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斩桃花

第一百三十九章 斩桃花

        “刚刚踏入圣人境,未必能挥出圣人境的真正实力,我们还有机会。笔趣Ω    阁”

        吕安知一脸不甘心地对那病恹恹的男子说道。

        “试一试吧。”

        那病恹恹的男子有些不快地点了点头,他此时已经没有了刚刚在那峰顶小筑喝茶时的冷静。

        因为目前的事态有些出他的预料,他们经过近一年的试探终于确定大先生修为停滞即将堕境,这才有了这次青莲诗会的相邀,可是他做梦也想不到大先生非但没有堕境,反而成功破境入圣。

        说着他又拼命的咳嗽了几声,然后捋起右手的袖子,露出一只皮包骨一般,刺满了符咒的手臂,更可怕的是这瘦若干柴的手臂皮肤下,隐约可以看见有许多虫子一样的东西,在皮肤下面游走蠕动。

        “你别暴露了!”

        看到男子那只手臂,吕安知皱着眉低喝道。

        “我自有分寸。”

        那病恹恹的男子冷声道。

        “我蚀骨决不允许到嘴的肉飞了这种事情生。”

        说完他神色一凛,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再也不是那病恹恹的模样,原本佝偻着的身子笔直地站了起来。

        “我需要一点时间。”

        男子看了吕安知一眼道。

        吕安知心领神会地点了点头,然后二话不说,周身真元猛地爆,脚尖一蹬地,蹭地一声,化作一道残影,提剑冲向大先生。

        看着飞扑而来的吕安知,大先生拍了拍李云生的肩膀,示意他站在自己的身后。

        “他刚刚是不是这么吓你们的?”

        他提起开山剑,模仿先前大先生用威压恐吓,李云生跟牧凝霜两人的模样道。

        看着大先生古怪的动作,李云生跟牧凝霜有些茫然的齐齐点头。

        接着就只见,大先生咧嘴一笑,长剑对那就要冲到他眼前的吕安知一指。

        只是简单的这一指,这天地恍若静止了一刹那,然后场上的宾客,只觉得一股无形的压力排山倒海而来,而当其冲的吕安知直接砰地一声栽倒在了大先生的面前。

        直到他长剑杵地,这才勉强的站了起来,但他那满头的大汗告诉众人,此刻他是有多么的痛苦跟吃力。

        他懊悔地现自己再次错估了大先生的实力,还有圣人境可怕的力量,这不是小溪与江河的差距,这是小溪与大海的差距!

        不过短暂的懊悔之后,他低着头嘴角翘起——虽然难看了些,但他已经为蚀骨争取到了时间。

        这时再看那蚀骨,已经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先生的头顶。

        一身虬结的肌肉的他,咆哮着犹如一头魔兽般,从头顶一拳砸向大先生。

        还未等众人看到大先生的反应,这蚀骨的一拳已经落下,砰!的一声,将整个地面连同大先生一块砸了下去。

        能一拳将圣人砸进土里的力量,何等的恐怖!

        可没给众人太多时间感慨跟惊讶,无数道道剑芒,犹如青色的烟火一般,从那凹陷的地面飞射而出,将那准备再次出拳的蚀骨,飞退而出。

        不过没等他退出多远,大先生忽而凭空地出现在他面前,一手掐住他的脑袋,朝着那青莲峰飞射而去。

        在众目睽睽中,大先生凌空而立,一声不吭地掐着蚀骨的脑袋,对着青莲峰撞去。

        “轰!”

        这一砸之下,整个青莲峰都剧烈的晃动了起来,场面异常骇人。

        但让众人惊讶的是,这蚀骨的脑袋,就跟铁做的一般,居然半点事情也没有。

        大先生也不着急,他面无表情地掐着蚀骨的脑袋再撞。

        又是地动山摇般的一声巨响。

        蚀骨的脑袋依旧完好。

        大先生好像早就预料到了一样,不骄不躁地,掐着蚀骨的脑袋再撞。

        砰!

        砰!

        砰!

        …

        这一声接着一声的巨响,好似敲击在众人的心头一般,只觉得让人不寒而栗。

        终于,也不知道敲了多少下,那蚀骨的脑袋如西瓜一般的碎裂开来,而青莲峰的山体,也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裂痕,看起来随时都要崩塌。

        “魔族的杂碎,别以为你藏得很好我就认不出你,回去告诉你们幽泉,千年前他惹不起秋水,千年后也别想染指秋水分毫!”

        说着他如丢弃一件无足轻重的东西一样,将那具无头尸体随手一扔。

        那无头尸体,才一落地,一条条奇怪的蛹虫从里面钻了出来,飞快地吞噬掉那具尸体,眨眼之间羽化成蝶,四散飞走。

        解决掉那蚀骨,大先生望了望那青莲峰已经开裂的山体,然后走到吕安知跟前,一把将他提起,让他看着自己道:

        “谢谢款待,这诗会我玩得很开心。”

        说完就将那吕安知往地上一扔,就跟丢一条死狗一样。

        大先生没杀他,那是因为这吕安知就算是一条狗,也是仙府的狗,杀了他就是跟整个十州仙府为敌,目前的秋水还不至于如此。

        目睹了全部过程的宾客们,此时看大先生的眼神犹如看那神佛一般,有敬也有畏。

        “回家吧。”

        大先生一边走向李云生跟牧凝霜一边说道。

        两人点点头,跟在了他身后。

        “这桃花,真是碍眼。”

        路过那片灿烂盛放的桃花林,大先生突然喝了一口酒,一脸厌恶地说道。

        “来,帮我一起把这些桃树全砍了。”

        他看了看李云生跟牧凝霜。

        闻言,一众宾客跟青莲仙府的手下皆是一片哗然。

        这片桃林,可是青莲仙府最引以为傲之地,更是许多十州大儒才子心目中的圣地,千百年来无数文人才子的佳话出自此处,怎能说砍就砍?

        但意外的是,没有一个人敢吭声。

        那些大儒才子也好,仙府手下也罢,就连吕安知也趴在地上,睁着眼睛一动不动。

        他们眼睁睁地看着,大先生跟秋水的两个弟子,一剑一剑地砍断那一株株桃树。

        直到一株也不剩。

        许多想要借这次诗会,探一探秋水的底的门派探子,这时纷纷给各自的门派回了消息。—

        “大先生斩尽青莲十里桃花。”

        ……

        回到秋水。

        李云生径直去了杨万里之前带他去的那处山房。

        “你终于来了。”

        开门的是孙武谋。

        “嗯。”

        李云生点点头,然后拿出一张写着戚白也很韦二两名字的白纸给苏武谋看道:“我要杀这两个人。”

        “我们帮你。”

        没有任何犹豫苏武谋微微一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