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七章 豺狼虎豹

第一百三十七章 豺狼虎豹

        清莲峰峰巅,崖壁上一间孤零零的小筑,尤似挂在崖壁上的鸟巢一般。Ww    W.』BiQuGe.CN

        不过因为位置的缘故,这崖壁小筑看起来更像是一只看着底下那片桃园的眼睛。

        “吕安知……府主,你们看起来,咳、咳、咳……低估了大先生。”

        小筑内一个周身被一团若有似无的青色雾气包裹,看不清相貌的男子,语气虚弱地说道。

        而坐在他对面正是青莲仙府府主吕安知。

        “那可是大先生,我岂敢小瞧了。”

        吕安知一脸惶恐地说道。

        “他能来,我都有些意外,其实他不来更好。”

        他喝了一口茶,平静地看着山下,自己那帮手下一个个地倒在大先生剑下,就连平日里那些张扬跋扈的仙律司千户,在大先生剑下也走不了十个来回。

        “大先生当真十个厉害的人。”

        那病恹恹的男子一脸赞叹道。

        说完他看向吕安知接着道:

        “他自然要来,徐鸿鹄闭关不出,枯荣观被屠,萧长歌死在秋水。”

        还没说完,他又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咳嗽,咳嗽完接着跟没事一样继续道:

        “如果他再不出来,不出半年,那些对秋水虎视眈眈的豺狼虎豹们,就要一拥而上了。所以他得出来,出来告诉那些对秋水虎视眈眈蠢蠢欲动的人,秋水还有他大先生在。”

        “这豺狼虎豹,爵爷是指我们吗?”

        吕安知冷笑道。

        “不。”男子摇摇头道:“是指你们,没有我。”

        闻言吕安知苦笑道:“那这大先生我们该如何应付?”

        “只能败,不能杀,大先生暂时还不能死,他如果死了,你我就算不想,也会被放到明处,十州那些欠了秋水恩情的老家伙,绝不会无动于衷,但也不能让他就这么回去,他必须败着回去,让那些暗地里观望的杂碎们吃一颗定心丸,告诉他们秋水已经没人了,不过……”

        那男子看了看窗外笑道:“看起来,你们青莲仙府,能败大先生的,只有你吕安知了。”

        “不急。”望着窗外,吕安知冷笑道:“现在的大先生,我一剑足矣。”

        只见山脚下。

        宾客大多退到了青莲峰脚,李云生依旧默默地站在大先生身后,认真地看着眼前的一切,牧凝霜不知何时也站到了他的旁边,而柳子路此时正在不远处一脸怨毒的看着李云生。

        而大先生此时正晃晃悠悠地提着开山剑,看着那最后一名还站着的千户,一句话也不说长剑一挥,一声尖锐风啸过后,那名千户连人带剑身异处,就连他身后周有道所在的凉亭,此时也已经被削去了一边。

        “周剥皮,你不是有话要问我吗?”

        说完大先生将长剑往地上一插,头一仰一口又将葫芦里的酒喝了大半。

        闻声那周有道脸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只见二话不说,他广袖一挥,一只巨鼎从袖中飞出,而周有道跟着那巨鼎几乎同一时间飞出,等到那巨鼎飞到大先生上空时,已然变作一座小山一般大小。

        “你凭什么叫我周剥皮?你已经不是以前那个大先生,我也不是你能任你欺辱的无知小儿!世道变了!”

        周有道一面推着那巨鼎压向大先生,一面大吼道,这声怒吼像是压抑了许久一般。

        而这大鼎的声势也着实骇人,还未落下,地面都为之一颤,离得近的一片桃林都被直接压塌,李云生跟牧凝霜都只觉得,呼吸一滞,周遭的空气像是在重压之下被挤走了一般。

        就在这时候,大先生广袖一挥,将二人拦在身后,另一只手提着开山往上一挡。

        众人没想到,大先生对付周有道,用的只是这简单的一架,心中不由得摇头,只觉得大先生可能是穷途末路了。

        当的一声嗡鸣的巨响后,大地猛地一阵颤抖。

        就在所有人以为,大先生几人会被压成肉饼的时候,只见那巨鼎之下,大先生身形挺拔纹丝不动的站立着,一剑挡住了那如山一般砸下巨鼎,他握剑的那只手,袖口滑落,露出手臂上虬结的肌肉,而脚下站立的地面以他为中心,如蜘蛛网一般的龟裂出一道道裂痕。

        “你就这点能耐?”

        大先生的声音如炸雷一样从巨鼎底下传来。

        闻声周有道面色铮狞地厉喝一声道:“去死吧!”

        说罢只见他周一身真元尽数燃尽,周身罡风犹如风雷般炸响,然后一拳轰击在那巨鼎的后面,巨大的音波如浪潮般从巨鼎之内倾泄而下,一株株桃树直接被震成粉末。

        可大先生几人依旧完好无损。

        “看来你确实就这点能耐了。”

        大先生冷笑。

        说完,就见他将另一只手也我住开山的剑柄,然后脚尖叩了叩地面,骤然间就只见一道道细小的符纹,如蚂蚁一样瞬间布满整片桃园,然后脚尖猛地蹬地,手里的开山剑一抬,将那巨鼎直接掀起,未等它再次落下,大先生脚下的符文瞬间涌向开山剑,化作一柄以开山剑为骨的巨剑,最后一剑将那巨鼎一分为二。

        周有道,败。

        “大先生,看看我这一剑何如!”

        还没等大先生喘一口气,一个人影从那清莲峰上,飞扑而下。

        那人影由远而近,赫然便是青莲府主吕安知,只见这吕安知,手持一柄乌黑长剑,如一颗星矢一般射向大先生,而他这一剑好似将身后整座清莲峰的气脉都引了下来,在他身后汇聚成了一个巨大的灵力漩涡。

        对吕安知的这一剑,大先生像是早有所察一般,不慌不忙的挥着那柄符文巨剑,一剑向那吕安知斩去。

        两剑短暂的相持之后,大先生手里那符文巨剑轰然炸裂,整个人犹如一颗炮弹一样倒飞而出,将身后那桃花林砸出一个直径十来丈的大坑。

        “一剑。”

        吕安知落地,收剑,转头看向那清莲峰的崖壁小筑道。

        一剑就败了秋水的大先生,青莲仙府的手下们爆出一阵巨大欢呼声。

        而吕安知依旧一脸平静,他转头笑看看向远处,依旧满脸难以置信地站在原地的李云生跟牧凝霜道:

        “我们需要一个人检举大先生罪状,你们二人可否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