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二章 重逢即是别离

第一百三十二章 重逢即是别离

        “现在我让人刮的是你胸口的骨头,不过离心脏还很远,你放心,我花了好几年时间设的这个局,费尽心思找人教那东方渝下棋,就是为了引你出山,我是不会让你就这么快死的。”

        戚白夜指了指苏灵运的胸口,阴冷地笑道。

        “云生,不,不,早了,你,你回去吧。”

        看起来苏灵运像是强忍着剧痛重新坐直了起来,脸色惨白地说道。

        李云生闻言面色平静的摇了摇头。

        不过他脸上虽然平静,但放在桌下的攥着拳头的手,指甲几乎要嵌到了肉里。

        因为他知道,现在的苏灵运,正承受着何种的痛苦。

        从这两人一进来,李云生心理就有一种极度厌恶之感,这感觉很像那日第一次见到那魔胎的时候的情形,两者的神魂都散出一股恶臭味,瞬间“魔族”这两个字跳入他的脑海。

        通过几人刚刚的谈话,可以看出苏灵运手里有他们魔族的某样重要的东西,但是没想到的是,他们不只是在太虚幻境找到了苏灵运,而且在现实中找到了苏灵运的身体。

        毫无防备的苏灵运,此刻便如那砧上之肉,任他们宰割。

        而现实中的痛楚,会一丝不差地传到太虚幻境之中。

        “咦……有意思。”

        见李云生摇头,戚白夜转头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李云生道:“为何不走?这太虚幻境中,我也拦不住你。”

        李云生冷冷的看了一眼戚白夜,没有说话。

        “难道你以为,你在这里看着事情就会有转机?还是说,你跟我们一些魔族一样,有着特殊的嗜好,喜欢看着你老师受虐?”

        他丝毫不忌讳跟李云生承认他魔族的身份。

        “都不是。”李云生转过头,冷冽的目光落到了韦二两身上:“多在这里呆一秒,我就能多看你们一秒,我会把你们的神态、你们说话的声音、你们的举止、习惯都刻在脑子里。”

        他面无表情地再把头转过来看着戚白夜道:“然后我会找到你,杀了你,用最锋利刀,最残忍的手段。”

        此刻李云生看向戚白夜的眼神,说不出的沉静,无喜无悲,但却深邃的如同那噬人的无底深渊。

        “既然你愿意看,我便让你多看看。”

        一瞬的失神过后,戚白夜脸上的笑意敛去,声音森寒地说道。

        恐怕没人会相信,堂堂魔族子爵戚白夜,居然被一个少年眼神的眼神威慑到了,哪怕只有短暂的一瞬。

        这让他很愤怒。

        咳、咳、咳……

        突然苏灵运一阵剧烈的咳嗽。

        “真是不好意思。”戚白夜阴冷地冲李云生笑道:“我的手下不小心,刺穿了你老是飞肺,但放心,他还不会死。”

        “云……云生!不用,不用在意!”

        脸色煞白的苏灵运强忍着身上的剧痛,抬起头冲李云生咧嘴大笑道:

        “你刚刚那番话,说得,说得很好,这么逃避,跟,跟掩耳盗铃有何区别,师父不如你,不如你很多!”

        他不屑地看了眼戚白夜,然后转头一面剧烈的喘息,一面对李云生道:

        “你我师徒,再,再说一会儿话。”

        “嗯!”

        李云生用力地点点头。

        “下棋我已经教不了你什么了,为师这辈子除了下棋,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搜罗天下美食上。”似乎是身上疼痛又加重了几分,苏灵运喘了口气,一手死死地掐住桌子,不让自己的身体倒下,然后他接着道:

        “我寻遍十州,这其中炎州草莽楼的清炖风生兽兽脑真乃十州一绝,一碗下肚心脾舒泰,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好!”

        “日后定当去炎州尝一尝。”

        李云生非常感兴趣地点了点头道。

        “还有元州五芝园的玄涧仙酿,那才是神仙喝的酒!”

        “我不喜欢喝酒的。”

        “好男儿,有哪个不喝酒的,学!”

        “嗯!”

        苏灵运从从炎州说道生州,将这十州的美食几乎通通说了一遍,听得一旁的李云生无限神往,口水都快要流出来的两人,好似完全忘记了现在的处境一般。

        不过说到最后,苏灵运的气息越来越弱了,他的两只手都已经撑在桌子上,苍白的脸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脸颊滚落。

        长长的吸了一口气过后,苏灵运抬起头笑着对李云生道:

        “虽然尝遍了十州的美食,但最难忘的还是瀛洲山脚下,那间破庙里的那一碗油泼面,你以后又机会一定要去尝尝。”

        就在苏灵运这话说完时,戚白夜突然冲韦二两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看见这个手势韦二两先是一脸的惊愕,继而也点了点头。

        “他没机会了。”

        突然戚白夜像是做出了一个什么决定一般地说道:“这本来是为你准备的。”

        他这话说完,就只见韦三两将一个血珠子抛向空中,血珠子瞬间炸开化作一张血网将戚白夜跟李云生罩在里面。

        “遮天网!”看着眼前那血网,苏灵运惊叫出声道:“你想做什么?!”

        “看不出来么,遮天网下,我就可以毫无顾忌的用我的神魂之力了。”

        刺客苏灵运那惊恐的表情让戚白夜很满意。

        戚白夜话才落音,李云生就只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压迫感,如同潮水一般地向他袭来,然后只觉得眼前一黑,进入到了一个混沌状态,恍惚中他听到苏灵运声嘶力竭地喊道:

        “云生快吐出子虚乌石,戚白夜你这个无耻之徒,居然对一个小辈用吞魂术!”

        苏灵运之所以没想到戚白夜会这么做,实在是因为在太虚幻境中使用神魂之力的代价太高昂了。

        不过为时已晚,李云生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像是被一条巨蟒捆缚着,紧接着这无形巨蟒一口咬在自己身上。

        但……李云生诧异的是,他没有丝毫的感觉。

        更加奇怪的是,咬了自己一口的这巨蟒忽然如遭雷击一般地猛然松开了自己,紧接着他听到戚白夜一声凄厉地惨叫道:

        “啊!”

        再睁开眼睛,他只看见戚白夜抱着脑袋满地打滚,不停地痛苦呻·吟道:“天授神魂,他是天授神魂!快,快把我的子虚拿出来!”

        茫然的李云生再一眨眼,两个人已经从眼前消失了。

        他面前只剩下身躯渐渐透明的苏灵运。

        “没想到重逢即是别离……”苏灵运微笑地看着李云生道:“云生,你之前说要给我报仇,老师很开心,但是不要急,要有些耐心。”

        “啊……”

        李云生朝苏灵运伸出手,想要说些什么,但不知道为何,嘴里就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保重,云生,若是哪日你胜了张天择,莫忘了在我坟头烧一炷香,不要忘记,带上你师父的白酝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