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书阁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剑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剑冢

        秋水的剑冢有好几处,李云生他们去的这座剑冢,位于白云观北面秋水群峦深处,又名万仞谷,其间石山林立,好似插在地面一柄柄剑刃,因此得名。笔趣    阁Ww    W.』BiQuGe.CN

        这是李云生第一次到万仞谷的剑冢,当一群人说笑着从谷口走进去时,刚刚才迈入第一只脚的李云生,忽而浑身一僵,他只觉得,一股强烈的肃杀之气扑面而来,像是有无数只眼睛正在盯着他,细细地打量一般。

        “老六,怎么了?”

        一旁的李阑感觉到了李云生的不对劲。

        还没等李云生说话,前面的杨万里突然回过头来对李云生道:

        “放松些,他们只不过有些好奇。”

        “谁好奇啊?”

        杨万里这没头没脑的话,倒是真的让李阑十分好奇。

        “好…”

        不过李云生却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主动地无视这股肃杀之气,立刻觉得身体轻松了许多。

        他忽而对杨万里,再次刮目相看。因为李云生现,自己这个看起来毫无修为的师父,应该是跟自己一样,也感觉到了这股肃杀之气,而他口中的“他们”应该就是这股肃杀之气的来源。

        “你们在说什么?他们又是谁?”

        看着走进万仞谷的李云生,李阑追问道。

        “我也不是很清楚,你问师父吧。”

        李云生摇头道。

        询问李云生无果,李阑再看看前面的杨万里,最后还是放弃了。

        “喂!老三,你看那是不是慕容师姐?”

        就在这时候,一个身形高挑女子的出现,马上将他的注意力,又拉回到了李长庚身上。

        “小点声!”

        李长庚一把捂住李阑的嘴巴道。

        看着一旁打闹的两个师兄,李云生笑了笑,然后目光则落到了,石山上插着的那一柄柄长剑上。

        “这石山上插着的这些剑,都是我们秋水先辈的佩剑,他们死后多数肉身或损毁,或兵解,只留下这长剑还在人间,所以祭剑便是祭人。”

        张安泰带着李云生从一座座石山旁走过,不时地还会解释几句。

        杨万里一直都很沉默,只是不时地在在一座剑山前停下来,静静地打量一番,就如同跟老友见面聊天一样,最后会拿出酒葫芦倒一杯酒洒到剑山之下。

        “老大,你可知道这柄剑叫什么?”

        突然一直沉默不语的杨万里,指着面前一座剑山上的一柄剑道。

        “师父这你可难不倒我。”

        张安泰笑道:

        “这是钱乙师叔的'愚公',这可是秋水的名剑,徒弟我再怎么孤陋寡闻,也不会记错的。”

        “没错。”

        杨万里满一地点了点头。

        “愚公,真是一柄好剑啊,也只有钱乙师叔祖这种人才配得上吧。”

        他又感慨了一句。

        闻言李云生顺着杨万里的目光看了过去,只见在那一众锈迹斑斑的古剑中,一柄光洁如新的长剑格外显眼,这剑外形古朴,有刃无锋,但是寒气逼人,只看一眼都让人不由得心生敬畏。

        说着他让张安泰拿出三只酒杯,分了李云生一只,三人给那愚公敬了一杯酒。

        “师父,秋水为何要让这名剑长埋山中,若是能拿来给秋水弟子,物尽其用岂不是更好?”

        李云生对杨万里问道。

        看着这山谷间的一座座剑山,每一座剑山上,李云生都感觉有几柄名剑,所以这才觉得不能物尽其用有些可惜。

        “物尽其用……呵。”

        李云生刚说完,一个声音阴阳怪气地嘲讽道:“也就你们白云观的弟子,才会说出如此无知的话。”

        “你说谁无知呢?”

        这话刚好被从后面赶过来的李长庚听到,立刻扯着嗓子吼了过来。

        “朱浩轩?!又是你这臭小子,你屁股好了是吧?上次害我面壁的账还没找你算呢,看我…”

        “长庚师侄,你这是做什么?”

        李长庚一眼就认出了朱浩轩,想起先前因为朱浩轩被关在白园面壁的经历,顿时火冒三丈,刚要伸手过去揪住朱浩轩,却被一个身形精壮的中年男子瞪了一眼。

        “朱阁主也来了啊”

        一看清那中年男子的脸,李长庚便冷笑着收回了手。

        那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玄武阁阁主朱百炼。

        “杨老近来可好?”

        那朱百炼没有再去理会李长庚,而是走到了杨万里跟前,显得很尊敬地问道。

        “还好。”

        杨万里挠了挠头,周围围了这么多人,他显得有些不自在。

        “朱阁主,杨观主,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就在两人说话间,朱雀阁的芷兰仙子走了过来,她身后还跟着一众朱雀阁的女弟子。

        一瞬间,在场男弟子的目光,都被这一群朱雀阁的女弟子们吸引了过去。

        这群女弟子中最抢眼的当然还属牧凝霜了,只不过今日的牧凝霜有些奇怪,以前在这种场合,向来都是冷冰冰地低头不语的她,此时正毫无顾忌地盯着李云生。

        这让一旁的朱浩轩,又是先是讶异,继而开始对李云生越地厌恶。

        “刚刚白云观的小师弟,觉得我们秋水暴敛天物,白白地将这些名剑,放在山中生锈也不给门派弟子使用呢。”

        一心想着李云生出丑的朱浩轩,不顾一旁朱百炼警告的眼神说道。

        此话一出,果然引起一阵哗然,就连那朱雀阁的女弟子都掩嘴偷笑起来。

        “有何不妥呢?”

        对于这些人的举动,李云生大为不解。

        “这剑冢之中的名剑,可不是你想取就能取的!”

        朱百炼冷笑道:“你若不信,你可以去拔一下试试。”