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章 清明

第一百四十章 清明

        李云生不喜欢跟他人沾染上太多的因果,所以在突破“伪上人境”之后,他并没有去找苏武谋他们,一如他先前困惑的那样,他害怕与他人沾染上了太多因果,让自己变得不自在。ΩΔ笔    『趣阁Ww    W.ΔBiQuGe.CN

        而这次从青莲府之行,大先生让他们明白,这世间因果犹似烂沼之泥,人陷其中何能不染?所以与其在这因果中随波逐流,还不如选择一个你愿接受的因果。

        一如大先生愿为秋水所绊。

        ……

        大先生怒斩青莲十里桃花的事迹,很快就经由在场的那些大儒才子,或是锦上添花,或是添油加醋,或是颠倒黑白地传遍了青莲仙府,最后又从青莲仙府传遍了十州。

        一时间这事情在十州内被议论得沸沸扬扬。

        十州其他的仙府,对于这件事,大多是忿忿不平的,因为大先生这“一巴掌”不光是打在了青莲仙府,也打在了十州诸府的脸上,而对那些近年被仙府压制的宗门来说,这一巴掌无疑是扬眉吐气的。

        仙府与宗门之间的矛盾,已经不是一年两年了。

        魔族动乱平息后,宗门消耗过剧,势力渐弱,原本协调州内琐事的仙府,逐渐开始崭露头角,不停侵占仙山福地,拢络州府良才,仙府的实力,终于开始凌驾在了诸州宗门之上。

        近年来,仙府侵吞宗门领地,争夺宗门有天赋的弟子,甚至直接抹杀一些小门派的事情屡有生,一些小门派敢怒不敢言。

        所以,大先生的这一巴掌,简直是打到了他们心坎里,让他们出了这口在心里憋屈了许久的恶气。于是大先生的名字,在这些被各州仙府气压的小门派眼中,无异于圣人一般,当然,大先生破境,已然是圣人。

        大先生的名望,终归也就是秋水的名望,于是不少修者开始重新正视,这个以前在十州修者眼中,老迈、腐朽、顽固的门派。

        随着这十里桃花而去的,还有那些在暗处觊觎秋水福地的豺狼虎豹们,就连秋水群峦间那躁动不安的气氛,渐渐平息下来。

        ……

        白云观后山,李云生在等人。

        他身后插着一把油纸伞,手上提着一个大食盒,站在山脚,时而望着蒙蒙细雨中,秋水青黛色的山峦,时而看一看身后被青草覆盖一个人都没有的小路,时而仰头用鼻子嗅了嗅山间湿润的空气。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这秋水的空气,今天好像甘甜了许多。

        不止是如此,山间虽然不时还有些小雨,天气却温和得很不冷又不热,就算有几滴小雨落在脸上,也不觉得厌烦,反而觉得亲切。

        李云生心想:“这大抵是秋水最好的时节吧?”

        从青莲峰回来后,大先生直接闭关,书楼也不去了,李云生虽然去找了苏武谋几个老前辈,但修习却没有那么快。

        而且,今天是清明。

        对于秋水来说,清明胜过一年中其他任何节日,不是因为这天有多热闹,而是因为这天是为了祭奠曾经为了秋水战死的前辈英灵的日子。

        不过虽然重要,倒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仪式,更不至于有多悲伤感怀,只是各处福地洞天的弟子,在福地长老门的带领下,自地到秋水几处剑冢扫墓,然后年轻弟子们带上餐食踏青游玩。

        对于老一辈来说,这一天可以感怀一下先人,顺便几个老伙计聚在一起说说话。而对于年轻一辈来说,特别是对于那些情窦初开的小弟子来说,今天没有了太多门规束缚,可以在踏青时,大胆地向心仪的师兄弟、师姐妹,一吐情愫,长辈们在这时候,也大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老六!”

        听见这声音,李云生转头一看,现自己等的人终于来了。

        只见李云生身后不远处,在杨万里的带领下,张安泰几个师兄正朝这里走过来,老远就开始大声喊着李云生名字,冲李云生挥手的是三师兄李长庚。

        “怎么下来的这么早,有伞也不撑开。”

        三步并做两步地,几个师兄来到李云生跟前,张安泰一脸关切将自己的伞撑到李云生头上。

        “小雨,没事的。”

        只是些蒙蒙细雨,所以李云生没有撑伞。

        “下雨便要撑伞,哪有大小之分。”

        张安泰假意拍了拍李云生的脑袋。

        “大师兄,你怎地如此婆妈,难怪小帘儿不要你抱!”

        一旁的李阑取笑他道。

        闻言张安泰狠狠地瞪了他一眼。

        “老六,你做了些什么吃的,给我瞧瞧!可不能输给了玄武阁他们!”

        李长庚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李云生手里的食盒。

        秋水清明扫墓踏青,都是自带干粮吃食,甚至有时候,各个福地洞府之间吃饭时还会相互攀比,而白云观这个任务就落到了李云生头上。

        虽然觉得这种攀比毫无意义,但对于吃饭这件事,李云生向来都是很讲究,这次又是要给几个师兄一起吃,所以李云生做的格外认真。

        “白糖赤豆糕,还有一些熏鸡肉……”

        李云生打开了食盒,这食盒就像一个百宝箱一般,随着一层层地打开,一股股香气从里面溢出来。

        李云生做的东西都很普通,但都很精致,只看样子就让人食指大动。

        “我尝尝!”

        还没等李云生反应过来,李长庚的手就伸进了食盒中,拿出一块白糖赤豆糕塞进嘴里。

        “啊!师父,你干嘛打我!”

        还没等李长庚咽下去,杨万里朝着李长庚的脑袋就是一烟枪砸下去。

        “我们是去扫墓!吃吃吃,就知道吃!”

        杨万里狠狠地剐了李长庚一眼。

        不过他说完也从李云生的食盒里拿出一块白糖赤豆糕扔进嘴里,然后脸色一变冲李云生点头道:

        “等下多给我留几块,我让那几个老不死的尝尝,我先过去了,你们也快点。。”

        说完再次瞪了李长庚一眼,然后径直地往前走去。

        等看到杨万里走远,憋得脸色紫的李阑终于放声大笑起来。

        “有什么好笑的,这老头就爱欺负我!”

        李长庚气得脸色通红道。

        “小师弟,你这做的真好吃,还有没有剩余的?”

        突然李长庚像是想起了什么,冲李云生憨笑道。

        “屋里还有些,但现在的应该够我吃的了。”

        李云生回答道。

        “不够,我饭量大…”

        李长庚回答的有些扭捏。

        “你就老实跟小师弟说说,你要送给千柳居的慕容师姐不就好了!”

        一旁的李阑一语道破李长庚的心思道。

        “李阑,莫要以为你是师哥,我就不敢揍你!”

        闻言李长庚的脸刷地一下通红一片,扬起拳头就要揍李阑。

        “你有胆量打我,怎么没胆量约慕容师姐?”

        李阑坏笑着道。

        “我如何不敢?”

        被李阑激得急了,李长庚红着脸激动道:“小六,去帮我准备一篮糕点,我去给你带个嫂子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