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六章 剑与诗

第一百三十六章 剑与诗

        柳子路的声音牧凝霜听见了,但她不想回头,更不想回应。

        所以她没有回头,也没有回应,她的性格向来如此。

        这次被迫来这青莲诗会,她本就有些不快,芷兰师叔美其名曰是让她来长长阅历,见见世面,但她很清楚,让她来,不过是为了让这青莲诗会,凑齐了诗会才子佳人的名头。

        现在她只想熬过了今天这一天,然后早些结束早些回去。

        若是按照一般世家子弟的清高自傲个性,主动上前打招呼没得到回应,便会不假思索地走开,先前她也就是这么过来的,不过她没想到这柳子路非但没走开,反而坐到了她旁边来。

        对于牧凝霜的不回应,柳子路心里虽不快,但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更没有转身离开,这就是他与那些世家子弟的不同之处。

        “这桃园美景虽好,但凋谢的也快,当真叫人惋惜,再美的花,也要开对时候,开对地方,不然当真只能孤芳自赏了,这十里桃花,幸而开对了地方,得到这天下名士赏识,也才能成就今日青莲第一美景的每名。”

        即兴而出的这番话柳子路很满意,既不露骨,又有点醒对方之意。

        “你们只看得见桃花,看不见桃树,却不知无论无论花开与否,丑陋的桃树依旧在生长。”牧凝霜冷冷地转过头看着柳子路道:“我是丑陋的树不是美艳的花,你看错了。”

        她本意是想用这句话将对方呛走,让对方离她远点。

        不过只怕牧凝霜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柳子路,正被她这一回眸,冲击的差点神魂离体,她那冰冷中带着坚毅的目光,跟柳子路见过的任何女子都不一样。

        于是这柳子路非但没有“离远点”,反而看牧凝霜的眼神越的热切,话也越的多了起来。

        “男人怎么都这么愚蠢,这么让人生厌。”

        柳子路看自己的眼神,牧凝霜打心底地觉得厌恶。

        正当她想要找借口离开时,一阵山风突然毫无征兆地呼啸而至,吹得满园桃树一阵倾斜,引得众宾客失声惊呼,仔细一听,风声中还夹杂着微不可闻的吟诵声。

        正当众人以为这只是偶然的一阵野风时,又有两道山风迎着众人扑面而来。

        而这一次,风中那细不可闻的吟诵声,变得清晰了,只听那声音铿锵有力的念道:

        “节使三河募年少,诏书五道出将军。”

        这一声念完,山坳间再次狂风大作。

        “试拂铁衣如雪色,聊持宝剑动星文。”

        随着这声音越嘹亮,山坳中的野风也越狂躁,场内的筵席被吹得七零八落。

        就在众人争相询问这大风跟声音的来自何处时,牧凝霜的脸色却有些奇怪。不知为何,这声音,她总觉得十分耳熟。

        “愿得燕弓射大将,耻令越甲鸣吾军。”

        还没等牧凝霜分辨清楚,这声音到底是谁的时候,这声音再次在山坳炸响。

        但令众人不解的是,这一次那狂暴的野风……没来!

        “轰!”

        可正当他们为此在心里松了一口气时,山坳桃花运的入口处,传来一声炸响,道道野风犹如白色的龙卷,从那山坳的入口奔腾而出,一树树桃花被这奔腾的野风席卷而起,最后化作漫天的花雨在空中炸裂。

        花雨中一个驼背老头倒飞而出,落入桃园之中,装折了百来株桃树才停了下来,生死不知。

        “莫嫌旧日云中守,犹堪一战取功勋。”

        惊魂未定的众人,视线再次被这个吟诵声吸引过去,他们循声望去,只见山坳的入口,一高一矮两个人影在那里,高的是一个头花白的老头,老头一手提剑,一手拿着个酒壶,众人看到他时,他正仰头将那酒葫芦里的酒倒入嘴中。

        而那矮个子是一名身形瘦削挺拔的少年,这少年面色沉静如水,默默的站着,好像这眼前的乱象与他无关一般。

        “李云生?!”

        虽然从声音中已经听出了几分,但在这种场合看见李云生,牧凝霜显然十分意外。

        “李云生?”

        在他一旁的柳子路,循着牧凝霜的目光,也疑惑地看了过去。

        ……

        桃园的入口处,李云生读完这《老将行》的最后一句,看着面前大先生的背影,李云生心里忽然五味杂陈。

        “大先生。”

        李云生喊住了正要往前走的大先生。

        “怎么了。”

        大先生回头。

        “你这都是因为秋水吗?”

        李云生问道。

        “我愿为谁,便为谁。”

        大先生几乎不假思索地说道。

        这时正好一阵山风从李云生的脸颊刮过,这阵山风和着大先生的那句话,将李云生这几日头顶的阴霾尽数吹散。

        大先生的回答,让他忽然觉得自己真的是蠢不可及,特别是一想到自己居然被这么简单的一个问题困扰了这么久,顿时羞愧难当。

        大先生之所以变成秋水的大先生,究其原因不过是他愿意,两者之间没有什么不同,大先生还是那个大先生,不会因为秋水而不同。

        ……

        “大先生,你为何伤我的人!”

        就在这时,一个愤怒的声音,从桃园中的一间凉亭里传来,只见一个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正站在那里遥看着桃园入口处站着的大先生,说完他嘴角一抹诡笑一闪而逝。

        这体态微胖的中年男子在场的许多宾客都认识,他是青莲仙府仙律司指挥使周有道,为了这次青莲诗会宾客安全的,青莲仙府仙律司几乎全员出动。

        一听居然是大先生,参加诗会的宾客顿时面面相觑,秋水的大先生在青莲仙府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识啊,但是为何德高望重的大先生,今日要来青莲诗会捣乱,做这三岁顽童才做的事情?

        “你不是邀我来讲道理吗?喏,这就是道理。”

        大先生指了指桃花林中,那位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头道。

        “你秋水欺人太甚!”

        周有道怒喝道,说着他手一挥,几名仙律四的千户飞射而出,拔剑冲向大先生。

        “还跟方才一样,站在我身后好好看着。”大先生回望了一眼李云生道:“放心,谁也不能在大先生的身后伤你。”

        说着又仰头灌了一口酒葫芦里的酒,提剑朝那几名千户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