那守卫道。

        “还没呢,开始没多久,那妖族小女孩迟到了。”

        闻言李云生终于算是松了一口气。

        再说烂柯棋院今天算是难得地人声鼎沸,内院里里外外挤满了人。

        为了防止有人打扰,苏灵运跟东方朔孙女对弈之地是在内院一间隐蔽的厢房内,厢房外不但布有阵法结界,屏蔽外界干扰跟传音,还分别站着一名妖族跟人族修者守护。

        小姑娘承认身份之后,妖族也不遮遮掩掩的了,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了烂柯棋院内,这人妖共处的场景,太虚幻境算独有一份了。

        而看棋的人都集中在内院一个巨大的道场上,道场中央竖起了一个巨大的棋盘,有两个棋院的先生在旁边讲棋,只要屋内的苏灵运或者那小姑娘落子,不时便会有一名棋院弟子跑过来告知两人落子的位置。

        李云生远远地就看到一袭绯色罗裙的桑小满托腮坐在最前面,旁边还有一个空出来的位置。

        虽然李云生知道这是她好心留给自己的,但是眼前密密麻麻的人群,李云生哪里挤得过去?

        尝试了几次之后,李云生放弃了。

        “那位小友,可否一起来复盘?”

        大概是看李云生不停地往里面挤,一个国字脸中年男人一脸和蔼地笑道。

        闻言李云生回头疑惑道:

        “您叫我?”

        “是啊。”国字脸中年男人笑着点点头,他接着:

        “会下棋吗?”

        “会。”

        正好李云生也想从头看看苏灵运跟那小姑娘的对局,于是点头答应了。

        国字脸中年男人所在的位置是在内院的廊道,棋院放了许多棋盘跟棋子在廊道里,只是现在大家都去看那场对弈去了,廊道中此时没几个人。

        “小友如何称呼?”

        国字脸男人问道。

        “李,李白。”李云生差点将本名脱口而出。

        “先生如何称呼。”

        他一面在男子对面坐下一面问道。

        “张良。”

        中年一面将棋盘上的棋子拾起,一面回答道。

        为了方便李云生从头看起,张良从第一手开始复盘。

        “我黑,你白。”

        张良将白棋棋盒推给李云生。

        “好。”

        李云生也没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

        接下来张良报棋路,李云生落子,很快就将对局从头摆了一遍。

        “黑棋是苏灵运,白棋是东方朔的孙女东方渝,他们目前就下了这二十几手。”

        两人很快就将棋子摆好了。

        “云生小友觉得这开局如何?”

        张良问道。

        “还好,都安安份份的,挑不出毛病。”

        闻言李云生一愣,然后点点头脱口而出道。

        他到没去想这开局好不好,只是在回忆这黑棋是否像自己记忆中的苏老师,虽然依旧不确定是不是苏老师,但李云生能确定这棋圣确实是昨天自己看到的那老头。

        “哈哈哈,居然有人如此评价前代棋圣的棋,后生可畏。”

        张良哈哈一笑道。

        “前辈见笑了。”

        李云生一脸尴尬道。

        “黑棋下了。”那张良也不再笑了,拿棋一颗黑子按在棋盘上。

        李云生看他桌边放着一张太虚幻境中用的传音符,想来是他有朋友在那头帮他看着。

        看着那苏灵运的这一手,李云生心头一动,脑中苏老师教他下棋的画面一闪而过。

        “小友你觉得苏前辈的这一手如何?”

        那张良又问道。

        “很好!”

        李云生脸上带着一丝激动道。

        见李云生这么说,那张良倒是疑惑了:“前面几手妙棋不说好,这一手平淡的落子倒叫起好来了,我看走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