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闲庭漫步

第一百三十一章 闲庭漫步

        这突如起来的一场对局,让刚刚准备离开的一些修者有些措手不及,因为离得太远,刚刚李云生三人之间的谈话都没听清楚,既不知道李云生是苏灵运的弟子,又不明白为何东方渝会跟这无名少年对弈。Ww    W.BiQuGe.CN不过这对局中既然有东方渝,许多人于是都一边议论着一边走了回来。

        棋院廊道的那头,寒山跟吴鸿羲也现道场那头的不对劲,抬头一看只见东方渝跟一个陌生的少年正分别站在那巨大棋盘的两侧。

        等吴鸿羲看清那陌生少年的模样时,忽然惊愕道:“李白!”

        “什么李白?”寒山一头雾水地问道问道,不过马上他反应过来,一脸好奇地指着李云生道:“那就是刚刚赢了你的那个李白?他跟那妖族的小姑娘站在一块干嘛?”

        “他要跟东方渝下!”

        只见吴鸿羲突然噌地一声站了起来,翻过廊道的栏杆,一边拨开面前的人群,一边冲到道场最前面一排的座位上,然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方大大的棋盘。

        除了吴鸿羲,对这场对局非常感兴趣的还有桑小满,此时她正坐在苏灵运的旁边,满脸雀跃地看着台上了李云生。

        “小姑娘你是云生的朋友?”

        苏灵运笑眯眯地问道。

        “是啊,好朋友!”

        闻言桑小满飞快地点点头道。

        “小师弟的棋是你教的?”

        桑小满反过来问苏灵运道。

        “其实我也不确定他是不是我教的,但他愿意叫我一声老师,我自然很乐意认这个弟子。”

        苏灵运笑呵呵地说道,说完他接着问桑小满道:“你觉得云生会不会赢?”

        “赢不赢,我不知道,也无所谓,着急的应该是老头子你吧?”

        面对这曾经的棋圣,桑小满丝毫不惧地调笑道。

        “我着急什么,下跪便下跪好了。”

        苏灵运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

        与这两人对李云生的乐观态度相比,道场上那许多修者则都是抱着看李云生出丑的心态在观望着。

        “这人是谁啊?”

        “刚刚那妖族的侍从,好像说他是苏灵运的弟子。”

        “哦?师父下不过徒弟上,这要是再输了,苏灵运这脸皮恐怕要被撕得一点也不剩了。”

        “可不是吗,积累了大半辈子的名声,一天之内毁于一旦,这苏灵运只怕晚节不保了。”

        “为了反悔不认输,连自己弟子都拉出来做挡箭牌,这种人哪是什么好东西,我觉得先前你说得对,他能胜东方朔,多半靠的就是……”

        “闭上你们的臭嘴,不看就滚!”

        坐在边上的吴鸿羲终于是忍不住喝骂道。

        “你找死啊,那是棋痴吴鸿羲!”

        那人刚想回骂过来,但却被看清楚吴鸿羲模样的同伴制止了,闻言几人立刻一声不吭地坐了下去。

        随着道场上安静下来,东方渝跟李云生也猜字完毕,李云生执黑东方渝执白。

        “我可以让你一字。”

        东方渝望着李云生面无表情地说道。

        这句话也让底下看众一阵哗然,这种场合居然要让子,可以这妖族少女是何等的自信,那些看不惯妖族的人类修者也唯有叹气。

        正准备落子的李云生愣了一下。

        见李云生没回答,底下原本就是准备看他出丑的那些人则大笑道:“小姑娘,他这是嫌你让少了。”

        不过李云生既没有回答东方渝,也没有理会这些挑衅的言词,李云生只是将那枚带有磁石的巨大棋子贴在身后的棋盘上。

        “该你了。”

        李云生看了一眼贴在棋盘上的黑棋,再看了一眼东方渝道。

        这算是他对东方渝让子的回答。

        拒绝了自己的让子,东方渝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冷笑着看了一眼李云生,然后拿起了一颗白子。

        两人落子都很干脆,很快地就已经下了十几手,而这时有人惊讶的现李云生这开局的布置,跟先前苏灵运的开局几乎一模一样。

        “这师徒两个,都只会下这种棋吗?”

        有人讥笑道。

        李云生的这种下法,不光是那些看戏的人,就连吴鸿羲都有些看不懂了,因为有了苏灵运的前车之鉴,照理说李云生不应该继续这么下的。

        相较于场外的看客,作为局内人的东方渝则要谨慎许多,这一模一样的开局并没有让她的神色有多大变化,依旧是按照自己的思路落子。

        直到五六十手的时候,李云生的棋路跟苏灵运相似得越地明显,东方渝这才抬头疑惑的看了一眼李云生。

        这一下底下的人群也炸开了锅,见李云生又是跟苏灵运一样,那无欲无求的下,许多本来还有些期待的修者都不停的摇头叹气,起身准备离开,那些等着看李云生出丑的人,这时则喜笑颜开,因为想都不用想,接下来东方渝要在棋盘上打开杀戒了。

        东方渝在短暂的疑惑之后,目光坚定了下来,她手里的白子开始图穷匕见,如同之前对苏灵运的那一局一般,开始对李云生的黑棋展开疯狂的追捕。

        但奇怪的事情生了。

        原本几处被逼到绝境必死无疑的黑子,居然在白子快要刺中要害之时逃出去了,而前来接应的正是李云生先前那无欲无求的几步棋。

        巧合?

        有人在心里想到,烂柯棋院的道场突然变得安静下来。

        不过马上,第二次巧合再次出现,东方渝一次缜密的“刺杀”计划再次扑了个空。

        接下来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东方渝变成了一只无头的苍蝇,她的每一步棋都像是被李云生看穿了一般,看似妙招却总打不重要害。

        战胜了烂柯棋院一众高手,又打败了前代棋圣苏灵运的东方渝,居然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面前变成了一个无头苍蝇,众人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场下的吴鸿羲想起了刚刚自己跟这台上的少年下的那一局,苦笑了一声道:“看起来并不是我太弱,是这李白太强。”

        刚刚的那一局棋,他差点输得动摇了道心,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多年痴迷弈艺的意义何在,但看到东方渝现在的状况,他心头释然了。

        东方渝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落子也越的艰难。

        她这时才看清,眼前这少年并不是在模仿苏灵运的棋路,而是在完善苏灵运的棋路。作为前代棋圣,苏灵运在棋盘上的大局观依旧罕有人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在这大局观之下,这少年又用不亚于她的演算能力,将苏灵运的想法,完美地呈现在了棋盘之上。

        “这苏老看起来悠哉悠哉,不求胜负的棋路,居然隐匿着此等杀机。”

        场下的看客愕然现,在黑棋闲庭漫步之下,白棋身上的獠牙跟利爪,正被白棋一点一点地掰掉。

        “这少年是谁?”

        一时间许多人心里都出这样的疑问。

        “还要再下吗?”

        看了看天色,李云生对迟迟不肯落子的东方渝问道,目前的局势白子根本没有翻盘的余地,他脸上的表情很平常,既没有欣喜更没有傲慢,就像做了一件很普通的事情一般。

        东方渝两手握住手里的棋子,低着头一声不吭。

        许久之后,她肩膀一松,那颗白棋从她手里滑落。

        “再下一盘!这一盘是我大意了。”

        东方渝一脸不甘地看着李云生道,她很不甘心,在她看来这一局的败因,归根结底是因为自己小看了苏灵运的布局。

        “下次吧,天色不早了。”

        李云生有些抱歉道,说完就径直走向台下的苏灵运跟桑小满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