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戚白夜

第一百三十二章 戚白夜

        “没想到,这苏灵运,气数将近之时,还得了一个好徒弟。笔『』『    趣    阁”

        烂柯棋院旁一间酒楼内,一名书生模样的年轻人透过窗户,看着从烂柯棋院道场上离开的李云生三人,一面转着手里的酒杯一面说道。

        “此子确实是难得。”

        书生对面的一名老人,用他那枯柴一般的手,一面将一张棋谱递给那书生,一面说道:

        “这里还有一份是他跟棋痴吴鸿羲的对局。”

        书生将那张棋谱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脸上神色一变道:

        “此子应有烂柯榜前十之资,去查查他的身份,看看能否为我所用。”

        “恐怕,有些难。”

        那老人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道:

        “刚刚,我手下的几名血衣卫已经找到了那苏灵运的藏身之地。”

        那书生闻言也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然后将杯里的烈酒一饮而尽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为了这名利,父子相残、师父反目的事情你我还见得少吗?你我手里够多,还怕他不能为我所用?”

        “白夜子爵说得在里,老头子受教了。”

        那老人一脸认同地点点头道。

        “走吧,去见见我们大棋圣,顺便看看那小子配不配做我白夜的手下。”

        书生一脸傲然地冷笑道。

        ……

        烂柯棋院不远处的一间茶楼的厢房内。

        “你说你现在在秋水?”

        听说李云生在秋水,苏灵运眼前一亮道。

        “嗯,我在秋水白云观,师父是杨万里。”

        李云生点头道。

        “好,很好。”苏灵运一脸欣喜地点头道,这模样就如同自己的孙子中了状元一样。

        “秋水虽偏居瀛洲一隅,但气节却是十州各山门中最高的,最难得的是对弟子最好,当年常念真人被阎狱所害,这秋水倾尽全门派之力从瀛洲一路杀到幽州,杀得阎狱鬼卒三年不敢出门,若不是昆仑府居中调停,只怕现在已经没有阎狱了!这事想想就解气。”

        苏灵运一脸激动地说道。

        “这些年秋水虽声名不及往日,年轻一辈可能也不知道秋水的过往,但我们老一辈一只记得一句话,‘宁要太岁头上一亩地,莫范秋水地下一寸土’!云生你得入秋水,这是莫大的机缘,当安心修习。”

        他喝了一口茶,然后接着语重心长地说道。

        “嗯,谢谢苏老师指点。”

        李云生用力的点点头。

        看着眼前这两人如爷孙一样的对谈场景,一旁的桑小满看得出奇的安静,总是不时地会心一笑。

        “苏老,小师弟,我有些困了,先走了。”

        也不知是不是真的因为困了,还是不想打扰李云生跟苏灵运的重逢,没过多久桑小满就向两人告辞了。

        桑小满一走,苏老好像聊得更自在了,从李云生在俗世的事情,以及在秋水的趣闻,到对弈之道,无所不聊。

        最后两人不可避免地聊到了,苏灵运当年不辞而别离开俗世烂柯山,对战棋圣张天择的事情。

        “当年自打如我,自以为棋力已站在那群山之巅,对于那张天择的挑战根本没放在心上,以为去去就回,却没想到最终落的过一败涂地……”

        苏灵运面带苦涩地说道。

        “张棋圣到底有多强?”

        李云生不解地问道,那张天择居然能一战之下动摇了苏灵运的道心,这让李云生十分好奇他到底有多强。

        “那战之后,我之所以心灰意冷,不是因为我跟张天择在棋盘上的那几目的胜负。”苏灵运无声苦笑地接着道:“而是这棋局中,我现我眼里看到的是高山,而他眼里却是那天际的星辰,我跟他的差距,不是几目棋能描述的,是境界的差距。”

        “不过。”他突然抬头看着李云生,浑浊的眼瞳中散出异样的光彩道:“云生,老师我不如他,但你一定可以,你的棋跟他一样散这那九天星辰一般的光芒!”

        啪!啪!啪!

        苏灵运的话还未落音,屋外突然传来一阵拍掌声。

        “说得太好了。”

        只见一名青衣书生拍着手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一个枯瘦的老头,老头一脸诡异地笑容。

        “不愧是棋圣,眼光见解远胜常人。”

        那青衣书生说着径直在李云生边上坐下,而那老头则坐到了苏灵运这一侧。

        “你们坐错地方了吧?”

        面对这两个不之客,苏灵运没有半分好脸色道。

        “苏老前辈,你怎么如此健忘,连晚辈我都不记得了。”

        书生一脸失望地说道,接着他像是突然记起了什么似地接着道:

        “哦,对了,也不怪你,我在这太虚幻境中的模样,跟现实中不太一样。”

        说着他用手在脸上一抹,换了一副鹰眼长脸的面孔道:“这样,苏老前辈应该能认出晚辈了吧?”

        男子一换上这幅面孔,苏灵运的脸如同扭曲了一般怒吼道:

        “戚白夜!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可他刚一站起来,就被一旁的那名老者用那如竹竿一般的手臂按了下去。

        “苏老冷静些。”

        那老头满脸堆笑道。

        “食人鬼韦二两!”

        苏灵运咬着牙浑身颤抖道。

        “苏老前辈还记得我,二两真是三生有幸。”

        韦二两一脸受宠若惊地说道。

        “苏老你也莫要激动。”

        戚白夜给自己到了一杯茶道:

        “我只是来问你一件旧事,问完就走,也不打扰你们师徒叙旧。”

        一边说着,戚白夜一边笑眯眯地冲李云生点了点头。

        “你想问什么?”

        看着戚白夜身边的李云生,苏灵运突然冷静了下来。

        “那黄梨老儿从我族幽泉宫盗走的羊皮卷如今在何处?”

        戚白夜身子往苏灵运那头探了探,死死地盯着苏灵运寒声问道。

        闻声苏灵运冷笑道:“你二人害我挚友惨死,你觉得我会告诉你吗?”

        “会。”

        戚白夜笑着坐了回去,然后一脸诡异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苏灵运。

        “想对我搜魂?别说你一个子爵,就算是伯爵又何如?”

        “你!……”

        苏灵运一脸傲然的冷笑道,不过他话才说完,突然异常痛苦地按住自己的胸口。

        “搜魂我是不行,但刮骨我可以。”

        戚白夜邪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