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章 自取其辱?

第一百三十章 自取其辱?

        苏灵运有过很多称谓。Ww    W.』BiQuGe.CN

        年轻时狂妄自大目中无人,于是有人给他取了个绰号苏夜郎,笑他夜郎自大。十六岁那年他下赢了当时正声名鹊起的柳如是,成了烂柯榜上最年轻的棋师,总算是摘下了苏夜郎这个名头,因他下棋时每每怪招连连,于是他有了一个新的头衔——苏鬼手。

        在二十岁那年他赢了妖族最为自傲,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东方朔。此时的东方朔正值壮年,无论精力、声望还是棋力都处在人生的巅峰,但依旧被苏灵运败得体无完肤,那一局棋几乎输得没有任何余地,两人的差距不是神魂跟算计上,而是在境界上,二十出头的苏灵运站在了东方朔从未看到过的境界上。

        所以这一局之后,东方朔神魂耗尽气绝而亡。

        因为这一战,苏灵运有了一个他为世人熟知的头衔——棋圣。

        这个称谓伴随着苏灵运渡过了人声最辉煌的时光。

        苏夜郎、苏鬼手、苏棋圣、苏老、苏前辈……这种种称谓苏灵运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唯独“苏老师”这个叫法,这一辈子只有在俗世烂柯山那短暂的一个多月时光听到过。

        他对这个称谓有着不一样的情感,所以李云生那句“苏老师”一出口,他整个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你是……”

        “苏老,你这是要食言?”

        见苏灵运神色突然变了,东方渝身旁的妖族侍从还以为他要改变注意,阴阳怪气地打断了他道。

        闻言苏灵运转头怒视了那侍从一眼,这时的他周身忽而散出一股久居高位强者才有的气势,只是两个字看了一眼就让那妖族侍从吓得心有余悸地倒退了一步。

        苏灵运的目光再次看向李云生。

        “我是那烂柯山下的放牛娃呀。”

        不等苏灵运再次询问,李云生笑着开口道。

        “果真是你这个小娃娃!”

        虽然苏灵运已经猜到了几分,但当听到李云生亲口证实承认,依旧难掩心头的激动。

        他大笑着地张着嘴,抬起手捏了捏李云生的胳膊,然后又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最后才憋出一句:

        “好、好、好!”

        没人能体会此刻苏灵运的心情,他自幼父母早逝,身边也没有半个亲人,长大后醉心棋艺干脆把这一方棋盘当成自己的亲人,最后没想到输给张天泽之后“棋”也“离他而去”,这些蓦然回现已是孤家寡人一个。

        这种死在床上也不会有人现的孤寂感,恐怕无人能体会。

        他本准备孤老坐化山中,但前些日子听闻东方朔有后人在寻他,于是便想在死前了却这桩旧事,所以他来这里输给东方渝,那东方渝要他也没打算拒绝,一个心如死灰的老人,哪里还在乎这几量脸皮?

        但他没想到,他会在这里遇到李云生,遇到这个唯一一个教他老师的人。

        人活着的意义有时候很简单,就比如此时的苏灵运,在他生无可恋之际,遇上了一个可能永远都不会再遇到的弟子。

        “苏老师,我们到别处说话吧。”

        能再见到苏灵运李云生也很开心,他看了看周围渐渐聚起来的人,有些不自在道。

        这时候桑小满也跟了过来,不过她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偷偷地冲李云生眨了眨眼。

        “好,到个安静点的地方,你跟我好好说说,说说你这些年的经历!”

        苏灵运兴致勃勃地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说道,此时的神态完全不似刚刚那风一吹就会倒的白老叟。

        “昨日我跟寒山那盘棋后面是不是你下的?”

        “我就坐在你们旁边。”

        “哎呀!我这个老糊涂!”

        两人边走边聊,眼见越走越远,那东方渝终于按捺不住了,冷喝道:

        “苏灵运,你当真不要半点脸面,要在天下人面前食言吗?”

        闻言苏灵运原地愣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地摆手道:

        “不要了,不要了……”

        完全是一副老匹夫的无赖做态,跟先前的态度判若两人。

        “你身为师长,在你弟子面前,就是这么以身作则的吗?还是说你们人类已经堕落到连我妖都不如,连堂堂棋圣都没半分礼义廉耻之心!”

        东方渝朗声讥讽道,她故意说得很大声,让整个道场的人都听得到。

        一时间刚刚才安静一些的道场,顿时群情激愤,有人在骂东方渝口出狂言,问她是否是想要挑起人族妖族之间的争端,

        但更多的人还是在指责苏灵运,毕竟是苏灵运食言在先,却要连累整个人类修者落得个不知廉耻的骂名,许多修者开始拦住苏灵运的去路,让他去给东方渝一个交代。

        被挡住去路的苏灵运苦笑着看了一眼李云生道:

        “云生你在这里等着,我来解决这件事情。”

        说着他转头望向东方渝笑道:“好了好了,磕头是吧,我今天高兴,给你磕十个又如何?”

        看着苏灵运那一脸无赖摸样,李云生笑了笑,暗道,这才是他熟悉的苏老师。

        没等苏灵运过去,李云生抢先走到东方渝跟前。

        “怎么,想替你老师跪吗?你还不配!”

        看着走过来的李云生,东方渝盛气凌人地说道。

        “你既然可以替你爷爷跟我老师下,我是不是也可以替我老师跟你下一局?”没有理会东方渝的挑衅,李云生抬头问道。

        “你老师都下不过我,就凭你?”

        “我老师,近来身体抱恙,下得不好。”一边说着,李云生一边看着那东方渝道:“莫非你当真认为你刚刚那盘棋下得很好?”。

        李云生这句话看似毫无根据,但却戳到了东方渝真正的痛处,因为刚刚那一局,就连她自己都明显感觉得到,这绝非前代棋圣的水准,只是赢了这样的苏灵运,说实话东方渝并不开心。

        “若还是你们输了呢?跟你老师一样耍赖?”

        东方渝讥讽道。

        “其实相比我输了之后是否能向你下跪认输,东方姑娘,你更期待的是赢棋本身这件事情吧?所以……这棋盘上输赢以外的事情,你当真这么在意吗?”

        不得不说,李云生再次戳中了东方渝的要害。

        没错,她想要的只是赢,刚刚之所以刁难苏灵运,究其原因只是因为苏灵运下得太差,心头的愤慨跟不解,因为她不理解,自己的爷爷怎么会输给这么一个人,她在为爷爷感到不值,既然没有在棋盘上找到胜负的痛快,她便将怒火泄到了苏灵运本人身上。

        她什么都没说,只是一挥手扬起一阵罡风,将身后那大棋盘上的棋子全部吹落下来。

        “你既然愿意自取其辱,我再跟你下一局又何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